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灵能百分百/茂灵]弟子=恋人?!(7)

现在篇(22岁mob和28岁师匠时间线)正文: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 未来篇:14岁mob和36岁师匠:Part.1

★ 本子印调继续【点击右边→茂灵《弟子=恋人?!》突发本印调 

★ 总觉得这章龙套要被我玩坏了……

本章不小心爆了一下字数ORZ,感觉未来篇会比现在篇要长一点。什么时候可以开车啊【抓狂】

下部分将律会出场,辉辉可能也会来打酱油。我会抓紧写完让22岁mob回归的,毕竟我自己也等着开车【掏出钥匙


Part.2

小酒窝出现之后,灵幻便松开了手,眼神充满杀气看向空中的小酒窝:“小酒窝,我会把你的原话告诉茂夫的。”

小酒窝回击:“切,我还会说你胡编乱造呢。”

龙套手里的手机被灵幻拿回,灵幻刚想起身,龙套抓住了他的手臂。先不管小酒窝说的话,虽然对于师父这么亲密的行为很不解,也非常不好意思,但龙套还是将刚才灵幻的话听清楚了,作为十四岁的影山茂夫,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对刚才听到的申辩下:“师父,我一直非常尊敬您啊。听您刚才的话,最近您和我吵架了?”这让龙套想到了那次因为师父屡次忽视自己的感受暂时不相往来的事件。

灵幻纠正:“注意用词,不是我和你说,是你和我吵架了。”

他和师父吵架了?

脸上滚烫的温度终于渐渐消退,龙套看了眼飘在一边眼珠子滴溜溜转不说话的小酒窝,又看向灵幻:“我可以知道吵架的原因吗?”

灵幻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龙套的脑门:“吵架的原因啊,你青春期又发作了吧。”说完,他站起来,一屁股坐到龙套对面,耐人寻味地说,“有些原因呢,现在你不太适合听。”

龙套脑门上被弹开的头发慢慢地滑落,遮盖住有些红红的额头。

这一会儿揉他头发,一会儿给个拥抱,一会儿又是弹他额头。三十六岁的师父,意外的比二十八岁的时候要来的幼稚。

龙套虽然平时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有些木讷。但最近一段时间,因为跟着灵幻遇到的事情多了起来,性格上比原来要成长了很多,这也使得他这一次从灵幻的这些举动,和所说的话中敏感的发现,师父是不是和他有点太亲近了?

并不是说师父本来和他不亲近。

灵幻师父和他作为师徒本身的亲近是属于师父和弟子之间的,可是现在那些行为的亲近,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

像是想要得到他的……安慰?

难道说——这八年,师父难道过得很辛苦?是生意越来越难做还是同行竞争太大?以至于对他拖欠工资,导致他一怒之下和师父吵了架?

可是时薪三百日元的工作,龙套认为灵幻还是能够支付的。或许是这八年来,时薪也跟着涨价了?

口随心动,发现自己将疑问说出来的时候,龙套已经收不回了。

灵幻啼笑皆非道:“龙套啊,你没看到事务所这八年内更换的摆设吗?师父这里干得也是有声有色的。别的同行可没有我在业内的口碑,这八年做出的品牌效应你可别小看了。至于你的时薪,是涨了,但我不能告诉你涨到多少了,未来的好事知道太多,对生活的期待可是会减少的。”

小酒窝在一边腹诽:“说的很好听的样子,其实只是不好意思对一脸期待的茂夫说出那微薄的薪资吧!也就茂夫那傻小子愿意无条件的帮你那么久,真是一切都靠爱在弥补。”

涨价了啊,龙套装作没听到小酒窝说的话。但师父回避了吵架一事,还是很在意啊,是真的有非常深层次的原因吗?

而对于相谈所的发展,龙套想到了一个问题:“那现在‘灵幻相谈所’每天都有多少客人?”

“每天确实都非常忙碌就是了。”灵幻志得意满地站起来,背对龙套闲庭信步地走到办公桌:“说起来,龙套,你没来之前我刚处理完一份委托工作,现在肚子有点饿了,你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

“不用,谢谢师父,我不饿。”龙套做作业之前刚吃好晚饭,他跟在灵幻身后,“师父,我还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和您吵架。”

“龙套,你就不能有点追求?”灵幻转过面对龙套,一脸恨铁不成钢,“这么纠结这种毫无疑义的问题有用吗?我的回答很重要吗?反正就算你知道了,也不可能见到22岁的你,互相交流彼此的想法是不是?而且啊,有些答案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解决问题。现在实际一点的还是想想你来到未来,有什么想见到的人没有?比如,你的弟弟律。”说完,灵幻又加了一句,“不过,此时此刻,我填饱肚子也是正事。”

“律……嗯,我是很想见律。”但龙套又有些纠结,“可是我这个样子,见到律的话,可以吗?”

“茂夫,你不要被他洗脑了!”小酒窝在灵幻说话之前抢先一步,“吵架的问题可是让这你穿越到这里来的根源,要是没有弄清楚的话,就算回去了,本大爷就问你,你能够安心吗?”

龙套想都没想便摇头:“不会安心的。”

“就是说啊。茂夫,本大爷和你说吧,这家伙就是不想告诉你他和你正在……”

“啊啊啊啊啊啊我感觉到了灵!并且是非常强大的恶灵!”灵幻的声音与小酒窝的声音重叠在一起,盖过了小酒窝的音量,小酒窝被打断怒气冲冲,灵幻一本正经地对龙套摇摇头警示,“龙套,千万不要相信这只恶灵的话,这是其他恶灵变化的小酒窝啊!我居然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看我的必杀技——烈盐乱舞!”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袋盐,朝着小酒窝疯狂撒去。

小酒窝差点被盐雨吞没:“灵幻!本大爷就是本大爷!哪里是其他灵变得!”

对于灵幻和小酒窝展开的大战,龙套安静地做起了围观党,一人一灵吵吵闹闹的,倒是更让龙套的心平静了很多。

意外的有治愈的感觉。

到龙套爆发20%

不过师父是真的不想他知道吵架的真相吗?不重要还是因为太重要?

龙套在心里思考着,顺便打量起了先前一直没有仔细看的事务所。

那些改变的家具不说,和师父说的一样,添加了很多东西。

角落里增加了一对网球拍和羽毛球拍。

摆放在门旁的挂衣架上挂着西装和帽子,黑西装那件看上去要比银灰色的大上一点。

多了不少成双成对的东西……给事务所增添了一些居家的气息。

环视了一圈后,龙套的视线停在了灵幻的办公桌上。

灵幻的办公桌基本和八年前一样,唯一多了的是其中摆放在了一个相框,然而相框背面对着龙套,龙套看不到里面是什么照片。

耳边师父和小酒窝的争吵也终于吵累了,消停了下来。

灵幻拿了茶杯,咕嘟咕嘟地喝起水来。

小酒窝飞到龙套旁边,问道:“茂夫,你在看什么?”

龙套指了指:“师父桌上的照片。”

“哦,那是你、灵幻、芹泽三个人一起拍的。是不是很想看看成年的自己长什么样子呐?”小酒窝情绪又开始高涨,蛊惑道,“想看就看呗。”

“……唔,有点。”龙套看向正在找外卖电话的灵幻,“师父,我可以看看相框里的照片吗?”

灵幻看上去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看吧。不看的话像是我做贼心虚一样。”

小酒窝马上接话:“你本来就挺做贼心虚的。”

龙套张张嘴,很想问,师父为什么要做贼心虚。但看到灵幻不再理会小酒窝,若无其事地继续摆弄手机后,没有问出口。

从一开始小酒窝和师父的对话中,龙套就发现师父看上去很不愿提起二十二岁的自己的样子,这让龙套陷入了——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出了很出格的事情让师父生气了——的想法循环里。

可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师父对十四岁的自己还挺好的。

虽然表达方式有点夸张的好过头。

灵幻的电话突然响了,龙套刚着事情刚挪到办公桌旁,还没看到相框上的照片,就听到灵幻问道:“龙套,是芹泽打我电话。要听听芹泽的声音吗?”

“可以吗?”得到灵幻肯定的眼神,龙套点头,“那师父让我听听吧。”

“但你别说话,到时候给芹泽一个惊喜。”灵幻朝龙套做了噤声的动作,按下了接听键和扩音建。

“啊!灵幻先生,不好意思,我刚看到白天你发我的短信。”龙套听到了和八年前一模一样,甚至连语气都没有什么变化的芹泽的声音,其中充满了恭敬。“我刚到家,待会儿想过来把前几天旅游买的东西送过来吧。”

“芹泽你这种认真的态度非常值得赞赏。”灵幻坐在椅子上,他看向龙套,“那你过来吧。对了,这里来了个你的熟人。看到他的时候不要太惊讶。”

“……我的熟人?难道是铃木社长?”

“你除了铃木先生就不能想到其他熟人了吗?这和你八年前来相谈所真是完全没有改变。”灵幻不知不觉又进入了说教模式。

“……但我确实没有其他熟人了。这次旅行也是一个人……”

好可怜的样子。龙套心想。不过听芹泽先生的声音并没有太过悲伤,大概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吧。

“反正你先过来啦,至于是谁我先保密。对了,对了,你过来正好给我带份炒饭吧……再加一份章鱼烧。谢谢啦,待会儿见。”

师父您也是一样的会使唤人,但是章鱼烧的话……

龙套看到灵幻挂了电话:“师父,章鱼烧难道是给我的?”

“嗯,给你的。”灵幻收起手机,“谁让你突然来到八年后,买了给你压压惊,怎么样?”

“嗯……谢谢师父。”能够被师父这样关心,龙套的身心都得到了治愈。

师父都这么关心他的话,或许对八年后的他也并不是那么讨厌的吧。还是先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真的是自己做错了,那就由他来道歉吧!

“正好,你可以先看看芹泽的照片。这还是最近拍的呢,过来吧。”灵幻朝着龙套招了招手。

龙套听话的走到灵幻身边,看到灵幻相框。

灵幻、龙套、芹泽三个人站在一起面对镜头,芹泽笑得很憨厚,整个人看上去和八年前没什么区别,果然是本来就长得老成的人。而灵幻一手搭着八年后龙套的肩膀,一手扯着龙套的嘴角,让照片看上去多了几分搞笑。

非常美好的一张照片。

而且,八年后自己的脸上少了一点婴儿肥,轮廓分明,看上去完全不输师父吧……

照片上看他和师父关系还是非常好啊,所以发生的争吵,到底是有多严重……龙套有些慌张起来,然后表面上试探性的感慨道:“师父,我和您的关系看上去非常好呢。”

“呃,是挺好……”

灵幻说得有些心虚,因为说的有点迟缓,直接被小酒窝毫无预兆冒出的高亢声音盖住了:“本大爷憋不住了!什么叫非常好,是恋人的关系能不好吗。茂夫!要看关系更好得,应该看灵幻手机里的照片!”

灵幻满脑袋汗珠子往下淌:“小酒窝!”

……恋人?

……恋人是什么意思的恋人……

是喜欢蕾酱那种,然后蕾酱愿意和他交往之后两个人的关系的那种——恋人?

灵幻咬牙切齿:“小酒窝……你真是……等着茂夫回来要你好看。”

小酒窝无所畏惧:“你之前那种正太控的样子,茂夫回来知道了等他嘲笑你吧。”

灵幻无言以对,他是不知道回来的龙套是不是会嘲笑他……也不想去管那些没有发生的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和小龙套解释刚才小酒窝的话。他尴尬地哈哈笑了两声:“龙套!如果这么简单就被小酒窝的胡言乱语影响,那就证明现在的你还没有真正的成长!”

龙套的脑海里不停地被冒出来的“恋人”两个字占据……

灵幻说的话根本听不进去了……

脑袋越是乱糟糟,情绪越是不稳定的状况下,龙套刻意的压抑情感,说话的语气就变得非常平静:“师父,刚才小酒窝说的恋人,是那个意思的恋人吗?”

“别不承认了,茂夫啊,灵幻就是和你,啊不是!是和二十二岁的你在谈恋爱!”小酒窝继续删除刚才灵幻想对茂夫洗脑的话,“不过最近你们还吵架了……真搞不懂,不就是未来出路嘛,有什么好烦恼的,选了其他路又不是不能在一起了,恋爱脑让本大爷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灵幻一脸“求求大爷你不要添乱了行不”的头痛脸。

小酒窝无视之,不知道怀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继续爆料:“茂夫哦,本大爷记得十四岁的你还没喜欢上灵幻,趁着现在好好捋顺了心情吧。……还有,本大爷收回曾经说过你没有感情这回事,你的感情得到了喜欢的人回应。终于不会孤独一辈子了。”

到龙套爆发30-40-50-60-70%

“我靠!茂夫这能量波动太厉害了!本大爷居然忘记这茬了,灵幻,我先闪了,本大爷看好你哟!”小酒窝的灵体已经从窗户里飞了出去,但他说的话依然在屋子里盘旋,“等解决了这件事,记得感谢我!”

小酒窝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留下了让灵幻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单纯的十四岁少年龙套解释关于“恋人”这件事的尴尬场面。

龙套眼神黑沉沉地盯着灵幻,看得灵幻压力很大。

“师父,我只想知道,是不是我和你交往了?”

“龙套,冷静一下!”灵幻起身,下意识地对龙套伸出手,然而龙套偏了一下身闪开了。有那么一秒,灵幻的表情闪过一丝错愕,转瞬即逝,再想捕捉只剩下脸上安抚意味的笑,他自然垂下手臂,加强了音调解释,“现在你和我除了师徒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在确实没关系啊……

但是小酒窝的话……

灵幻龙套换了种说法,重复道:“八年后的我和你交往了?”

对于龙套直接的问话,灵幻停顿了一下,终于不再逃避:“对,交往中,目前这不是正在冷战嘛。可能要分手了吧。”灵幻说得很是没所谓,“这一切都是未来发生的,你既然现在知道了,也是有机会改变的,所以根本没必要这么生气,是吧?”

真的在交往!?

他,影山茂夫,在和师父,灵幻新隆交往?

虽然——是八年后的事情……但交往这种事,不是互相喜欢才会一起的吗?

他和师父互相喜欢?

……喜欢是没错啊,但是并不是那种喜欢啊……

龙套脑内负荷快要超载了,整个脑袋走要烧起来。他低下头,用蚊虫般的声音问道:“那……蕾、蕾酱呢?”

“……蕾酱啊,那个,蕾酱结婚了。”灵幻如同不愿意打击龙套,语气非常温柔,生怕龙套想歪了,连忙又说明,“她是在我和你在一起之后结婚的,你可千万不要觉得你是在自暴自弃……况且我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吧,我们也算是你情我愿。现在你对我没想法,我也很理解,很理解。所以没必要生气,对不对?”

“唔,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那就好。”灵幻重新坐回沙发,松了口似的。“但龙套你的表情……看上去让我有点担心会不会被你‘除灵’啊。”

“师父,我没有生气。”

听到师父的话,表达了真实情感后,龙套刚才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脸上迅速地红起来,他眼神游移,不敢与灵幻对视。

然后,太过羞耻地直接捂住了脸,蹲了下来。

他竟然和师父谈了恋爱?!

师父有一天会成为他的恋人这件事,他从没、也不可能往这方面想……

可是现在,当龙套知道了这件事后,隐隐约约的,心里的角落中滋生了一丝欣喜。

随即,如病毒般快速扩散,开始逐渐在内心深处膨胀起来。

快要濒临爆发,快要挤压超出极限,不断奔腾的情感——

到龙套爆发97%

啊,所以说刚才师父的那些行为,那些话都是有意义的。


TBC

评论(4)
热度(67)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