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这里也发一下,感觉好久没出没lof了。get了书本的样机展示,把之前两本书都试做了下效果。

P1:尊礼《德累斯顿之解》

P2:茂灵《弟子=恋人?!》

解的封面每次看都像是一把刀,好看死了!仿佛看到了更棒装帧的实体书以及我曾经的青春,哎。


忽然发现忘记发这个了~赶紧转一发

von Dresden:

#CP19# DAY2摊位D22D23——和阿空搞的双王无差短篇合志小本《四载浮沉》,15r➡️http://t.cn/Rf0IIT0 ;个人印着玩的礼尊R18小料《Lust For You》,5r➡️http://t.cn/Rf0IckW 。
数量很少,大概十几本吧,卖完为止。
lof简单发一下。
【主要是这两年无所事事不出本,自己都看不下去。

扩!

von Dresden:

掩面,lof也发一个印调。
看到有几个妹子求《德累斯顿之解》,跟晏昕空太太商量了一下,可能会时隔两年地做个三刷。三刷会重新排版,加入番外,改进装帧。先做个印调吧,人多的话就去印一下,可以赶在CP17前印出来,人少我就偷懒了。要的妹子麻烦评论留言。
微博、贴吧留过言的妹子就不用在这里留了。么么哒~
po主最近穷,印多了会吃土的。【跪

【k/尊礼】side purple 01

第一章赶紧转一发!

逸致_翻滚的尊礼:

                                              ...

全职 X K

你有本事说没本事写鄙视你(#‵′)凸!不过脑洞真的好赞啊!就是太短了不满足!这样子还能写一篇中日荣耀对战什么的!

von Dresden:

CP:K双王偏尊礼,全职无CP向。

纯脑洞。

当做给@晏昕空 的情人节贺文。

好吧,其实是因为情人节贺文,我没想好写全职还是写双王于是都懒得写了……

然后被其他小伙伴打开了脑洞,非常想写韩文清X周防尊或者张新杰X宗像礼司,可逆或互攻。但是我有本事说,没本事写。【你咬我呀

-----

杭州。

方锐敲着手中报纸上的某篇报道:“哎,老叶,你看,现在日本的荣耀职业联赛貌似很牛逼啊。”

叶修:“日本的游戏产业毕竟发...

《德累斯顿之解》特典——哲学三十题

感谢这短短数天放送的时候阅读此文的各位!愿我们还有机会再相见。

====================

(一)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人终将死去,就不能体会活着的滋味。同样的,如果你不认为活着是多么奇妙的事,你也无法承认你必须要死去的事实。——贾德

2010年,那个寒冷的冬季,每一个人的大脑都冻得无力思考。这大约恰巧形成了一个不错的借口,使得完成同样的工作所需的时间变得更长。直至来年春季来临时,宗像礼司得以忙里偷闲,独处于茶室中稍作整顿。

喝下一口微凉的茶水,脑海中自动播放的几帧画面再也无法驱逐。

极少见到那个人的笑容,尤其是面对自己。

“那样的表情……周防,你还真是坦然。你早就计划好迎

尾声

来到机场的时候,宗像拿着天狼星刀柄的手紧握了一下。

从始至终,也就只有这把刀一直陪在他身边。尽管它现在已经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刀。是的,现在的天狼星随着宗像能力的消失,再也没有任何拔刀的口令,也没有什么限制条件,抽出来时,银色的刀刃依然光亮,却也仅是如此。

——再也没有青色的火焰随之腾起。

当然,宗像并非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就连产生这个听上去伤感的想法时,也仅仅是有些感慨,并无忧伤。以及,对于之前选择了这个命运,发展至今,孤身一人的现状没有任何愤懑。

对现在的结局,虽然羡慕“青之王宗像礼司”——从此将不用走他曾经走过的路——但宗像非常的清楚,这份羡慕不曾,也不会转化成嫉妒。

属于他的过...

Chapter.10 赤青永存

「No Blood!No Bone!No Ash!」

「我等Scepter 4,在此贯彻佩剑者之职责。圣域不容纷扰,现世不容暴力。佩剑者以剑制敌,我等大义不容污点!」

赤之王与青之王的大义,不论是时空变换,还是时代更替,亦或是生与死的转变,都将永远在骨血中延续,永无终点。


(一)

正午的温暖阳光照进窗户内,落在周防尊微微弯着的背上。他懒散地坐在石塌上,金色的双眸此刻如同璀璨的橘榴石般,闪耀着逼人的光芒。

先前,突然出现的老旧电话机,以及从电话机中钻出来的如幽灵般的狐狸怪物,这一切都没有引起周防的一丝震惊。他安然地坐看着前方自我介绍了一番,似乎想要激怒他的无色之王。...

Chapter.9 混沌未来

答案的碎片,终于拼成完整的一片。

如同宗像礼司最喜爱的拼图,他终于将最后一块扣入唯一的空缺中。

看似无解的局,毕竟还有唯一的解答。

就算——未来的自己,已不是自己。


(一)

笼罩在男子身上的青色圣域发出的光芒渐渐地暗了下去,直至看不到,彻底消失为止。

雨淅淅沥沥地大了起来。站在屋檐下的男子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动作有点不利索,可能是在坚硬的台阶上躺了太久的缘故。

宗像站在台阶下,整个人被圣域包围,雨滴完全被隔离在外。之前下起雨时,他稍稍淋湿了一点,风衣被雨滴打湿的地方显得更加深了。

宗像眼镜后的深色眼眸,望着男子,有些晦涩难明,却又浮现显而易见的恍然。

面前的男人长相普通...

Chapter.8 虚实界限

周防没有刻意地思考梦中的红发男子向他传达了何种含义。但当那日,身处宗像的办公室中,有那么一个时刻,他忽然有些明白了,梦境里两个相偕而去的男子,是何种关系。


(一)

满目白色的视野,几乎不曾在周防的梦中出现过。毫无预兆地,视野中的画面抖动起来,像是老旧的录影带,在一片模糊不清的雪花中,逐渐放映出似曾相识的场景。

似乎是一栋高楼的屋顶。

靠在屋顶边栏杆上的,是一名手持枪械的银发少年。少年哼唱着耳熟能详的曲调,脸上荡开邪恶的笑容。

梦中的周防思索了一会儿,想起了那日,在十束留下的录影带中看到的杀害了他的无色之王。面前朝着他一步步走来的少年的容貌,与记忆中无色之王的面容结合,...

1 2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