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一个番外(下)

被最后叶蓝的对话彻底击沉!!!大大写得太棒了!

专门写ABO的地方:

*尾声待续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一个番外(下)

 

“标记后发情期是不是就固定了?”

“每个人不一样,但会更加容易受自己Alpha的影响。”

“我听说那个口挺容易受伤的。”

“做足前戏就没问题。”孙哲平顿了顿“第一次的话有那种专门软化生殖腔口的,我一般用那个。”

这么讨论着严肃话题的两个人开门回来的时候,屋子里那俩正戴着单边耳机,蓝河把网上最近出的几个荣耀搞笑视频给张佳乐看,有个镜头是有个游戏仓玩家画面出了bug看谁都是自己那套装备,偏偏这人穿的是圣诞活动送的红色短裙圣诞装,再正好大街上站着再睡一夏。

张佳乐拍着桌子笑得快断气了。

两个人都没注意到这边叶修和孙哲平已经回来了。

那个视频很短,播完之后就开始连接相关视频,就连接到了有个孙哲平的粉丝做的孙哲平从荣耀开始的历程视频。

即使是单人的视频,但有孙哲平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张佳乐出现。

看见屏幕上的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张佳乐擦了擦刚才笑出来的眼泪,不说话了。

两个人沉默的看完视频。

蓝河问,你们也会吵架吗。

吵得脸红脖子粗。张佳乐比划了一下,以前还打呢,刚认识那会,大孙坏着呢,因为我长得比他好专照着我脸上打。

现在呢。

现在不打了,我打不过他了。

转换之后转换者Alpha体征不会改变,但体力和力量会逐渐消退到普通Omega的水准,虽然不会影响到竞技,但日常中和Alpha的体力差距也逐渐显现出来了。

我俩以前经常闹着玩,把对方摁在床上摁着,后来……他发现我转化后力气不行就算用尽全力也挣不开他之后就再没那么闹过。

张佳乐抹了抹鼻子笑得有些不太好意思,吵架之后想想这个就不生气了。

这辈子能遇着他,老子绝对是个幸运A。

张佳乐得意洋洋的得出了结论。

————

叶修扭头看旁边的人。

啧啧啧,头一次看见孙哲平脸红。

叶修忍了半天没掏手机照下来。

——————

“等等你问我这个……你和叶修吵架了?”张佳乐高兴了一会,由己及人的得到结论,抬手一拍桌子震飞了一个空可乐罐子“我帮你收拾他!”

“……”正准备解释误会的蓝河被眼前这个明目张胆的不讲理吓了一跳。

“我现在打不过大孙但是收拾一两个战斗力只有0.5鹅的叶修还是绰绰有余的。”

门外0.5鹅的叶修用眼神问孙哲平真打起来你帮他一起揍我还是帮他摁住我的手脚让他揍我。

“……我们没吵架。”蓝河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就是八卦呗,觉得你们过得挺好的。”

“你跟叶修在一块还缺这点八卦?”张佳乐不信,“快告诉我叶修睡觉流口水磨牙不。”

叶修觉得这样下去走势不对,迟早要问到各种商业机密蓝河首先就吃不消了,就推门进来。

“说什么呢这么亲密看得我有一点小吃醋是吧大孙。”

孙哲平看了一眼叶修勾起嘴角高傲一笑表示一点也不吃醋,满是人生赢家得瑟的豁达。

倒是张佳乐看到两个人眉来眼去有些不高兴“叶修你没跟我家大孙说什么吧。”

“啧啧乐乐,咱俩有什么事不能跟大孙说的?”

“操!”

张佳乐又要跳起来,可是刚才的拖鞋被自己踢到床下去了,光着的脚沾了冰凉的地觉得冷,就两步跳过去踩在孙哲平鞋上,被孙哲平搂了个满怀

“晚了都回去睡吧,明天还有开幕式呢。”孙哲平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么闹,但这一抱实在让他气息不稳,就干脆的下了逐客令。

叶修又摇摇头,上前拉住蓝河的手告辞了。

玄关穿鞋的时候两个人牵着的手都没松开。

蓝河的是短靴,叶修的是旅游鞋,都是一穿一磕了事。

下了楼两个人有点沉默。

——————

昨天到宾馆的时候,喻文州分配了房间,随行人员里甩出了一个要跟别的战队拼个双人间。

蓝河一点也不奇怪自己和叶修会在一个房间。

今天下午叶修一进门时蓝河正坐在床边捧着笔记本上荣耀。

打了声招呼进门的叶修放下大包小包洗了个手出来,俯身去看蓝河电脑的屏幕上蓝溪阁的人员名单,指了其中一个说,这个貌似是我粉丝我打算挖过去你看有戏么。

“………………”

“你也快来当我粉丝。”

“有福利不?”

“和偶像在一起一天两次有时三次的幸福生活。”

蓝河抬头的时候,两个人自然就接吻了。

接下来的事应该是理所当然。

叶修解开蓝河的衬衫亲吻他胸口的时候,蓝河用手挡了一下,但被叶修的手摁在了床边。

蓝河用力挣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即使用尽全力也不能挣开一点。

叶修只需要叫他的名字,就可以轻松的勾起自己拼命压制的情欲。

“……叶修…。”蓝河不晓得自己急促的呼吸里情欲和不安是如何,但在越来越混沌的意识里,叶修这个名字却越来越清晰。


叶修松开了手,从床上撑起身体“喻文州把你带过来给你派了不少活儿吧。”

蓝河看见平时叶修的嘲讽脸又回来了,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松了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也坐了起来。

“没事,明天开幕事情不多。”

但叶修说“没带润滑剂啊蓝河大大。”

“……你去买。”

“冷。”

“那我去吧。”

“舍不得你冷啊。”

“那猜拳吧,谁输了谁去。”

叶修慢吞吞的伸出了拳头,然后抬起一双眼睛注视着着蓝河。

蓝河想了想,出了剪刀在叶修的拳头上碰了一下,然后拿起自己的大衣和叶修的围巾出了门。

知道这是叶修的温柔,给自己机会退一步。

但蓝河不打算退了。

————

“小许啊。”站在楼下沉默着走了几步之后,叶修拉着蓝河站住了。

蓝河一愣,叶修虽然知道自己的真名,但头一次这么叫他。

叶修称呼他蓝河,是因为在他们可以交集的世界里,这就是蓝河的名字。

在想到之后可能的几个话题之前,蓝河发现自己的手开始凉了。

“我不是神,你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只能猜。”叶修顿了顿“可我觉得直接问你省点事。”

“你们都听到了?”

“别让张佳乐当你的心理顾问,那家伙心智不成熟。”叶修嘴巴还没抹干净就开始说请客的坏话。

“……”

“标记的事我不急。”叶修攥了攥蓝河的手笑。

“所以你也别急,我们慢慢来。”

 

“你刚才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刚才以为你要分手。”蓝河看着叶修和他背后墨色的天,过了一会才低声说。

叶修惊叹“这跳跃思维。”

“然后我发现了两件事叶神。”

“我比自己想象里要喜欢你,我也想和你继续这样走下去。”蓝河看了一眼楼上还亮着的灯的窗子,隐约可以看见两个黏在一起的人影在厨房走来走去“像他们一样。”

叶修正准备拿出烟的手停了半拍。

“此处应有掌声,叶神。”

“目标远大且高尚啊,努力加油年轻人。”叶修鼓掌“我全力支持你。”

“此处应有奖励。”叶修提示说。

蓝河咬了咬牙,不就一个叶修么,亲了。

“草大孙你看他们两个在楼下就亲上了!”在阳台扒着窗户看的张佳乐蹦起来“给我把枣儿快点!这距离我扔个散弹绝对能扔准叶修的后脑勺!”

“……”

“说好了扔准了今晚我上你你你你啊!”


孙哲平琢磨了一下这个距离估计扔到了也砸不出什么毛病,就把整兜枣都递过去了。“扔不准呢。”

“听你的!”

张佳乐瞄准了半天忘记开纱窗,扔的枣子噼里啪啦打在窗户框上弹回来掉了一地。


“刚才的不算!”张佳乐想起刚才的话,耳朵都红了。

“早知道你会那么说,收拾完睡觉。”

“你别用激将法!”

“激什么将,这都几点了。”

“大孙你完了你美色当前居然不动心!”张佳乐撩开T恤露出吃饱的肚皮走来走去。

“……”张佳乐后腰上有好几个吻痕他自己看不见,衣服一撩开粉粉的颜色,特别勾人,孙哲平看得喉头一紧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摁在床上操到他双腿打颤起不来床。

可明天是开幕式,这人还要进游戏仓。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面包会有的,啤酒会有的,张佳乐也会有的。

“Alpha标记完会有不应期吗……还是你哪里不舒服了?”张佳乐是真有点担心了,也顾不得收拾地上的枣儿就往孙哲平跟前凑,身上都是没褪尽的甜香“大孙你别吓我,哪里难受说话啊。”

孙哲平忍无可忍,把还在担心的张佳乐扛回了卧室。


————
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蓝河把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给叶修围上“叶神,这几天咱们都是一个屋,你感冒的话我也跑不了。”

“从认识那天开始咱俩就在做交易。”蓝河说。

“谈不上亏,但也没占过便宜。”

“但这次我知道一定公平。”

蓝河用没有牵着叶修的手比划了一个交易框“一边一颗心,我觉得我赚了。”

叶修把包了自己半张脸的围巾扯开一点,让蓝河看见自己的笑,伸手点了确定交易“真巧,我也觉得自己赚了。”

 

——待续——

 

***叶修大大作为一个Alpha虽然宅一点但是力气还是有的,乐乐说他0.5鹅战斗力就是这俩人平时互砍的垃圾话←

评论
热度(976)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