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魏果】大龄男女7

*不写BG好多年(……),希望这感觉是对的_(:з」∠)_

*隐叶蓝出没。


7

“叶修,给我抓住魏琛!”陈果都对叶修咆哮了,叶修哪能不照办,他可不想成为魏琛的之后的下一个受害者。和兴欣的女人们斗,一般都是作死的行为,叶修不要太清楚。

所以,当陈果话音落下,魏琛叼着烟朝门口冲去之时,叶修以与自身宅男体能渣渣不符的属性挡住了魏琛的去路,两具肉体撞到一起,叶修竟然还略胜一筹地站稳之后一个绕身,绕到魏琛身后,使出一记擒拿手,抓住了魏琛的双手。

“叶修你大爷!作为同寝而睡的老夫居然不知道你会武术,藏得够深啊。”魏琛挣扎着,说话间,咬在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

“小时候哥也学过几手小擒拿,没想到会在今天再派上用场,哥果然各方面都很有天赋呢。”叶修微露惊讶后自恋起来,在魏琛看就来简直是最有力的嘲讽。

“老魏,你别挣扎了,我可是年轻力壮,而你,看你自己,啧啧,年老力衰了吧。”叶修说。

“年老力衰你妹,老夫和这词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好么。”魏琛一翻白眼,挣了挣手腕,“松手,老夫不逃了。”

“没想到你还挺有一手的嘛。”陈果给叶修双手点赞,叶修没有理会魏琛的话,将他的手腕交给了陈果。

陈果两只手抓着,其实这时候只要魏琛用力挣扎的话,完全有机会挣脱,不过他确实如他刚才所说,没有再逃的迹象了。

“这时候知道乖乖的了,刚才怎么就那么欠扁啊!”陈果瞪眼,怒目而视。

“刚才不是老夫看老板娘你凶神……”瞪着魏琛的黑眼珠子里面映着他的脸,他迅速地转口,都不带喘口气的,“心虚所以控制不住本能嘛。”

陈果当然知道魏琛想说什么,但是这时候她已经没力气再在这上面介怀了。当务之急,是魏琛母亲那边的事。

“你怎么可以那样对你妈妈说!老魏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么?!这种事情是可以骗人的么?”陈果说的义正言辞。

“老板娘,你之前也这么对你婶婶说过。”叶修轻飘飘的一句话飘进陈果耳朵里,她瞪了一眼叶修,叶修极其识相地转头面向前面的电脑,双手插着口袋,踏步走,走到了自己电脑桌前,佯装两耳不闻传外事地专心地盯着屏幕。

“我最后有告诉婶婶真相!而且也没有想要你们中的谁来冒充男朋友!但是你、你却……”陈果这是气得说不出话了。

“就是嘛,老魏你干嘛其他人不选,偏偏选老板娘呢。”叶修抽起了烟,慵懒道。

魏琛看看陈果那气急的样子,那怒气化成几分红勾勒于女子的脸上,看上去又多了几分别样的魅力。这样的陈果,兴欣战队的人其实已经看多了,早就见怪不怪,魏琛这时候看见了,却觉得心有些痒痒的,他其实还挺想再逗逗陈果,最好是看到陈果哭出来——这有点像是小时候第一场恋爱,特别想欺负喜欢的女孩子的心情啊。

不过,显然这种想法当下是不可能实现的,他目前要做的……果断是顺毛。

“好了。”魏琛用有些无奈的语调说,“没有选其他人,这原因不是很明显了么。”他一直微微弯着的背突然挺直,望着陈果,不着调的样子少有的严肃起来。

先不说刚才魏琛那让叶修都惊讶了一下的话,陈果已经来不及接受魏琛连续两个大招了。

“你干嘛?”陈果怔怔地问。

魏琛就着陈果站在自己身后,自己又比陈果高的优势,微低头,凑到陈果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这么明显的原因,不就是老夫对老板娘你有意思呗。”

叶修使劲支起耳朵也没听清魏琛说了什么,遗憾。

那长期因抽烟而致沙哑的嗓音如激流般激得陈果的耳朵绒毛都立了起来,然后便是被绯红染红。

 “啊啊——老板娘你想折了老夫的手吗?我不能失去她们,她们可是这一路陪我至今的女朋友啊!”魏琛的讨饶只是将陈果的怒火越烧越旺。

“这时候还开黄腔,老魏你真真是作死了。”叶修摇头叹息。

手腕确实疼得厉害,魏琛终于说出了杀必死的话:“老夫还要打荣耀,老板娘手下留情!”

“……”

魏琛因疼痛紧皱头望着陈果,两人面面相觑,陈果松了松手劲,先移开了视线。

“算你狠哦,老魏。”

“叶修你不说话会死啊,玩你调戏小剑客的日常去!”魏琛怒骂。

叶修笑弯了眼,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不再说话了。

陈果不说话,魏琛叹了口气,继续说:“除了这件事外,这次回来,老夫还有件事告诉你。”

陈果还是不说话。

“老夫觉得这件事还是先告诉老板娘你比较妥当。”魏琛接着说。

“……什么?”魏琛现在严肃的表情和刚才的严肃又有些不同,并不是一种“对自己说的话负责”的姿态,而是一种“带着点挣扎与痛苦”的……让陈果心一颤,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不得不回应。

当陈果主动和魏琛对视的时候,魏琛却转移了目光,他看向“全神贯注”凝视电脑屏的叶修,带着几分羡艳,可也些无奈地口吻说:“老夫决定退役了。”

“你……确定?”陈果声音带着颤抖。

“确定啊。”魏琛笑,“没有在得到冠军的时候就宣布退役,这不是老夫想要再享受享受冠军队的荣光嘛。老夫早就想好了,想的挺好的吧?”

确实是早就想好了……

但,真的说出来还是有几分困难啊。不过,真要说出口其实真不难。

陈果放开了魏琛,魏琛活动了下手腕,环视着训练室,说:“就这样吧,够了。”

那个夜里,魏琛所说的话这句话,叶修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陈果觉得有什么充斥在眼睛里打转,她想要控制住,最后那东西还是不听话的从眼里落了下来,她低下头想要遮掩,但只是徒劳。

魏琛到底还是达到了自己让陈果哭泣的目的,但起因也是他并不想面对的。“别哭了。”他说,扯着一贯痞痞地笑,从口袋里拿出烟,点燃。

“陈果。”

熟悉的声音,陌生的叫法。

“我们再回到刚才的事情,老夫的意思已经对你说了,你答不答应起码给句话呗。”

她听到那声音如是说。

一字一句不改平日的言辞,听在耳里却触动了某个开关似的,让泪水再次汹涌而下,怎么都停不下来,她想说话,喉咙像是被堵着了,一个字都说不出。

陈果觉得自己是还没有从魏琛宣布退役的事情里回过神。

最后陈果什么都没说,夺门而出,逃走了。

评论(13)
热度(53)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