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YOI|维勇]夏日花火(3)

※终于写到了小伙伴@楚汐Ro_ “洗头搓泡泡,观尤里头发长长,戳中维克托向后移的发际线的死穴”的梗,不知道这样的描写是否满意【捂脸

※还有一两章就结束,下章奥总出场,奥尤的感情会有结果的

※今天小年夜啦,春节假期来临!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明天有空的话会努力更新>///<

戳→夏日花火(1)

戳→夏日花火(2)


(8)

勇利一进门,就看到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的尤里正在打电话。

在电话里这头,尤里抱怨着飞机早不出意外晚不出意外,竟然在这天出意外,真想投诉一番云云。也不知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尤里忽然变了表情,些许欢喜从他那双碧眸逐渐蔓延至整张精致的脸上。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等你过来。”尤里说完这句话,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转身看到勇利出现后,连忙有些别扭地,赶紧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就这样,我挂了。”

“是奥塔别克?”

勇利将袋子放到一边,坐到了尤里的身边。

尤里点点头,用一种“真是拿他没办法”的语气说道:“他说给我带了东西。”

“诶,礼物吗?真好啊。”勇利左手手肘支着桌子,手掌撑着脸蛋。

“哈?这有什么好的。”也不知道勇利这句话戳中了尤里哪个爆点,他语气又变得不善起来,眼睛挪到勇利右手的无名指上看了看,迅速挪回来,他哼了一声站起来,“奥塔别克又不是只给我一个人带,他也给你们带了,但估计不一样。”

尤里最后补充的话,带着一点得意。结合刚才勇利注意到的尤里的视线,他顿了顿,还是开口问了:“尤里奥,你和奥塔别克交往多久了?”

关于尤里和奥塔别克关系突飞猛进这件事,他和维克托并没有确切的时间点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毕竟,自从勇利和维克托确定了关系之后,尤里除了训练之外都会流露出“不屑为伍”的姿态——虽说这是他们都知道的尤里式的傲娇,并没有丝毫介意——因此,这也导致了尤里不少事情不会和他们说,当然也不会告诉雅科夫、米拉,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并不清楚尤里这些事,如何开始,进展又是如何。

勇利这个问题,也是出于关心。

但,勇利没想到,尤里却一脸惊异:“啊?谁和你说我和那家伙在交往了。”

“诶?没有交往吗?”

“没有。猪排饭,你怎么也变得和维克托一样喜欢自说自换了?”

勇利愣了愣,听到尤里的评价后啼笑皆非,也并不反驳:“大概是,潜移默化?”

尤里“啧”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我要洗头。”

“我也去。哦对了,还有维克托。”

勇利说这句话的时候,维克托正好走进门,嘀咕着抱怨道:“尤里奥,你这孩子还真是暴脾气,居然就这么抛弃我和勇利回家了。”说完走过来,直接趴到了勇利背上,“勇利,你刚才在和尤里说什么呢?”

虽说室内有空调,但维克托刚从外面进来,身上还是有几分黏腻,勇利也不嫌弃,说:“尤里奥说要去洗头了,正好这个时间差不多可以洗澡了。维克托,要去吗?”

“好啊好啊。”

勇利让维克托下来:“你们先去,我给你们拿换洗的衣服。”

说是换洗的衣服,其实是旅店里面必备的那种简单款式的浴衣。

勇利将衣物放在衣柜里,刚来开了一点门,听到维克托正在和尤里用俄语对话。

平时勇利虽然知道也会说几句基础的俄语或者几个单词,但要说对话,他是听不懂的。不过这次,勇利听到了自己和母亲的名字,又从维克托有些委屈的叹息中,得出了或许是关于白天宽子对他说的话,没有告诉维克托,维克托就此怨念的事。

尤里语气不耐烦地对维克托说了句什么,维克托毫不介怀地笑了笑,然后说到了奥塔别克的名字,尤里一时语塞,撇可撇嘴后不打算再理会维克托。

就此,勇利将门彻底打开,走到了两人身边。

 

(9)

澡堂里,一室的水蒸气弥漫在空气中,将视野构建的雾蒙蒙的。

三人各自坐在小板凳上,维克托转身背对着勇利,勇利正在帮维克托洗头发。

白色的肥皂泡与银白的发丝纠缠在一起,细软的头发从勇利的指腹间一一捻过。维克托享受地眯起眼,感叹道:“果然在乌托邦胜生就像在天堂一样,要是退役之后能在长谷津生活的话好像也不错。”

勇利的手顿了顿,维克托发出疑惑的哼声,问勇利怎么了。

勇利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维克托想过在长谷津长久的生活?”

没等维克托回答,尤里抢先道:“维克托这家伙不管是哪里,都这么想过吧,况且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会厌烦的。”

勇利手上的动作没停,在两人看不到他表情的时候,有些自嘲,语气却淡淡道:“也是……”

“谁说的。”好像是怕勇利真的将尤里的话当真,维克托连忙为自己正名,“长谷津这地方确实非常棒啊,要是退役后呆在这个天堂,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只不过……”维克托说着声音渐轻,考虑到了什么事似的,再没有了下文。

勇利问道:“……只不过什么?”

“嗯,稍微是有点顾虑的啦。”

勇利想问顾虑什么,但他觉得维克托这种态度应该是不打算说吧,刚这么想的时候,他的手被一只手有力的抓住了,只听维克托用不算标准,但是用他的嗓音说出来很好听的声音说:“勇利,明天和你说件事。”

“非要明天说吗?”

维克托并没有回答勇利这个问题,反而说:“明天我说了,勇利就把宽子和你说了什么告诉我哦。”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有些纠结的勇利瞬间释然了。

他“唔”了一声:“好吧,既然维克托这么想知道的话。”

反正这种事迟早会提起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提早的话……也算是个了断。

 

(10)

维克托得到了勇利肯定的回答,立马欢脱了起来,他心情很好地看向坐在旁边的尤里的头发:“尤里,我帮你搓泡泡,好不好?”

 “不好。”

尤里这话说的特别坚决,甚至还为了加强自己的不情愿,将本来放在维克托身边的小板凳搬到了勇利旁边。这让维克托很受伤,向勇利求安慰:“勇利,我居然就这么被拒绝了,好打击。”

勇利正好要给维克托将脑袋上的泡沫冲掉,就没有搭理维克托刚才那句话,而是说:“维克托,低头。”

“哦。”

这个时候,维克托倒是异常乖巧,低下头之后,头上的泡沫被水流一点点冲走。冲干净之后,维克托说接下来是他帮勇利洗头发。

勇利转身,正好面向正在洗头发的尤里。

维克托问他自己洗头发的力道是否合适。

勇利表示要是再重一点更好。

维克托便用了一点力揉搓着他的头发,因为动作小心的关系,并没有泡沫落到他的眼睛前,也正因此,他看到尤里刚好冲干净头发。

“尤里奥,你的头发长长了很多呢。”

以前尤里的头发差不多在耳朵以下,肩膀以上,可是现在再看已经长过了肩膀。勇利想,不知道尤里奥是不是也会留长发……

这么想着的同时,他问了尤里。

“再看吧,还没决定。”尤里正在观察周围的客人是怎么搓澡的,神色很是好奇。

“留长发的话很好啊,可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留长发的,而且这样可以很好的利用尤里奥你容貌的优势。”维克托一边给勇利洗头,一边说到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尤里将肥皂在身上滚了一圈,第一句话说得漫不经心,下一句话却说得很是坚定,“但我不想做别人眼中的第二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哈哈哈哈哈,这算什么,尤里奥你这么没信心超越我吗?不过倒也是事实。”

“啊!?”尤里一听这话就不爽了,如看着仇敌般瞪着维克托,“什么叫超越不了你?我!本少爷!”他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一定会超越你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笑得毫无压力,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接着给勇利冲掉头发间的泡沫:“那我拭目以待咯。还有,别忘了,这里可还有勇利呢。勇利?”

维克托叫了勇利,勇利没有反应,他又叫了一声,勇利才回过神:“啊,不好意思,走神了一下。”

尤里抓住机会损了一句:“哈哈,小猪你不会是觉得自叹不如,所以才默不作声吧?”

“没、没有啊。”勇利是真的没想这么多,反而是想到了其他地方。这时,恰好头发冲干净了,他抹了抹眼睛,先看了眼尤里,又转头看向维克托,“刚才看到尤里奥头发长长了,又说起以前……我就想到了维克托以前头发也很长啊,现在的话……”

勇利没有说下去,一时间,气氛变得安静。

然后,只见维克托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喃喃道:“二次打击。”

见到维克托将手放在发际线上失神的样子,勇利急了起来,连连摆手:“维克托,我、我没那个意思……”

看到这出意料之外的好戏,尤里在一边抱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TBC

评论
热度(48)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