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魏果】大龄男女6

*此章前面有些略恶心,良心建议吃东西的暂停一下,看完再吃。写完这章表示,叶修大大真是无处不在……


6

魏琛这辈子活到三十二岁,在遇见荣耀之前当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少年。曾经他也是拥有几个追求者的,不过后来在将所有心神都投入到荣耀中后,那几个追求者也就渐渐消失了——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修边幅,不再注重所谓形象。

那个晚上,魏琛做了个梦。

他梦到自己从来没遇见过荣耀,活到三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取了个温柔娴淑的老婆,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每个周末一家三口就会出门野餐一回,到了长假,他就带着妻子和女儿去国内或外国旅游……非常幸福却又极其平凡的生活。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之后魏琛再没睡着。

他想,那样的生活确实很不错,有妻有儿,安稳的,就那么一辈子了。

在梦中,他从未因为惜败于一场场战斗不甘过,从未因为退出职业战队流泪过,从未因为只专注于荣耀不想找固定工作漂泊过,更无需担惊受怕,怕自己再也上不了下一场的比赛过……只是想想,就觉得整个身体都隐隐战栗起来……

不是害怕……

怎么可能害怕呢。要是真没有荣耀,魏琛或许真能够接受那样平凡的一生,但就是因为他遇见了荣耀,所以再也受不了那样过一辈子。

可是,也是时候了……

魏琛慢腾腾地挪下床,批了件外套,从外套拿了根烟走到阳台抽起来。

“我去,老魏,大晚上不睡觉站阳台淫诗呢?”叶修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顿了顿,趿拉着拖鞋的声音向卫生间而去。

“是啊,要不要给你来首?床前明月光……”

“停停停,这首听得耳朵都长茧了,没兴致好么……”叶修上个厕所门也不关,那汩汩流水声听得魏琛也是一阵尿意。

“叶修你大爷!你有本事关门尿吗?!老子都TM听得想上了!”魏琛怒骂。

“快了快了,急个毛线。喏,哥不冲了,节约水资源啊。”叶修哒哒哒——地跑回床边。

“我草!怪不得我说好几次早上上厕所那水是黄的,敢情是叶修你晚上上厕所从来不冲啊靠!恶不恶心?!”

“我告你污蔑啊,哪有好几次,顶多就两三次忘了冲而已,哥睡了,我告诉你别吵了啊,影响选手睡眠质量遭雷劈哦……”叶修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嘟囔声消失在轻微的呼噜声中。

“妈的!”魏琛骂骂咧咧地走进卫生间,将抽完的烟蒂扔进垃圾桶,“好不容易酝酿的一点气氛,全被毁没了。”

“啧……”魏琛愤懑地咋了咋舌,这时候又觉得刚才有些悲伤春秋的自己真心不忍直视!忍不住笑起来,接着揉了揉脸,然后像卡带了一般,后知后觉反应,“靠!”这手刚才还把过那玩意儿……

……算了,反正没人知道。

冲水,洗手,用水抹了把脸。

睡觉睡觉。

躺回床上,闭上眼。

迷迷糊糊中,魏琛想。

荣耀会继续,生活也要继续下去。


第二天叶修起床之后,发现床头柜变留了一张便条,而旁边的床上空无一人,平时乱糟糟的被子被爹的整整齐齐,完全不像是出自魏琛的手笔。


老夫回家了。很快回来,回来给你们带特产,还有会有一件大事要宣布,等着老夫归来啊!

——魏琛。

训练室外的阳台,陈果看了眼叶修递给她的便条,疑惑:“你给我看这个干嘛?给我说一声不就得了,大家今天都回家了,你要是想回家和我说一声,我又不会拦着你。”

“呦呦呦,老板娘你看你说话的口气,不觉得有些冲么?”叶修抽着烟,笑道。

“有吗?我觉得和平时没两样啊。”陈果团了团手里的便条,扔到了一旁积了几根烟的垃圾桶内,然后问叶修,“你真的不回家吗?那么多年不回去,真没事儿?”

“老板娘,哥的事就不劳您操心啦。歪楼也不是这么歪的,分明是欲盖弥彰哦。”叶修不怀好意地瞥了眼陈果,又将实现拉回,看向晴空万里。

陈果这次却没有回应叶修的话。她背靠阳台栏杆,片刻后,说:“叶修,我很感谢你为了我的事情操的那份心。不过,有的东西是强求不得的,我昨天说的那句话你还记得吗?”

“哪句?你昨天说的话可多了。”叶修回答。

难得的怅然气氛就这么被叶修欠揍的微笑打破,陈果咬了咬牙,终于还是重复了一遍:“我说,‘你又不是我,又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行吧,那我就不操心了。”叶修无所谓地耸肩道。

“叶修你大爷!”陈果怒,“其实你记得的是不是?!”那表情简直就是如果叶修说自己真不记得就要炮轰上来了般。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苏沐橙探出头,“果果,柔柔也回家了,我无聊想去逛街,一起?”

“当然一起!”陈果高兴地点头,“走走走,一起去,我们需要一个帮忙拎包的。”她拉了叶修,叶修一脸老大不情愿。

“一起去吧,反正你一个人在兴欣也无聊。”苏沐橙直接给叶修排除了可以打荣耀的选项,也走过来挽了叶修另一边的胳膊。

“好了,我去还不行么。”叶修无奈,“不过啊,老板娘你前天才和老魏逛过吧。”

“女人逛街从来不会嫌多的。”陈果扬眉。


谁也没想到,一周后,魏琛就又飞回到兴欣了。

叶修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去,看到的是一脸疲惫,胡子拉碴的老男人。叶修夹着烟,随手往床边的烟灰缸抖了抖烟灰,调侃道:“老魏,这相亲也太销魂了吧,看把你的整的一副虚脱的样子。”

这时候正直傍晚,魏琛没想到回到上林苑,一打开房间的门,叶修居然没玩荣耀正躺床上玩手机——那手机是陈果逼着叶修买的,用了几个月,但是电话簿只有兴欣几个人,除了内部人员有时候的问候短信和电话,几乎没有外来电话。

“被你说对了。”魏琛这次却是累得连对付叶修嘴炮的力气都没了。他把行李一放,瘫坐到床上,安静了一会儿。

“怎么了?”叶修抽了口烟,问道。

“还有烟没?老夫的烟在来的路上抽没了。”魏琛不答反问。

叶修二话不说甩了根烟给魏琛,魏琛点了烟后,又是一阵沉默,叶修也不着急,慢慢等呗。

等过了几分钟后,魏琛才徐徐开口:“我妈被逼急了,说要亲自过来检验儿媳妇儿。”

“……老魏,你不是吧……”叶修的脸上显露惊讶,香烟险些从嘴巴里掉下来,幸好反应快咬住了。

“老夫见了几个女的,都不是很理想。那都是些个什么女人啊,要么嗲的要死,要么安静的屁都不放一个,亏得老夫还各种找话题好么。老夫说不要了,我妈就一哭二闹三上吊,非逼着选一个,老夫一急就直接说在战队有女朋友了……”魏琛眼睛睁得老大对上叶修也难得睁得老大的眼。

“你说那是老板娘……”

魏琛点了头,接着感叹道:“你说老夫是不是特么的孝顺……”

“老魏你真特么的写作孝顺读作犀利。”叶修伸出双手做了个赞的手势。“伯母什么时候过来?”

“老夫是偷偷溜回来的,估计她明后天就到。”

“那你之后怎么计划的?”

“老夫休息一下,等会儿去和老板娘串词儿。”

“……老魏你就说实话吧,其实你是不是……”叶修笑得特别的意味深长。

魏琛摸了摸下巴的胡渣,这次却没有立刻否定什么,站起身走向门口,背对叶修摆手:“祝老夫好运吧。”

“一路顺风啊。”叶修笑。


魏琛是在兴欣网吧训练室找到陈果的。陈果这时候正在上某购物网站,魏琛一走进来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陈果问道。

“有点急事。老板娘,接下来老夫说的话是非常认真的,你听的时候切忌深呼吸,知道吗?”魏琛走到陈果边上,坐下。

陈果皱眉:“你想说什么?大老爷们的,不要唧唧歪歪。”

“那老夫说了……”

听完之后的陈果觉得自己没有在中途爆发——这已经是忍耐的极限了吧,此时她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随时都可以因为魏琛下一句不靠谱的话而暴怒。

“事情就是这样的。”魏琛说完,吐了口气,觉得喉咙有点干,无视了陈果怒气腾腾的脸色,站起身给倒了两杯水,当他将杯子放到陈果面前时——“砰”的一声,陈果怒拍桌,魏琛似乎听到了她牙齿咬地嘎嘣响的声音。

“魏——琛——!你能去死一死吗?”一拳就要打上来。

魏琛呵呵一笑,喝着水跳开开跑,鬼哭狼嚎道:“救命啊!救命啊!”

“叫啊!你再叫啊!再叫也不会有人听到的!”陈果追赶在魏琛身后。

叶修打开门,眨眨眼:“……那什么,我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评论(12)
热度(54)
  1. 二崽的真爱是蓝河才不是叶不修晏昕空 转载了此文字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