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灵能百分百/茂灵]弟子=恋人?!(3)

Part.1   Part.2

★ 避雷:本章出现将律cp,作者就是喜欢茂灵又萌将律,雷者绕道OTZ

★ 感觉写崩了,心好累。真的想学习其他太太写点深沉又美好的东西,结果……最后还是偏离到了恶搞【跪

打酱油的人物开始多了起来……五章真的可以完结现在篇吗【自我怀疑】说起来写着写着完全忘记了龙套穿越的目的,彻底八卦了起来。写得好糟糕啊,羞耻地有点不想发,但不想打破日更的勤劳感【虽然过了零点】

★ 明天有空再抓虫。


Part.3

“我靠,真是没眼看!”如果有手的话,小酒窝一定挡住了眼睛,可惜现在没有手,他一清二楚地看到了眼前两个之前八竿子打不着“情侣”关系的师徒竟然亲了嘴。小酒窝按照这个情势,安定地作者吐槽役,“看来是我理解错了,师徒关系中主动的一方难道是茂夫吧。”

龙套只是用嘴唇碰了一下灵幻的嘴唇,柔软的唇蜻蜓点水般,停留的触觉只在一瞬间,但是如同炸弹扔进了灵幻的心里,炸得血肉模糊。

龙套的手抓着灵幻的肩膀,漆黑的眼睛中只有灵幻一个人的身影。

片刻后,灵幻完成了死机到重启,灵幻捂住嘴,瞳孔收缩充满惊恐的瞪视着龙套。

虽然从大人龙套出现之后,他知道自己一直处于劣势,但这一次遭遇到的“敌袭”,真正的让他了解——他确实就是处于劣势。一定要扭转这个局面才行。灵幻低下头,再次抬头的时候迎上龙套看不出情绪波动的眼神,他再次开口,声音冷静得可怕:“龙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龙套的手微微抓紧了一下,随后即刻松开。他朝后退了两步,转开了脸看向一边:“对不起,灵幻师父。”

“呃……现在这个情况……”小酒窝朝龙套看看,再看向灵幻。这气氛太诡异了。“不就是亲了一下嘛,又不会掉块肉。况且,茂夫说在未来和灵幻你是恋人的话,现在只是提前演习而已啦。安心安心。”

“龙套,我相信你所说的未来。”灵幻搜肠刮肚的剖析着自己的想法,“但是那样的未来仅仅是未来的我和未来的你,并不代表现在的我也必须喜欢未来的你……嗯,也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当然我并不是不喜欢你,我对你的喜欢还只是师父对弟子的那种喜欢。这是不能混为一谈的东西。”

当灵幻说话的时候,龙套转回头看向他。

站在面前的龙套即使变成了大人,当他说话的时候依然会认真的倾听。——这一点还真是完全没变啊。

龙套沉默不语,只是注视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些什么。

灵幻不禁伸出手,将两只手放到龙套脸颊,让他重新转回头面对自己,他能感觉到龙套整个人都愣怔了。

灵幻轻轻拍了拍龙套的脸颊:“先解决你的烦恼吧。”

在灵幻的认真且温和的目光中,龙套唔了一声点了头,表情终于趋于常态的冷静,甚至还微微弯了嘴角:“师父,谢谢您。”

灵幻保持着从容的微笑,欣慰地点头,而后松开手。

只不过,放在身体两侧触碰了龙套脸颊的手如同碰过了烫手山芋,烫得惊人。

牙白牙白牙白!

超级牙白!

看到龙套的微笑,他竟然有了“不就是被亲了一下嘛,都是男人又没什么”的想法。

——什么时候龙套的微笑杀伤力这么大了?!

小酒窝当然也看到了龙套的笑容。

十四岁的影山茂夫,至少在遇上小酒窝时依然是个欠缺情感表达的少年,有时候因为和蕾酱说上话可能会露出一点兴奋的表情,而大多数的微笑大概是在面对弟弟的时候,每当露出一点表情都堪称值得纪念的时刻。

龙套并非是不喜欢笑,只不过永远都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当将控制融入了生活,那龙套所有的表情和行为其实都套上了枷锁,很少会显露比较活泼的样子。

至于刚才那种笑容,绝对是只有成熟的大人才会展露的,完美的控制了所有力量之后充满魅力的微笑。

本来平凡无奇的面容因为那一点波澜,如雪地上突然生长出的嫩芽然后绽放了花朵儿一般看得人目不转睛。

小酒窝感叹道:“原来茂夫你也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啊。果然是已经成为男人的人啊。”

 

“咚咚咚——”的敲门声突然响起,“请问,灵幻师父在吗?”影山律,龙套弟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灵幻被声音拉回神:“在已经下班的时候一个又一个的出现,还没人给我加班费,我真是天生劳碌命。龙套,是你的弟弟哦,去开下门吧。”感叹着,他回到了主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酒窝吐槽:“你是不是忘了茂夫现在是二十二岁的样子了?”

“怎么可能忘记,但龙套的话,总不可能对自己的弟弟有所隐瞒吧。”灵幻说出了事实。

“……这样说的话,确实没错。”对于龙套的对其弟弟的感情,小酒窝无法反驳。

既然律都找上门了,茂夫也不准备继续隐瞒弟弟这件事,他打开门,再次看到比他矮小了好多的律时,眉眼瞬间柔和了下来:“律。”

未来二十一岁的律可是比他还要高上一点。

虽然高中的时候,他一度有超过律的趋势,可是到了大学最后还是被律反超了。

现在又看到初中时候的弟弟,还真是觉得怀念。

律看到打开门的是别人时先是一愣,听到龙套的称呼,看到龙套的脸和发型后,震惊地张大嘴,疙疙瘩瘩道:“哥、哥哥!?”

茂夫的嘴角扬起,眼中是面对弟弟独有的温柔:“是我,律。”

“但……晚上吃好饭的时候哥哥还是好好的,这是……”律思考着观察着茂夫,仰视的角度让他一度有种面对陌生人的错觉。可是这个人的容貌以及带给他的感觉,确实是哥哥独有的。

这个人就是影山茂夫没错,就是哥哥没错。

虽然眼前的人什么还都没有解释,但律就是在心里有了这样肯定的想法。

“我是从八年后过来的,这里的我和未来的我置换了时空。”茂夫知道凭律的大脑一件事情只要交代一下,就可以顺利的理清楚。

律沉默了片刻,再次出声:“没问题吧?”

“不管是我还是十四岁的我,没问题哦。”茂夫的话让律稍微安心了一点。

小酒窝瞧着律和龙套两个人,对灵幻坏心眼地调侃:“这要是之后再出现其他人,那茂夫岂不是每个人都要解说一遍来此的目的?”

灵幻看上去无所谓地耸耸肩:“每个人都来我这里打酱油的话,看来我今晚真的不用关店只需要收取个人时间占用费就可以赚到加班费了。”

茂夫让律先进门,关上门后,律先看了一下房内坐在椅子上望向他的灵幻,小酒窝飘到他的身边向他打了个招呼:“哟,律。”

“小酒窝也在啊。”

这个时候律还不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的眼神追随着突然比他高大很多的哥哥的身影。龙套坐到沙发上的时候,他也跟着坐到龙套身边,然后要求龙套说明前因后果。

龙套看了灵幻一眼,等待灵幻的意思。

灵幻叹了口气,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心里已经是无奈居多了:“说吧,龙套。”他是不是应该想想之后如果大人龙套回到未来,十四岁的弟子重新归来之后,他要如何面对这些已经知道了未来师徒关系的家伙们。

……太羞耻了!简直不能想!

得到灵幻的同意,龙套再次说起了他的烦恼。

当律听到龙套和灵幻是恋人这件事后,与当时灵幻受到的打击大概是相同的。

律第一个想法——是杀了灵幻。

律满身杀气的面向灵幻,与龙套同样黑黝黝的眼睛里是对灵幻露骨的杀气,他伸出手:“我就说这家伙不安好心,哥哥你肯定是被他欺骗了!”

灵幻感受到一阵强烈的恶意,还没等他开口,喉咙处便感觉到被手遏制住般的压力,但瞬间又消失无踪。

是龙套阻止了律:“律,师父并没有欺骗我。”

“律你这家伙不会是认为现在杀了灵幻,十四岁的茂夫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了吧?”小酒窝在龙套、律和灵幻三个人之间来回审视,最后用一锤定音的语调用歪理结案,“怎么可能啊,茂夫这对灵幻情根深种的样子,绝对比现在对蕾酱要深情多了。”

律阴沉沉地横了小酒窝一眼:“闭嘴,小酒窝。”

小酒窝立马消音闪到了龙套的身边。

“小酒窝,少说几句话你会死吗?哦不对,你已经死了。律啊,少听这家伙的话,你可要想清楚哦,”灵幻非常不赞同地摇头,“如果真的杀了我,到时候你哥哥再回到这里,面对那样的现实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也还在这里。”龙套表明自己的存在感,“律,我不会放任你做出那样的事。”

“我实在无法接受。”律咬牙切齿,嫉恨地注视灵幻。

“在未来,律是接受了的。”律在听到龙套这句话露出“未来和现在不是一码事”的表情,但是在听到接下来的话彻底无法思考了。“因为你先一步和铃木君在一起了,所以对于我和师父的事情,当时虽然非常不满,却也没有做出过分极端的行为。”

龙套严肃且无奈,对于律目瞪口呆的反应继续说:“律,你知道我说的铃木君是谁吗?”

“……难道是那个铃木将?”小酒窝作为全程围观好事者,急忙求证。

“嗯。”

“灵幻,看来你们这圈子……水很深啊。”小酒窝看好戏地飘到灵幻身边。

灵幻默然不语。

他忽然觉得他已经接受了未来……大家可能都搅基的设定。

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长久的沉默之后,律突然抓住龙套的肩膀,如同亡羊补牢般摇着头:“我、我不能接受。哥哥,你是不是从其他的未来线穿越过来的?”

龙套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直到我十八岁之前,所有的一切还都是按照这个世界线进展的。至于之后的事情,更多的是顺其自然吧。”

“噗噗,也就是说律你和铃木君在十八岁之前就好上了吗?危险的未成年人。”小酒窝补上一刀。

律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小酒窝!你给我闭嘴!”

这个时候的小酒窝怎么可能真的闭嘴,他的好奇心无限的膨胀,在这一刻,完全夺去了他想要成为万人之上“神”的想法。他在龙套耳边耳语道:“茂夫啊,你就告诉我一件事吧。这是我目前最想知道的!你是不是已经和灵幻那个什么过了?”

灵幻皱眉问:“小酒窝,你偷偷摸摸的想打听什么?”随着他话音落下,律直接抓住了小酒窝的尾巴,狠狠地,连续不断地朝着地上拍打。

“啊啊啊啊啊啊律这个小鬼想做什么!放开我!”小酒窝尖叫却挣脱不得。

数下之后,小酒窝眼前犯晕虚弱地喊着“茂夫救命”,律松才放开手,冷漠道:“八卦是可耻的。”

小酒窝怒视漠视他悲惨遭遇的龙套:“茂夫你竟然不救我,亏我刚才还帮你在灵幻耳边说好话!”

龙套看向灵幻:“那种只有我和师父知道的事情,我并不想告诉你。”

不知道为什么,灵幻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那就是已经做过了!”小酒窝为了刚才的“不救之恩”大声地嚷嚷着自己的想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和自己的爱人做爱呢。灵幻你竟然没有提前对未成年人做出什么,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我现在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对十四岁的茂夫没有其他想法了?”

“做……爱?”窗口突然出现的声音吸引人屋内人的视线。

刚才还出现在话题中心的人物——铃木将出现在了灵幻相谈所。

将利用超能力飘在半空中,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窥探着屋内,笑嘻嘻地开玩笑:“我只不过是过来找一下律,没想到会听到这么成人向的话题啊。”

将看向律,挥了挥手,律嘴角直抽抽,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

灵幻整个人都瘫坐在椅子上,眼睛看向墙上的时钟。

从大人龙套来到这里居然才过去了两个半小时,才只有九点钟。

他忽然觉得,这个晚上真是太漫长了。

——是不是哪个恶灵在搞鬼?!

——这一切其实都只是恶灵作祟让他陷入了幻觉吧!

真XX的希望这是幻觉啊。


TBC

评论(6)
热度(82)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