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YOI|维勇]夏日花火(1)

小甜饼,后期大概有车

※本来一切都是为了小伙伴的一个梗创作,然而一不小心这口水文就写多了,其余都是我自己的设定

CP维勇&少量奥尤

※一开始就进入了啰嗦模式,没写到那个梗,这次慢慢更新吧,大概三两次就能写完了

※人物属于小花滑,OOC属于我


(1)

“就给你们五天假期,一天都不给多的,给我到时候准时回来!”雅科夫板着脸,对提出要去日本勇利家休假的维克托三人说道。

维克托搂着勇利:“雅科夫,我们知道的啦。不过真期待啊,这次要不要去日本其他地方玩一圈呢?”

这话说得根本就立马自动遗忘了上一秒说过的话,语气里满满的期待,像是要在日本带上个把月,勇利拉扯了一下维克托:“维克托。”

这次的五天假期还是因为最近三人在俄罗斯训练得太紧,大家都有些疲惫,大奖赛又是在三个月后开赛,时间上还很充裕,维克托便提议这阵子让他们休息几天,劳逸结合一下,原本提议了十天,毕竟就算去了日本他们也可以在那边的溜冰场稍微训练,但后来因为雅科夫不同意缩减到了五天。

维克托无知无觉:“怎么了?”

“这种事我们还是等会儿偷偷地商量说吧。”

勇利尴尬地抽了抽嘴角。雅科夫的表情已经够难看了,听到维克托之后的话脸上已经铁青,勇利真怕雅科夫马上取消了他们这次的行程,让他们立马进入魔鬼训练模式。

雅科夫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门口,最后还是忍不住吼道:“要走赶紧走!不要在我眼前瞎晃悠!”

尤里在一边切了一声,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雅科夫,你这样说小心维克托真的不回来了。”

“尤里!”

在雅科夫的吼声中,维克托和尤里慢吞吞,勇利一脸不自然地离开了训练场,拉着各自的行李前往机场。

 

(2)

飞机上。

“喂,猪排饭。”

勇利本来打算睡一会儿,忽然听到了坐在前排的尤里的声音,他睁开眼,小心翼翼地没有动身——维克托已经在喝了点红酒之后睡了过去。

尤里趴在座椅后背,盯着勇利。

勇利轻声地问道:“尤里奥,怎么了?”

尤里抿了抿嘴唇,犹豫了一下,然后一瞪眼,提高了气势,压低了声音说:“下飞机后,让你妈妈多准备一份炸猪排盖饭。”

“啊?”

“……奥塔别克也要来。”

“哇哦。”和维克托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勇利也习惯性的用上了他的叹词,“奥塔别克也得到了假期吗?好巧啊。”

尤里“哼”了一声,语气似不在意:“我说我们去日本休假三天,他就说他也要来,烦死了,想来就来呗。正好给你们家找到个客源。”

“是哦,太棒了,尤里奥。”

“……你这种哄小屁孩语气,太恶心了!”尤里死皱着眉,立马转身重新坐好。

勇利并不在意尤里这种恶劣的话,反而忍不住笑起来,当然是无声的。随后,他转头看了眼依然睡得很香的维克托,再次闭上眼。

 

(3)

三人到达长谷津的时候正值下午,宽子见到好久不见的儿子时,非常高兴:“你们回来的可真是时候,最近长谷津在准备夏日祭,正好明天开始。”

勇利恍然道:“啊,我想起来了,往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

勇利将母亲说的事告知维克托和尤里,维克托立马跃跃欲试起来:“对哦,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呢。那种感觉真是amazing,日本的夏日祭赛高,去年我都觉得自己没享受够,今年又能体验一回咯。尤里奥,你可以好好享受一回日本的民间风俗哦。”

“夏日祭?”

上一年尤里奥来的时候没赶上这个时间点,所以他并不了解这个。

勇利本来想给尤里解释什么是夏日祭,但维克托这个恰好体验过一次的人抢先一步,兴奋地先解释了起来他感受到的夏日祭是怎么样的,那劲头看上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勇利本想在维克托疏漏的方面适当的补充一些,宽子这个时候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勇利走到一边角落。

“妈?”

宽子笑眯眯的,仰视着勇利:“勇利,最近你和小维怎么样?”

勇利一愣,然后有些羞涩地笑道:“挺好的呀。”

宽子点点头,她突然踮起脚尖,凑到勇利的耳边耳语道:“你们有计划真的结婚的话,到时候定居在哪里?”

“……诶?诶诶诶诶?”

勇利一脸懵逼,耳朵爆红地看向已经考虑了那么长远的母亲,而母亲只是笑得温柔慈祥,等待着他回过味来刚才的话。

“这个、这个……”

宽子看出儿子的迟疑,问道:“还没有商量过?”

勇利沉默了一下,片刻后点点头。

“这样啊。”宽子脸上的笑意渐退,不过很快又笑起来,语气随意,有些歉意道,“看来是我和孩子爸想太多了,你们现在考虑的只是比赛呢。要是以后想到了这个问题……”说着,她凑近勇利又轻声说了一句。

“妈……你们……”勇利滚烫的耳朵热意迅速地消失,在听到母亲的话后,神情恍惚了一会儿,随后变得认真起来,“我知道了。如果之后说起这件事,我会和维克托说的。”

宽子点点头,又叫了一声勇利的名字,只听她接着说:“我和你爸,还有你姐姐,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我一直支持你的。”

“嗯,我知道。谢谢你们。”

以前勇利不善于应对对于家人、朋友的关心,甚至刻意将这些善意断绝在心门之外,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抱了母亲一下,将内心对于这份永远将他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爱意用实际行动表现了出来。母亲一开始似乎有些措手不足,毕竟勇利以前从没有这样做过,很多时候连情绪上的表达都显得很克制,可是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拥抱,让她楞了一下后,连忙抓住这个机会,紧紧回抱了勇利。

 

(4)

“勇利,刚才宽子和你说过什么了吗?”到目前为止,维克多称呼勇利的母亲是直呼名字的,当然前提是宽子对于维克托这个行为非常赞成,而且格外开心。

虽然刚才维克托在和尤里说他上一次夏日祭的经历,可一直分出心神注意着勇利,于是便看到了宽子拉勇利到角落说了什么话,对此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没、没有什么。”

勇利眼神犹疑,一看就是有事情。

不过勇利这次却是怎么都不说,维克托都抱着勇利的胳膊蹭来蹭去在别的顾客看来是撒娇了,勇利还是没有丝毫妥协。

眼前电视里正放着日本傍晚的动画,忽然他们听到旁边坐着的尤里口中传来一声“可恶”。

两人都被尤里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尤里奥,发生什么事了吗?”

尤里看上去气鼓鼓的:“奥塔别克说他原定的航班出了点问题取消了,改签了半夜的,估计要明天上午到这里了。”

“残念。”维克托猛地爆出了一句日语,还说得很是标准,算是平日里他无聊的时候向勇利学习日语的进步体现。

“刚好明天是夏日祭,我们到时候去接了奥塔别克再去吧。”勇利安慰看上去很不爽的尤里,“再说夏日祭最热闹的是晚上,可以穿上浴衣看烟火大会。”

“尤里奥,你可以先帮奥塔别克挑一件浴衣,还能选你喜欢的花色哦。”维克托的话让尤里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

“这个主意不错。猪排饭,我们什么时候去买浴衣?”

勇利看看维克托,维克托也是一脸期待。

维克托去年买的早被他带回了俄罗斯,这次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点是夏日祭,所以并没有带过来。

勇利家里当然有浴衣,不过既然另外两人对于很有兴趣,他也乐得陪他们选购一番。

“明早?”

勇利一说这话,尤里明显不太满意:“啊?!就不能是现在吗?”

“行,那就现在啦,晚上商场肯定还开着吧。”勇利还没说话呢,维克托一口替他应下,他看向勇利,碧蓝的眼睛仿佛闪着光,“说到浴衣,勇利,这次我们穿情侣款吧。”

TBC

评论
热度(94)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