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维勇]我的爱人

※通灵之战paro

※勇利去世预警!(重说三

※最近喜欢上了看俄罗斯通灵真人秀节目,真的是超级棒的一档节目!而且里面的通灵者好多三观都很正,超温暖!这个paro本来没想写,今天再看通灵之战忽然就脑洞大开了…… 

 

1.

神秘人X先生走进了摄影棚。

他身上穿着宽大的黑衣斗篷,戴着戏剧面具,全身上下都捂得极为严实,在场的所有人就连摄制组都不知道他是谁。

现在,能够判断这个人的,或许只有看上去不算迅捷,甚至有些蹒跚的步伐,让人可以察觉出这个人应该并不年轻了。

X先生默默坐到了中央的沙发上,然后在所有摄制人员的面前,脱下了身上的黑衣和面具。

某几位摄制人员惊讶地捂住嘴。

X先生伸出食指抵在唇上,表示安静。

摄制人员将刚才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吞了回去,乖乖地点头。

X先生年老的脸上露出的微笑绅士有礼,风采依旧不减当年。

 

2.

第一位进来的通灵者是位貌美的金发女士。

金发女士被蒙上面罩,站在X先生的面前。她沉着冷静地伸出手,像是在感知一般,深呼吸数次之后,说:“碧蓝的眼睛,应该是银发的头发……他此时正对我微笑。”

“是位男士。……嗯……生活中性格很开朗,不……曾经十分开朗,现在……好像有些变了……”

“喔不,悲伤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是冰面……很热爱的感觉。所有的技巧都非常的厉害……我可以确定,这是……是一名曾经作为花样滑冰的男性运动员。”

当金发女士摘下面罩,看到坐在眼前沙发上的人后,先是还没反应过来似的,愣了下,而后她张大嘴,惊喜地喊出了X先生正确的名字。

X先生对金发女士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他用那悦耳低沉的嗓音夸奖道:“这位美丽的女士,讲得真不错。看来我来这里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听说你们有的人可以与灵魂沟通,你能看出什么吗?”

金发女士思索片刻,眼睛看上去正在环视X先生的周围,那是与普通人的眼睛略有不同的,仿佛可以穿透空间一般的眼神。

“有人……站在你的身边。”

X先生的眼神有了些微的变化,如同循循善诱的老者,继续问道:“然后呢?”

“他,又或者是她?我不确定性别,我能从中感受到温柔。”金发女士有些歉意地对X先生说,“抱歉,我能感觉到的就是这些了。”

“噢,谢谢。”X先生像对待自己的孙女一般,慈爱地说,“亲爱的,非常感谢你告诉我这件事。谢谢。”

 

3.

之后出现的几个通灵者有的猜中了一开始猜中了性别,却在最后改变了决定变成了女性。有的说只说对了性别,其他的一概不准。

那些通灵者摘下面罩,看到X先生的真容时,有全然不认识的,有认识并且走上前拥抱的,有在知道了是何人之后说家人或亲戚非常喜欢他的。

各种各样,可是那些人在X先生问道有没有在他身边看到什么时,再没有第一位女士那样说出看到有人在他身边的话。只是说了一些X先生其他的事,但这些事X先生一概不感兴趣。

到了后来,X先生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了,而且年纪大了之后,又容易疲劳。明眼人都看得出,X先生的神色有些困顿起来。

有X先生的粉丝忍不住在休息间隙,告诉了X先生,说接下来出现的通灵者是个能真正看到灵魂的人。

X先生一听,表情一震,终于恢复了一些精神。

 

4.

最后一位出场的通灵者,是位二十多岁的英俊的黑发小伙子。

他戴着面罩,手指仿佛在摩挲着空气,探寻着残留在空气中的气息。

“这明显这是一个男人。……感受到一点力量……七十岁的样子。”

X先生张大嘴哇哦了一下,而后笑起来。

“很喜欢笑的一个人。……不过这是面对外人的时候,……最近一段时间,害怕一个人待着……那是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有人陪伴的感觉。”

X先生挑了挑眉。

“穿着有刀的鞋子……冰鞋吗?不停地滑行——”小伙子的手指做出一个滑行的动作,“作为花滑运动员特别的厉害。不过那应该是年轻的时候,现在……”小伙子抓住一缕气息放到鼻尖轻嗅,“这几天去过宠物店,但没有领养任何一只,很快又回家了。”

原本正在叙述正在感知到的事物的小伙子,忽然停了好一会儿,接着有些踌躇道:“我可以说一件冒昧的事吗?如果可以的话,您只要点头,我可以感觉的到。”

X先生饶有趣味地点了头。

“我看到了年轻的两个人……一个银发,一个黑发……站在冰上表演。您和那位黑发的先生是同性恋人,还……结了婚,相濡以沫数十年,你们非常深爱彼此。”小伙子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着,最后还是说出了口,“他……一年前去世了。”

在摄制人员的面前,先前一直微笑着的X先生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认真地聆听着。

“他很爱您,您也很爱他。”

X先生又缓缓地点了头。

“希望……病痛要是降临在自己身上就好了。”

X先生这次没有再点头,只不过原本碧蓝眸子里的笑意完全消失了。

“滑冰,同性恋人,要是这样的话,我知道是谁了。”小伙子放下一直都研磨着空气的手指,“是俄罗斯的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

鼓掌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在掌声中,黑发小伙子拿下了他的面罩,一双银灰色的眼睛展露在众人的眼前。

X先生鼓起掌,他想站起身,小伙子马上走上前:“尼基福罗夫先生,您坐着好了,您旁边的人说,让你冷静点,这么慌张一点都不像您。”

X先生,也就是维克托难以置信地抓住了小伙子的手臂:“你说我旁边的人?是谁?”

小伙子朝维克托右边看了一眼,像是获得了允许后,说道:“您的伴侣,胜生勇利先生。”

X先生整个人都晃了晃,一点水光出现在他的眼睛里:“你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小伙子并没有回答维克托这句话,小伙子侧了侧头,像是在侧头倾听:“他让我和您说,少喝点酒吧,还有先前的那种想法,他并不希望你有。”

X先生彻底愣怔了,他的手指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想说什么话,却像是声音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话。

如同体会到了X先生与灵魂的悲伤,泪水从小伙子的脸上滑落,他哀伤地说:“他说要是可以,他也很希望一直陪着你。可惜世事无常。”

“小伙子,你叫什么?”先前那个优雅的X先生,此刻如同一个获得了巨大希望的人,再也保持不了镇定,脸上满是可见的希冀,问出让任何人都不忍拒绝的话,“我们、我们到角落里聊一聊,可以吗?”

 

5.

摄制组并不知道他们这位节目中最厉害的通灵者与X先生最后到底聊了什么。

只不过,在可以拍摄到角落的摄像机里,那曾经在世界男女的心中魅力无敌的他们的传奇,到了谈话的尾声,无声地哭泣起来,被摄影机拍摄到的侧脸上老泪纵痕。

“胜生先生让您再养一只狗,那天在宠物店看到的,一只和马卡钦,是叫马卡钦吗?马卡钦很像的狗,那是为了等待您出生的。”

苍老的老人抹去脸上的泪水,终于又一次笑了:“噢,那真是太好了。我会的,今天结束录制我就去,免得被别人领养走了。”

这个环节的最后,摄制组记录下的两人最后的谈话。

 

6.

事后的采访环节,维克托直接选出了这期最佳的通灵者——当然是那位最后的黑发小伙子。

维克托说:“在最后,他拥抱了我,让我觉得好像是我的勇利在拥抱我。连拍着我背的手法都和勇利如出一辙。这次的冠军,非他莫属。”

 

7.

半年前,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亲自找上了一档真人秀节目。

这档节目在俄罗斯拥有极高的收视率,而节目本身就非常有意思,因为这是一档考验通灵者的节目。这些与常人不同的人,个个身怀特别的能力,不少都能与灵魂沟通,能看到普通人肉眼所不能视之物。

维克托是在电视上偶然看到的这档节目,当看到竟然有这样一群不凡之人后,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不论真假与否,他提出作为嘉宾参加这个节目,无偿都没关系,只要能够参与制作。

节目的编导在得知他的想法后,非常高兴,毕竟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事迹,虽然早就过了数十年,可是不论什么时候提起,都有人津津乐道。但遗憾的是如果维克托要参加,那也只能安排到明年的通灵之战中,今年的早已录制完毕。

对此,维克托当然没有意见。

不过,编导对于维克托无偿参加节目还是有些不解,他在谈话中问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维克托优雅地拿着咖啡杯,喝了一口。

他的脸上没有那一贯的迷人笑容,只是望着旁边的空气,不知看着什么,缓缓道:“通灵通灵,当然是为了通灵而来喽。我想见一个人——我的爱人,想知道他,是不是还留在我身边。”

-END-

评论(22)
热度(194)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