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YOI|维勇]我的名字(四)

※这是一篇以养子第一人称描述的中篇(大概1-2天一更),内有中年梗,养子是父控晚期。雷者勿入。

※爱死了16小节最后一句话QAQ

前文:戳→(一) (二) (三)

15.

伊万顺利的从美国大奖赛中脱颖而出,当他站在两个比他年纪都要大的花滑运动员之间,拿到了其中的铜牌时,场馆内爆发出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想必,伊万的粉丝后援会人数这一天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这个少年就像一颗闪亮夺目的新星,在冰场上的表现出色非常,进入成年组的第一年他便成功的将人们的目光从教练和编舞老师身上给一点点掠夺了过去。

我并没有刻意去观看伊万的比赛,只不过等到了比赛开始的时候还是打开电视观看,为的是看到有时会拍摄到的父亲们的画面。

比赛结束后,父亲们归来。

我不知道他们在出去的那几天和好了没有。

至少从回来的相处模式来看,看上去倒是和没吵架之前没什么区别。

不过我后来偷偷问过爹地,爹地说爸爸对于让他戒酒这件事还是坚持到底,一点都不退让。因为目前还是伊万的比赛最重要,所以他们商量下来各退一步,等到大奖赛结束再好好的讨论这件事。

这件事就先这么拖着了,当时,我们一家人谁也没想到,这个问题后来会在发生了另一件让人措手不及的事后被解决。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们继续忙碌着。

由于他们还要为了下一场大赛准备,导致并没有太多时间待在家里,我也要忙着学业,等到我空下来,我就将完成的画拿出去裱好加了画框,再包装了一下,放到了父亲们的房间里。

等到那个晚上,父亲们很晚回家,我已经躺在床上正迷迷糊糊之际,听到了敲门声,以及爸爸的声音:“宝贝,睡着了吗?”

我揉了揉眼睛,赶紧爬起来,打开灯:“还没有呢,爸爸,你进来吧。”

爸爸还没换下出门的衣服,他走到我床边,坐下来。

床头灯的灯光映照在爸爸端正的五官上,像是在他整个人周身都晕开了一层温暖的柔光,他眉目中皆是慈爱:“托利亚,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

我咧嘴笑了:“嗯。对了,因为我怕画得太大,书房里面摆不下,这次就画得小了点。”

“在我看来足够了,而且托利亚你画得越来越好了,刚才你爹地一看,还说就算别人出再多的钱他都不会卖啊哈哈。”

我跟着爸爸的笑声也笑出声。

可能是正好提到了爹地,爸爸将话题转到了爹地的身上,问我下个月爹地的生日礼物是否想好了。

本来我还在思考送爹地什么生日礼物,不过因为最近发生了爹地的醉酒事件,让我有了一个想法。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头,告诉了爸爸送给爹地什么,我相信爸爸听到这份礼物的时候,绝对不会提前向爹地暴露此事。

毕竟,这确实是个惊喜。

只不过,可能对爹地来说,惊大于喜吧。

爸爸听完之后,呆了呆,大概是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脸上先是露出了出乎意料的神色,然后像是要做亏心事似的咳嗽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夸奖了我。

爸爸说,就这份礼物吧,我看着不错。

 

16.

伊万的第二站抽中了日本。

今年比赛地点定在了札幌,即使不是在九州,但是能够有机会回到日本,父亲们也是极为欣喜的。

遗憾的是我无法和他们一起过去,对此我感受到了一点来自世界的恶意。只要一想到那个时刻陪在父亲们身边的是伊万,我的心情就变得奇差无比。

而待在日本的三天内,其中第二天恰巧是爸爸的生日,那天又是周六,待在家中的我恨不得马上飞到日本,挤掉伊万的位置……

当然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更何况今天伊万取得的高分顺利夺得了第一的位置,这个名次就是对爸爸这次生日最好的礼物了吧。

我为父亲们高兴,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微的不甘心。为了让他们不至于忘了我,我计算着时间,等到周五下午五点整,日本正好是凌晨十二点,将早就在纸上写好的生日祝福拍下来,发送到了ins上圈了爸爸。

没过多久,爸爸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还以为父亲们会早早休息,所以才会发到ins上,要是早知道爸爸没有睡着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他。

我当然不会将这种小孩子似的想法和爸爸抱怨,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就抛之脑后了。

我们两个人刚聊了一会儿,爹地的声音就从电话另一头传过来。

“宝贝,今天我们都很想你。”

低沉磁性的嗓音是爹地标志,存在感十足,随着年龄的增长,声音中更是增添了时光走过的痕迹,悦耳迷人。

我马上回应,说我也想你们,要是此刻能够在你们身边就好了。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秒,我马上接着说:“等以后我工作了,我就可以在你们生日的时候飞到任何你们在的地方陪你们了。现在还是太麻烦了。”最后,我还是没忍住抱怨了一句。

父亲们笑起来,他们那时候并没有说什么。

我只是听到了他们的笑声,就觉得他们听到我这话很开心、很满足,心里那一点委屈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当时,我的这句话说得无比真心,并不只是为了想讨得父亲们的欢心。

而在很多年之后,就算我工作如何繁忙,对于这曾经脱口而出的话,我也一直都认真并且真心实意地实行着。

之后,父亲们说到今天爸爸全家还有他的老师朋友都从九州赶到札幌,前往观看比赛的事。

“比赛一结束,我和你爹地就赶去见他们了。爷爷奶奶说等着你寒假回家,给你做好吃的,我可是期待那个时候的炸猪排盖饭呢。对了,美奈子老师说下次回去,让你给她画一张画像,看看是不是进步了。优子他们……”

我躺在被窝里,静静地听着爸爸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我猜想现在电话一定按了扩音,爹地一定紧贴在爸爸身边,一只手抓住爸爸的手,十指紧扣。

还没等到爸爸说完,爹地突然抢先说到这个话题:“这里可要重点说一下,毕竟是关乎到我们家宝贝的未来大事。托利亚,我和你爸爸都没想到你魅力如此大,也不知道上次你回去是怎么和西郡他们家三个小家伙玩闹的,这次她们都说要嫁给帅气的阿纳托利哥哥哦。”

“呃,不是吧。”我有些尴尬,“我没怎么和她们玩呀,上次更是表现的……严厉了一点……因为那三个小家伙太闹腾了。”

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福利,我并没有感觉到一点欣喜。

我听到爹地的憋笑声,愣了下,只听爸爸无奈道:“维克托,不要逗托利亚。托利亚,没这回事,那三个小家伙只是说要是你回去,下次绝对会乖一点,不再和上次那样和你闹了。”

“……爹地!”

“哈哈哈哈哈,宝贝你太不禁逗了。和勇利真是一模一样,太可爱了。”

电话里肆无忌惮的笑声让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并且哼了一声。我心想,爹地你就在这个时候得意吧,这次生日礼物我会好好为你挑选的。

考虑到父亲们明天还要早起,又聊了几句后,我主动提出要挂电话了。

最终,在还未说出“再见”时,我又一次告知他们,我爱他们。

父亲们也以同样包含着爱意的言语,对我说,他们爱我。

我总是毫不害羞地表达对他们的爱,或许这一切都是源自,他们从始至终,一直都不吝啬对我展露他们的爱。

 

17.

爹地告诉我,爸爸这几天胃口不太好。

爹地提起这件事后,我才注意到,爸爸在早餐的时候确实吃得比平时要少那么一些。并不明显,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发现。

我问爹地爸爸这是怎么了。爹地说,爸爸也不告诉给他到底是什么原因,只说最近可能有些紧张,胃口不好。但是爹地猜测,是不是最近爸爸的胃病犯了。

父亲们生活在一起二十一年,彼此之间这点问题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虽然爸爸掩饰的很好,可是在工作的时候,爸爸偶尔皱眉的样子看上去有些难受,等到他去询问的时候,爸爸又说没什么事。

爸爸的肠胃本就不是很好。

究其原因是早年为了克制容易发胖的体质,在需要保持身材之时,选择了运动加上些微的节食,造成了胃有些超负荷。

那个时候年轻,还没有什么问题。后来做了教练,减少了锻炼的时间,为了保持身形,偶尔也会采取节食的方法,按照爸爸的说法,爹地实在是太过耀眼,要待在他身边他只能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

即便爹地并没有在意。

爹地还说过他挺喜欢爸爸肚子上有肉肉的感觉。而当年,刚见到爸爸的时候,说出恶劣言辞,例如“小猪”这种称呼,也仅仅是为了刺激丧失了比赛信心的他。

但是,爸爸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在这方面的固执,也是爸爸少有的坚持己见。

前不久,伊万两场分站比赛取得的高分,让他成功进入了大奖赛总决赛六人之一,作为年龄最小的新人,更是获得了第三的名次。

如果不是在第一战,伊万还是稍微有些紧张,丢了一些技术数,与一二名的分数差将会更小。

可能因为过于在意比赛的关系,爸爸对于胃病的问题就没有太过留心。

等到大奖赛总决赛出发前夕,我问爹地是否要带好了胃药。

爹地当然不需要我说早就带在了身边,只不过我还是不太放心而已。

也就在三天之后,在全世界爱好花样滑冰的人的见证下,名叫伊万•库尔布斯基的少年在花样滑冰的世界里留下了他的名字。

伊万获得了今年在法国马赛举行的大奖赛总决赛的冠军金牌。

首次进入成年组,便获得了如此出色的成绩,对比上一个如此出色的运动员那便是尤里•普利赛提。

当伊万站在领奖台上时,我已经预感到近阶段的花滑界,他将成为让人想要跨越过去的新目标。

我与他同样的年纪,他却已经获得了如此的成就,更让世人记住了他的名字,有了如此的实力,哪怕别人说起他时会提到父亲们的名字,可也真正记住了伊万本身。

伊万成为了父亲们职业生涯中最值得骄傲的弟子。

即使我对伊万这个人并无好感,但按照这些年了解的伊万的性格,他绝不会因为自己获得了一块金牌就沾沾自喜。不用多想,也可以预见,伊万的未来必定会越来越出色。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依然这样碌碌无为。无所事事地窝在沙发里,在电视机前看着他接下金牌,流下激动的泪水,终于展现出了十七岁少年该有的模样。

真是足够残酷的对比。

我知道此时自己嫉妒他,疯狂的嫉妒他。

我咬着牙,捂住脸,闭上眼,让有些扭曲的表情在黑暗中缓慢的消失,转变成正常的神情。

阿纳托利,要是不想输给别人的话,你只能倍加努力,绝不是坐在这里像个弱者般不甘心。

如此想着,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紧接着,我看到电视屏幕里,镜头扫过站在场外的父亲们的面容,他们神情中流露的激动与欣喜,这样的深情犹如一剂强心针,让我镇静的同时清醒了。

哦,是啊,这种时刻,最开心的除了伊万,当然是父亲他们了。

我情不自禁地想给父亲们打个电话。我想恭喜他们,真心实意地恭喜父亲们拥有一位这么优秀的弟子。

我等到了所有的视频采访都结束,想着是时候可以打电话了,可是,还没等我将电话拨出去,来自爹地的手机号码提前跳出了手机屏幕。

不明所以的,我心里出现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等接起电话,我刚和爹地打了一声招呼,爹地的语气有些急切,在那头说道:“宝贝,刚才采访结束我们一下场,你爸爸就肠胃炎发作了,我们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

-TBC-

评论
热度(80)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