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叶韩】直来直往(1)

首先祝 @von Dresden 决定了那谁在未来相伴!这礼物想着还是今天发吧,明天晚上回家估计没感觉写,后天……努力再挤点出来。不会很快完结~我慢慢填。

预警:

*会有不少私设,叶修和韩队退役什么的等等,写到哪儿算哪。

*文笔废,没营养,没剧情。努力不OOC,可能做不到……话说到这儿……

* 对了,这文名也是 @von Dresden 取的。以后再来真正意义上圆这个题目含义吧。

 

1

叶修和韩文清在一起这件事情,在荣耀圈没多少人知道。就连兴欣和霸图队内,作为两人亲密战友的队员,也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曾经让霸图全队都觉得有些惊诧——原来叶修和队长关系挺不错——这件事来自于去年韩文清退役的时候。

 

既林敬言离开霸图之后,韩文清是第二个离开霸图的老将。

不是他不想再继续这场荣耀,而是在这场荣耀中——已经无他的容身之地。这样可怜兮兮的说法,总会由电竞周刊这样的杂志描写。

而韩文清在回答记者公式化的问出为何做出这个决定时,给出的答案是:我会继续,在荣耀网游里。霸图会一如既往。

说完之后,他就和两年前的林敬言一般,起身站起,转身离开了记者会。

那一刹那,在所有喜欢霸图的粉丝眼中,曾经一肩挑起霸图战队十二年的韩文清,那无坚不摧,勇往直前的伟岸身影依旧如那每一次站于眼前,转身走向比赛席一样霸气。可也止不住让人泪流满面。

时间永远是催打老将的利器,不管愿不愿意,对于荣耀的爱如何深刻,最终还是会输给时间。

但至少……

 

“请问,现任霸图队长的是否是张副队你?”虽然有的记者也有些为此情此景潸然泪下,不过还是要打起精神问有关于霸图接下来的安排,这绝对会是此次比赛仅次于韩文清退役的头条。

“是的。”对于韩文清的离去,张新杰看上去不动声色,似乎没有丝毫伤心,可是不会有人就此有什么意见。作为团队,张新杰肯定也是伤感的。与张新杰打了那么多年交道的记者们也都清楚,在这样一个正式的场合,张新杰性格不会让他流露出一点悲伤。

“那,之前有传言说宋奇英是你成为霸图队长的竞争者,请问这个传言是否属实?”

“奇英还在继续成长,当我面临退役的那一天,英奇是否能一肩挑起这一切,要看他自己的。”张新杰一丝不苟的回答着,那从话筒中传出的声音在这个记者会的现场回响着。

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自己会下舞台这件事,但不会说什么宋奇英绝对会是他的继任者,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张新杰一向只会说绝对肯定的事。

坐在一旁,毅然决定继续又一年站在荣耀战场上的张佳乐想,这个夏天还是亚军呢。

冠军被沉寂了六年的蓝雨收入囊中,霸图夺得亚军,终究还是与冠军失之交臂。季军被兴欣夺得,叶修的状态与第十赛季相比,还是有所下滑了,想必他们都坚持不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他先撑不住离开,还是叶修先走。

即便如此,就算只有一天,他也会将这一天好好利用在荣耀中,不会再浪费一丝一毫。带着孙哲平的份,继续走下去。

 

是的,霸图还有这些人。

霸图粉们望着电视里这两张镇定自若的脸庞,不禁挺起了刚刚有些弯曲的背脊。霸图的时代还会继续。韩文清带领霸图十二年,留下的精神会永存于霸图。

 

韩文清一离开记者会,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

是苏沐橙。这是叶修用苏沐橙的手机给他发过短信之后让他存着的。

——老韩,你居然还学林敬言那一套,看上去苦逼得很,我都觉得想哭了。

哭个给我看看。韩文清想着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发过去了。

——哇塞,老韩你什么时候学会调戏人了?还挺带感的嘛。就是和你的画风不对,这话还是哥说起来比较适合,在床上说出来的时候才更情趣嘛。啥时候出来?哥等的都肚子饿了。

韩文清直接无视了叶修猥琐的话,不再回复,按照一贯的步调,表面看不出没有什么消沉和难过,和经理打了个招呼说要先走,待会儿会自己回宾馆。

经理愣了一愣,也觉得韩文清刚在记者会说了那样的话,肯定需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表示知道了。其实就算韩文清不告诉他这件事,他也不可能说任何不是,不过在这退役的一天,韩文清居然一改平时的霸道,向他说明了一下才走。经理更难受了。

 

韩文清走出后门,就看到空无一人的门口,一个人正倚靠在门边抽着烟。

“走吧。”韩文清走过去,从叶修嘴里拿过吸了一半的烟,放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吐出,后又递还给叶修。

从口中吐出的袅袅升起的白烟宛如一去不回的时光,既追逐不了,想去触摸,又从指缝中悄然而逝。

对于韩文清的举动,叶修并没有说什么。对于韩文清退役一事,他也什么都没说,依然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正经地笑:“哟,总算出来了。等死个人了。快快快,哥要吃饭。”

“去哪里吃?”韩文清问,跟着冷笑,“现在走外面,你想寸步难行的话就一个人走吧。”

叶修无所谓的笑笑,勾了韩文清的肩:“这个我当然想到了。”他神秘兮兮地凑到韩文清耳边,“去宾馆吧。”

 

最后韩文清跟着叶修离开后门,叶修躲避媒体的技术就和他操控君莫笑躲避敌人的袭击一样潇洒。两人从一处后门进入一家非常普通,甚至可以外貌简陋的旅馆时,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认出他们的人。

虽然这里是微草主场是一个原因,不过也和两人少做了乔装分不开关系。

“你这两天就住这里?”脱口而出后,韩文清才想起来在B市,兴欣可是认识一个义斩战队,那个楼冠宁怎么也不可能让叶修睡这样的旅馆。

果不其然……

“哪能啊,小楼给我安排了住处。不过那不是不好带你过去么,我就自己定了个旅店。要吃什么,我叫外卖了。”叶修将外卖单给韩文清,坐到床边,拿起座机打了外卖电话。

韩文清也不问叶修是怎么对兴欣解释一个人在外面住这件事的。他报了几个菜名,最后在对方反对的声音中叫了一箱啤酒。

“行啊,老韩,退役了就这么嚣张了啊。哥可是滴酒不沾的。”韩文清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一眼神看过来,叶修笑着蹭了过去。

拿出烟,一把被韩文清卷走,再拿出一根,给两人都点上,叶修说:“我还以为照你这脾气,还要继续坚持呢。”

“如果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我就不配做霸图队长了。”韩文清回道。他看着窗外天空渐深的颜色,声音毫无波澜。

“可以啊。哥还真特么想就这么一直打战队,一直打一直打……但现实不给哥机会啊,今年兴欣得了个亚军,哥虽说出了点力,但方锐他们却也是发挥了自己的本色。……兴欣交给他们,可以了。”叶修没说什么时候退役,上次记者会也没有透露这一消息,很多人都以为叶修还可以继续,想必之后这消息出来又要在荣耀圈激起千层浪了。

韩文清看向坐在旁边的叶修,叶修也望着他,两人面面相觑,虽然话都说的洒脱无比,但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浓烈的不舍和不甘。

“真不甘心。”韩文清叼着烟,转头继续看着窗外,而后一拳锤在扶手上,眼神透露出对荣耀无限的眷恋。

“谁不是呢。”叶修跟着喃喃出声,然后笑了。

笑容起初带着点苦涩,很快又转变成一贯的似乎带着点嘲讽一切的笑。

“老韩。”

韩文清看过来,不语。

“当初从嘉世退役,去荣耀里搅得一团乱,真是太爽了。你想不想也试试?”叶修喷出一口白烟,起身走到窗边靠着,转身,看向韩文清。

韩文清抽完一根烟,将烟蒂放入烟灰缸,也站起来,笑了一笑:“就算你不说,我也有这想法。”

“老韩,我们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以后不会连我猥琐的精神也学去吧。”

“呵,你有这本事吗?”

“哟,我还真信我有这本事。不服来战啊。”

“好。”

“叮咚——”客房的铃声一响,彼此不分的两具身体由韩文清先离开,带走了一部分滚烫的热度。

“啧,来得还能再是时候些么。”叶修抱怨着,去开了门。


TBC

评论(6)
热度(37)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