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YOI|维勇]我的名字(九)

※这是一篇以养子第一人称描述的中篇(目前2天一更),内有中年梗,养子是父控晚期。雷者勿入。

※还有两次更新就完结了。如果本子新增内容能早点写完,会不定时更新摸鱼的其他梗。

※前文:戳→(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依旧打广告QvQ:《致明天的他们》同人本一宣

33.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每条路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不论是在哪个行业中,激烈的竞争永远存在。

有几次我做好了一切准备,以为志在必得的客户却在不经意间,就被另外名声更甚的同行者抢走,这让我的心情并不好过。

过去,我以为离开学校,自己便能在行业中更快地发展,后来才发现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天真,或者说,我总是对自己有种异乎寻常的自信。

当身陷其中之时,现实就是最有力的重锤。在我遇到糟糕的事,使坏的人,那重锤就敲击在我头上,让我头破血流,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更好的处理一切。

这样的境地会使我陷入颓丧里,太过疲惫时,有几次甚至觉得就这么甘于现状,又有什么不可以?

我并不缺钱,也不需要争夺什么,没有人要求我做到很好,连父亲们也说我这样可以了。他们夸赞过我工作上遇到问题能够轻易化解的能力,也在我半夜处理工作时,敲门进入我的房间,表示对我太过卖力工作的心疼。

现在走在外面,即使我还没有在这个行业中跻身为佼佼者,可是称呼我名字的人也越来越多,我提起父亲们的名字,再也不像儿时那样,仿佛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了。那些合作的顾客,很多都是外国人,他们并不知道父亲们曾经的辉煌过去,所以就算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也不会有多大反应。

当时间一年一年过去,父亲们争夺而来的奖牌,即使时常被擦拭放在家里的显眼处,可是在外面这些荣誉好像也跟着时间染上了尘埃,被人们逐渐遗忘在时间的回廊里。

很少会在听到你是“尼基福罗夫先生的孩子”或者“胜生先生的孩子”这样的称呼。他们面对着我,只是看到我,并不知道抚养我的人是谁,也没人在乎这点。

我似乎已经是实现了年少时的理想。

可是,我总觉得目前所走的这条人生的路,好像缺了点什么。

偶尔,我停下工作时,如一个空洞般出现在我心里,让我不能忽略,却又找到其中的缘由。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我遇到了人生中又一道光。

我的妻子达利娅•尼科诺夫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爸爸曾经说过一句话:当我见到你爹地的第一眼,我那一直平静跳动的心脏好像开始,汇入了另一种生命的力量。

他说,他的心在叫嚣着,想要接近这个人,想要让这个人的眼中看到自己。当然,那时这种感情可以称之为爱,只是并不限定于后来的爱。

然而,当时的爸爸对自己非常没有自信,后来还是因为醉酒才爆发出了对爹地潜藏的那份憧憬。

最初,他听到自己醉酒后的行为很是尴尬,可是下一秒,他便庆幸极了,这样并不美好的方式,却在爹地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命运真是神奇的东西。

那个时候,我还无法明白爸爸的话中带着什么样的情感,但在之后,当未来的妻子出现在我眼前,我终于明白了。

 

34.

那天晚上,我为想象过很多遍的事准备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

在公寓的客厅,那样一个温馨的气氛里,我求婚成功,将戒指戴在了达利娅的右手无名指上。然后征得她同意,拍下了我们双手交握的照片,最后上传到了ins上。

求婚的事我在前几天就向父亲们透露过,也一起策划过方案,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刻了。

照片发出来不久,父亲们就纷纷转发表示祝福。

我的ins因为身份的关系,从注册开始就有不少粉丝,父亲们在转发过后,很快的,我的主页上就出现了很多人,跟着父亲们给我留言了祝福信息。

连远在他国,和他哈萨克斯坦的友人一起旅游的尤里叔叔也第一时间发来了短消息。

尤里叔叔:恭喜呀,你这小家伙总算是有人接手了,看来以后不能再叫你未断奶的小宝宝了。对了!不许在我回来之前办婚礼!要是这样不给你带礼物了!

我赶紧回了一个一定在你回来之后。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办婚礼啊,起码还要准备一段时间,毕竟这是一生一次的大事。

尤里叔叔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之后,转发了我的ins,再次送上了祝福。

我从过去就羡慕父亲们爱着彼此的那份极为浓烈的感情,我曾经期盼过,但在遭遇了一场场失败的恋情后开始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但是,属于我的那份爱情,在我一个转身的时候,感谢上帝,她出现了,让我再也移不开目光。

到了深夜时分,我和达利娅都太过兴奋,聊了很多话。正当我们停下来,互相望着彼此,正要再次亲吻对方时,我的手机没有预兆的震动了一下,达利娅清了清嗓,我轻轻地在她嘴角吻了一下,然后拿起手机,看到了来自爸爸的短消息。

 

亲爱的托利亚,这个时间,你一定已经和达莎进入了美妙的梦里吧。我太过高兴,有些兴奋得睡不着,才给你发了这条短消息。

我和维克托都非常高兴,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伴侣。

我想象过很多次,你会找到什么样的姑娘呢。当看到达莎的时候,我发现,过去所有的想象都没有她万分之一的美丽。

 

我看到这里,看了一眼靠在我肩头窥探屏幕的未婚妻。

达利娅的金发有几缕散落在她的肩上,她当然看到了爸爸的夸奖,不出意料地脸上有些羞涩,意识到我在看她时,目光从手机上挪开,抬起那双好似一碧如洗的天空般的眼睛看向我,说:“我没想到,勇利叔叔也会说这样的话。”

达利娅与我相爱,在知道我是谁的儿子后,就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观看父亲们当年的视频,后来与父亲们见过好几次面,她对爸爸的印象就是一个温和的长辈,而爹地就要调皮一些。

她第一次来到我家,离开时,在我送她回去的路上,她对我说,原来爱情也能够在如此久的时间里,还能盛开的这般艳丽芬芳。

所以,爸爸能说出这样的话,爹地功不可没。

然而,当我们继续看下去,我看到了爸爸这条消息除了祝福之外的另一个目的。

 

下面一些话,曾经你爹地在医院和你提到过。

这次,由我来告诉你。

托利亚,我相信你一定猜到我想说什么了。

是啊,你也将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婚姻与家庭了,我真的替你高兴。这样的时刻,我相信你听到我们这些话,一定能够理解。

我想说,我和你爹地决定退休了。

是的,我们不想再忙碌下去,想回日本,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去了。

你看,多美好的事,光是这么想象你爹地就在旁边偷笑了。不过,也可能学你尤里叔叔那样,先尝试一下全球旅行。很不错的计划吧?

宝贝,你知道我们爱你。

不论你是不是即将度过你三十岁的生日,也不论你在很多年前就不需要我们操心了。你长大了,早就长大了,但不管如何,你一直都是我们最爱的托利亚。

如果你半夜起来查看手机,看到这条消息,也请不要影响自己的睡眠,赶紧睡觉,明天再打我电话。

 

我盯着屏幕,久久无法回神。

这条短信,虽然是爸爸的手机发来的,但这些话大概是父亲们一起编辑了发过来的。

“托利奇卡,打个电话给他们,我知道你想这么做,他们肯定也在等着你。”达利娅将手放在我握住手机而有些颤抖的手背上,如此说道。

我嗯了一声,迅速地镇定下来,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电话那头果然很快接通了。

“爸爸,爹地。”

“我们在。”爸爸的声音先传了过来,紧接着是爹地的。“勇利,你看,我就知道托利亚你会打电话过来。”

显然,爸爸也学会了尤里叔叔的口是心非,明明是在等着我的电话,却不明说。

但,又何必要说明呢?

父亲们怎么想的,我作为他们的儿子,还能不明白吗?

我笑起来,然后说起了话。在那个深夜和达利娅一起,与父亲们聊了很久、很久。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自己好想回到了儿时,一天放学回家与父亲们谈话时,看到父亲们窝在沙发上亲密无间的姿态,心里产生了强烈的羡慕之情。

我在一边看着,同时在心里期望着,也能遇到与我如此相爱的另一半。

梦的最后,我实现了我的那个愿望。

我的手被一股温柔的力量握住,转头时,我已然变回了现实里的自己,看到爱人站在我的身边,正对我甜蜜的微笑。

 

35.

正如父亲们所说,是啊,我马上就要三十岁了。

一条关于婚姻和家庭,属于我的全新的路已经在我面前铺陈开来。

我爱达利娅,达利娅也爱我,可对于将要组建的新家,我们期待的同时又都有些无措。

毕竟,情侣关系和夫妻关系是无法同日而语的,那需要维系的不只是当下的感情,还有长久的以后。

我并非是对未来感到茫然——我与达利娅期待我们的未来。可是又矛盾的,一旦想象很多以后可能会遇到的事,总是免不了想太多,给心理上造成不必要的负担。

我不知道当初父亲们走到一起,准备建立一个新的家,是不是也有这种心情。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分别问过爹地和爸爸两个人。

爹地说,当然有。

他说他原本的生命,除了被滑冰束缚外,根本不曾想过被任何一样事物或者人牵绊住。爸爸的出现是始料未及的。而爸爸就像是一种毒,一经沾染,他就再也无法戒掉,也不想戒掉。

当年,他作为爸爸的教练,带领着爸爸走向大奖赛决赛之前,爸爸以护身符为名买了戒指,送给了他。

“你爸爸在俄罗斯训练那么久,会不知道戴在右手无名指是什么意思吗?”这么问我的时候,爸爸放下他最近刚买的新款相机,看向我,眨了一下右眼,然后眉开眼笑自答,“我可不相信。”

爹地说他那一刻是有些惊讶的,然而在惊讶过后呢,只剩下接受这个想法。

也正是在当戒指套进他手指之时,他发现自己竟然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欣然同意了爸爸的做法。

爹地说,他永远记得那一天,在教堂一角,教堂的灯光照在爸爸身上的画面,美好的像是途径他人生的天使。当他抬头爱上天使时,天使落了地,收起翅膀,羽毛飘散下来,落在他的肩上,那双发光的眼睛与他对视,也透着无法忽视的爱意。

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清楚爹地的性格,甚至是那些被他的荷尔蒙所迷倒的粉丝,都觉得在两个人的感情中,怎么看都是爹地更占优势。

可是,我并不认同这种观点。

对比陷入这段感情中的爸爸,爹地看上去确实是要更洒脱一些,可是那也仅仅是因为性格所致,一切都只是表面的呈现,当一个曾经看上去放浪形骸的人真正投入到一段爱情里时,那可能就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那是让他本身都难以置信,却又情不自禁想奋力一搏,继而耽溺其中,再也无法自拔的改变。

而或许,到了一个真正放手的时候,爸爸会断绝的更彻底也说不定。

当然,这样的或许绝对不可能发生。

“托利亚,你下次可以画画天使爸爸哦。”爹地的声音将我唤回神。他可能觉得自己这个比喻美好的可以变成一幅画,眼睛亮起来,这么建议我。

想到那样一个画面,我也有些蠢蠢欲动,当然不可能拒绝了。

只不过,不知道被天使化的爸爸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什么感想,大概会无语地面对我和爹地的想象的画面,羞耻地离开我们面前吧。

等思索完这件事,我才发现我和爹地的话题完全跑偏,赶紧又拉回了正题。

爹地拿起相机,对准我,我连忙收起脸上的认真,露出一个笑脸,爹地快速地按下了拍摄键。

他看了眼满意地看着相机里的相片,抬头,单手捏了捏我的脸蛋:“亲爱的,新的家庭总是需要更多的心思去维护,可是和勇利的话,我总是会忍不住想投入更多,因为对比付出,我得到的显然要多得多。那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托利亚,你有时候就像你爸爸,总是想太多,这不自寻烦恼嘛。”

爹地最后的话,真是一贯的符合他的风格。

得到这样的回答,我也没有再问下去,爹地连忙举起相机,让我与他拍了张合照。

我后来去书房找了爸爸。

当时,爸爸正和真利阿姨交流着关于搬回长谷津后,在那里买一处房子居住的事。

等爸爸和真利阿姨沟通结束,我和真利阿姨打了个招呼。

真利阿姨先是说了我一通爸爸抱怨我总是忙于工作,疏于对自己身体管理的话,接着让我找时间一定要再带达利娅回去,自上次见到达利娅后,他们就对达利娅格外喜欢。

我当然很高兴,说一定会在结婚前,带着达利娅回去日本一次,真利阿姨这才满意地挂了视频通讯。

爸爸问我是不是有事,我连忙问了他相同的问题,除此之外,还将爹地对于戒指的想法和爸爸说了一遍。

爸爸拿下眼镜,揉了揉鼻梁,重新戴上,因为笑着,眼角的细纹越发明显。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似是而非地说:“当时我是真的当成凝神静心的意义买的。可是,”就说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会影响彼此,爸爸也对我眨了一下右眼,笑得与爹地如出一辙,“说不定在我内心里,早就想着这么做了。”

爸爸说,对于我这个问题,他在和爹地结婚前,因为太过认真的思考将来,造成紧张过度,导致接连好几天失眠,精神变得非常差,最后要不是爹地说了一句话,他可能还会陷入死循环。

我问爹地说了什么,想着刚才爹地有没有告诉我。

爸爸注视着我,告诉我,让我听到了耳闻已久爹地的另一面。

那是爹地——不会看气氛,残酷的一面。

“你爹地他说,‘如果勇利这么不安的话,我们就不要结婚了吧’这样的话。”

我想到了爸爸提到过的,他有一年比赛前期太过紧张,爹地连安慰和鼓励他都没有,反而说出了对他本就脆弱不堪的心最猛烈一击的话,这样相似的情节。

“爹地居然第二次说这种类似的话。”我露出嫌弃的表情,“真过分。”

爸爸没有保持太久的严肃,也可能是我的反应娱乐了他,他笑出声,说:“我们都知道你爹地虽然偶尔笨拙,但有时候又很聪明,那次他并不是无意识地想让事情变得更糟,这个第二次,明显是故意的。”爸爸脸上的笑意渐浓,“他故意想要刺激我,让我说出了藏在心里的很多假象,我当然如他所愿了,把想了很多天的话,以及将要想到的事,都一股脑的全倒给他听了。”

爸爸说,这是爹地故意刺激他的,但是那个时候他没办法那么快反应过来,是真的以为爹地那么想的,瞬间就慌了。要不是爹地没有说分手,只说了不结婚,爸爸说自己可能就要大哭不止了,然后可能真的会直接走人吧。

他想着爹地竟然第二次说出这种话,实在是太过分,太不理解他,直接爆发了,顺势说出了藏在心里的很多假想和不安。

然后,爹地抱紧了他,对他说:“抱歉勇利,我不该说这样的话。但一想到你又对我封闭了内心,我也变得很烦躁。我需要和你沟通,我需要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勇利你说出来了,我就知道你究竟在不安什么,以后我会尽量避免发生的这些事。为了我们的未来,一起努力,嗯?”

爹地这样的话,对那时候的爸爸,一定拥有着百分百治愈的力量。

我一直都知道的,从爸爸以及爹地丝毫不会隐瞒的对我提起的那些过去,我知道他们在没有遇到对方时,都是什么样的人,接着在遇到了彼此后,最后又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他们,都变成了更好的人。

至于我的那些问题,在相爱的人面前,虽然会是烦恼和障碍,但都不足以成为阻挡相伴而行的那条路上的,无法逾越的鸿沟。

爹地说得对,我果然是在自寻烦恼。

可是,我又有点庆幸自己自寻了烦恼。

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完全了解发生在父亲们生命中那些繁枝细节的点滴,可是能够用这样的机会了解,也不是坏事,不是吗?

“噢耶!我终于摸索好这台新的照相机了!勇利,托利亚,我们一起拍照啦!”人还没出现,爹地的声音先传了进来,接着门被打开,他的脑袋从门口探进来,装作无辜地眨眼,探头探脑地问,“打扰到你们两父子谈心了没有?”

连问都没问在聊什么,看那样子,爹地已经猜到我和爸爸在谈什么了。

我和爸爸看了对方一眼,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爸爸率先走向爹地,问要不要去院子里,爹地说好啊。

他们走在我身前,我看着父亲们两人面对彼此时流露出的笑脸,记下这个瞬间后,连忙跟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71)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