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奔向地球/JomyXBlue]時が流れる(3)

之前的被河蟹了,再发一遍其中一部分ORZ

【5】

Jomy发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待人处事的态度变得有些和过去不同了。

过去那个孩子气的Jomy正在慢慢消失,和同学相处时,少了一点平时的嬉笑怒骂,少了一些往日的调皮捣蛋——多了些成熟和稳重。

Jomy知道原因,但也发现自己对于这样的变化,是愿意接受的。

并非是因为Blue的影响产生的变化,而是Blue所说的那些话语仿佛一字一句再次融入了他的骨血。他从Blue那里再一次感受到什么是领导者的寂寞,什么需要为了一族所付出的是痛苦,什么是小到可以牺牲的自己,以及大到必须拯救的族人。

那是一种属于经历了世事万千的人才会有的一种淡然,可是其中即便Blue说得简单,他还是可以从中感受到那份千斤重。

那是刻印在时光与灵魂中的血与泪。

虽然不可能瞬间就完成从爱玩洒脱的青少年转变成处变不惊的成年人,但Jomy的心态已经改变。没有Blue所说的前世的Jomy不能接受而展现的叛逆,今生的Jomy全心全意的接受了Blue所说的那些曾经。

这段时间,同学对于Jomy的改变特别不能理解,甚至以为这是他被分手之后引发了创伤,产生的厌世情绪。

“瞎说什么呢,我真的改变这么大吗?”Jomy耸了耸肩,没有强行解释什么,况且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Blue的出现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你看看,现在这态度就有点不对了吧。其实一个月前,也就是刚分手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有问题了,看上去没精打采,和你玩玩闹闹你也没什么大反应。现在可好……”那位之前和Jomy总是吵闹的同学紧皱眉头,好像失去了一个战友般痛心,夸张地张开手臂,“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曾经的Jomy!”

班长看不过男同学的夸张样子,撑着脑袋“孺子不可教也”地摇摇头:“大惊小怪,Jomy现在这是成长了!你以为谁都是和你们一样快要毕业了,还这么闹腾呀。况且,现在可是正在考虑升学还是毕业进入社会的关键时期……”

“哇啊啊啊,又开始说教了……Jomy,救我!”

同学躲到Jomy身后,要是以前Jomy肯定就挡在班长面前一起做辩解了。可是现在的Jomy反而是叹了口气,无奈的转身对之前关系很好的小伙伴,拍拍他的肩膀,忍住笑:“林可,你确实应该好好为以后考虑了。”

“Jomy,可恶……”林可假装狠辣的瞪了Jomy一眼,“Jomy,我错信你了!我还以为你是我这头的!……不过Jomy你这样,其实也没有怎么变嘛。就是怎么欺负自己人了!”

其实Jomy知道这是林可换种方式再和他闹腾,之后见招拆招了几句,林可见讨不到什么好处只能在上课铃响起之后,“委屈”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Jomy再次和Keith见面的时候,Keith也感觉出Jomy的不同:”Jomy,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遇到了一个很神奇的人。”

Keith一脸问号。

Jomy反问:“你也觉得我改变了很多?”

“也不是改变很多,就是气质有点不同吧。不过……”Keith忽然笑了笑,然后将足球踢向Jomy,“反正你还是你。”

Jomy轻巧地接过足球,然后临门一脚,射进了球门。听到Keith的话,不知为什么心情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Keith,谢谢你。”

“为什么?”

“感觉这个时候,忽然很想这么说。”Jomy站在绿草如茵的足球场上,抬头仰望广阔无垠的天空,喃喃道,“其实有那么一刻,我都觉得我不像是我了……”

Jomy知道Keith听到了他有些迷茫的话,然而Keith没有多问,只是走到Jomy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Jomy说:“你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啊,不是Jomy的话,又会是谁呢?

这段时间的改变,其实也只是从灵魂深处让他感受到了曾经的遭遇罢了,终究,他所接受地,表现的或许也仅仅只是前世Jomy的一点点性格。

他或许和前世Jomy是不一样的。

但本质又是相同的。

其实并没有必要纠结,因为灵魂的颜色终究是一样的。

只不过,他所要展开的是他现在的生活与未来,他不需要再继续走前世的自己那条路。他可以自由的、快乐的在这颗人类与缪和平共处的星球生活一生。

Jomy想,Keith不愧是Keith。

虽然他们对事情的看法经常各执己见,但某些时候又神奇的一致。有时候,Keith异常明白和了解他所想要的答案,因为那就是Keith自己所找到并且确信的。

他们是如此不同却又相似。

关于生活中那些困扰,Jomy并没有带到梦中。

Jomy不知道Blue有没有读取到他内心的这些小纠结,但Blue不说的话,他也不会刻意提起。

最近他总算可以固定的梦到Blue了,他能够感受到Blue逐渐强大起来的塞恩能量。

但据Blue所说,就算在强大,也仅仅是在Jomy的脑海中,他只是一抹能量,所能沟通的也只有Jomy。

那段时间,Jomy总是坐在Blue躺着的床边,听着脑海中的声音说着那些过去他不知道的事。

每次听到新鲜的事情,Jomy总是感慨现在自己所处的世界是多么的和平和美好,又是缪一族用了多大的精力所创造的啊。

而就在这天,Jomy一如往常来到“梦中”,出现在床边,凝视着床上躺着的人影,等待Blue的声音出现在脑海的时候,便看到一直所看着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眸。

Jomy问过Blue的眼睛是什么颜色,Blue说是红色的。

Jomy想象过是怎么样的红色,而当真的看到那双如同红宝石般的眼睛时,Jomy完全愣住了。

明明艳丽的红色带着被时间过滤的智慧,以及只有这个人才会有的温柔与平和。

Blue从床上一点点坐起来,弯起嘴角:“Jomy。”

不知为何,本来情绪镇定的Jomy眼眶一热,有种想哭的冲动。

【6】

Blue这道能量体恢复了一些力量后先是将曾经的记忆一并输送给了Jomy。

那些画面中他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从Blue的角度看前世,Jomy觉得特别好笑,更多的可笑——对那个一开始想要反抗Blue,反抗Blue,憎恶缪的Jomy。

当再次“经历”了一遍那样的过去后,感受了一回Blue所遭遇的事以及后来所做的一切后,Jomy这一次是真正的理解Blue的想法,以及设身处地的明白了前世Jomy所想所作一切的理由与心态。

毕竟,就算时代不同,他依然是他,灵魂依然是他。

如今,Jomy再向Blue询问缪以及他们的过去时,不再使用“前世”这个词,他开始使用“曾经”这个带有强烈遭遇与见证性的词汇表达。

Jomy不再茫然于今生的自己还是前世的Jomy,灵魂到底属于他还是自己这样哲学性的问题。

这种问题,自问多了就会造成自我烦恼。

正如Keith所说,不管是什么样的Jomy都是他自己。

当年,在Blue还活着的时候,曾经的Jomy幼稚的不愿接手Blue交给他的一切,造成能量暴走间接性伤害了Blue,让Blue为了制服他透支了太多的力量陷入沉睡;等到Blue再次醒来,本来就未来得及见证Jomy一步步如何走向成熟,就变面临强敌环饲为了保护缪一族的飞船“香格里拉”而牺牲;也正是在Blue牺牲之后,Jomy不负所望的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幸运的是,Blue的一抹能量随着后来的Jomy直至最后,然后寻找到了现在的Jomy。

现在的星球,缪与人类和平共存,不存在哪一方是异类。

那些曾经互相争斗、残杀的过去,只是一个久远的过去。

一个现在星球上所有人都不会经历也无法感同身受的遥远曾经。

Jomy和Blue慢慢行走着,他环视着如今这个“梦”中的一切,在这个不久前还一片苍白的空间里,因为Blue一点点强大起来的思念波而逐渐构建出之前香格里拉舰船上的景象。Blue对Jomy传输过对于香格里拉的印象,所以Jomy可以真切的感受到,如今这个被创造的“世界”,真的和过去一模一样。

除了,如今在这个香格里拉中,没了Physis、Tony、哈雷、里奥、卡丽娜等人……只剩下两个曾经的Soldier。

“好多人都说我变得成熟了不少,爸妈都觉得很欣慰。这算是归功于你吧,Blue。”一边走着,Jomy一边开着玩笑。

Blue用并不认同的眼神摇了摇头:“就算我不出现,Jomy,我相信凭你自己,你也会很快就成长起来的。”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我一直觉得,你太看得我了,Blue。”Jomy感慨。

“事实证明,我的眼光确实没错。”Blue微微一笑,“正因为找到了你,才会让我能够看到如此美好的世界。不管是缪还是普通人一起为了更好的未来才研发武器,为了互相帮助才使用不同的力量,不论是武器还是能力,为了星球的发展才造就人才,看到这样的世界,不正式因为你吗?Jomy。”

“好肉麻啊。”Jomy洋装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Blue放声笑起来。

Jomy看着愣住了。

很多时候,Blue的笑容中都带着安抚。这像是刻入了他骨子里的一种习惯,无论面对的是谁,他都可以用让人再次获得力量的语言激励对方,都可以用温柔的笑容抚平对方飘摇不定的心。

这是经历了百年,遭遇了无数寻常人不会经历的事情才造就成的性格。

每一次,Jomy只要心情悲伤或者是抑郁的时候,Blue便会开解他,安慰他。

所以,Jomy眼中的Blue基本上很少放任自己的感情流露,或许曾经对于“Terra”的追求对于破灭的现在而言,Blue也很难再有特别激烈的情绪波动了……

在这个“梦中”,他和Blue相处了数个月,Blue还从未像今天这样放肆的大笑过。

这让Jomy忍不住,盯着Blue看起来。

Blue感受到Jomy的视线,重新收敛了笑容,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Jomy,我的脸怎么了吗?”

“没有什么。Blue,你读取我的思想就可以知道了,现在,我愿意的。”Jomy其实也不知道如何三言两语表达那样复杂的心情,所以想要Blue读取他的思想继而可以清晰的理解并感受到。

两人目光对视,碧绿的眼映照着同色的瞳,然后Blue恍然大悟,明白了Jomy的想法。

两人此时走到了过去Physis一直进行占卜的地方,站定的两人互相面对面,Jomy轻轻动了动自己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指:“我能知道你现在很轻松愉快,是不是?”

Blue愣怔片刻,随后向前走了两步,身后的紫色披风拖曳在地,转身之后向Jomy伸出手。

Blue自己造就的能量体依旧穿着战斗服,他的手上早就脱去了本来戴着的防护手套,Jomy望着伸向自己的手,握了上去。

在触碰到那双手掌,肌肤与肌肤相触碰时,Jomy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体温。

“能够和你这样在一起交谈,虽然现在只是能量体,但某种意义上比过去要‘健康’的身体,不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有什么不知足的。”Blue笑得越发柔和,连带握紧了一点手指。“我很珍惜这样的时间,Jomy。”

Jomy整个人一震,却从Blue的话中察觉到了另外一份含义:“这话说得你好像会消失一样……”

“就知道你会知道的。”Blue没有想丝毫隐瞒的肯定了Jomy的话,他收起脸上的笑容,注视Jomy,说着安慰的话,“至少我知道自己目前不会消失。”

也就是说还有可能。

Jomy下意识地握紧了手心里的手掌,手掌以就像本人那样温柔的力道回握,Jomy怔怔的有些不知所措。如果是之前不知道曾经那些事,还是过去那个17岁的Jomy大概会怒气冲冲,不可置信的面对说出那样话的Blue然后质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为什么要说出这样残忍的事实?难道不能让他沉浸在Blue可以存在得更久一点的美好幻想中吗?

可是现在,Jomy做不到那样肆意的发泄自己内心的想法,他知道,不是不可以发泄出来,可是就算说出了一切,又能改变什么呢?

虽然在不论什么时候,Jomy都有一颗叛逆与革命的心,可对于目前Blue的状况,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做到珍惜Blue待在他身边的时间了。

Jomy微微垂下眼帘,掩去碧绿眼眸中的翻江倒海,点了点头,尽量平静地说:“嗯,我感受到了,你在我身边。”

Jomy不知道Blue是否用了能力,是否能够听到他没有说出口的想法。

如果知道,Blue又是否会觉得伤感?

虽然平时两个人相处,Jomy也总会在某些时候由他单方面的和Blue斗嘴那么一两句话,看上去他好像不是多么的喜欢Blue,但其实……在说出这句话后,Jomy想,排除那些问题,在如今不用再担缪的生存,这样平静的在只有两个的人世界相处,他其实感受到的是一份不真实的开心。

按照朋友的说法,可能他是有点蹭得累吧。

不过,每次蹭得累,Blue是完全不会和他计较的,甚至让他更认为自己幼稚的还是个孩子,可是又觉得能够感受到Blue那份宠溺,他幼稚的心甘情愿。

这份心情,Jomy不敢多想。

“为了我对于Terra的一个梦,我想你要求了那么多,让你度过了那样艰难的后来,我什么都看到了,却又什么都无法拯救,只能一步步的看着你最终步入和我一样的终局……”Blue充满歉意的说着,他拉着Jomy满满的踱步到了Physis以前所坐的占卜高台,Jomy默默地听着,“最后的那一刻,我后悔了,Jomy,是我给你带来了那么多麻烦。”

明明是在自己的“梦中”,Jomy觉得感受到了自己扑通扑通不停加快速度跳动的心脏,让他想要急促地喘息。

“你还怨恨我吗?”Blue问。

Jomy眼眶微红,想要哭,明知道是丢脸的行为,却又不想移开和Blue对视的眼睛。

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包含的情感,触动着他的灵魂。

“你这是明知故问。”Jomy想要咬牙切齿地说,可是说出口的语气中更多的反而是委屈。

忽然,他很想把内心,从Blue将记忆分享给他之后一直纠缠在心底的话告诉Blue。

此时,Blue的一只手伸出手,放到Jomy的左脸颊,Jomy从那双眼睛里看到怔怔的自己,听到Blue的声音传到她的心底:“Jomy,我知道的。”

——以及那与他同样想法的情绪。

Jomy整个人完全愣住了。

随后Blue松开握住Jomy手的手,用双臂环住了Jomy,然后用脸颊蹭了蹭Jomy的脸蛋:“Jomy,你知道了吗?”

Jomy开始簌簌发抖起来,因为震惊,因为惊喜,他瞪大眼,从刚才愣怔的状态恢复过来,眼睛都彻底明亮了:“Blue,原来你也是一样的吗。”颤抖的说出并非是疑问的话,这是放下了整颗心般的喟叹。

Jomy直面Blue,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染着歉意与连绵不绝的爱意,如潮水般朝着Jomy扑面而来。

两人身高相仿,面对而立。

Blue靠着Jomy:“Jomy,你确定吗?”

“正如你确定一般确定。”Jomy紧紧地搂着Blue,用无比坚定的声音道。

那一刻,Jomy脸上的笑容回到了17岁这个年纪的年少轻狂。

他的语气无比的确信,确定他对Blue,Blue对他,那是一样的情感。

“我曾经觉得你就是一个孩子,一个需要被指导的孩子。可是在被你的能量包围,温养的那段时光,看着你一点一滴的成长,在痛苦和失去中被迫长大成人,成为缪一族领导者,我开始渐渐的改变了想法。不知不觉间,开始将你视作朋友,视作家人,视作……”两人脸颊贴着脸颊,Blue说话时脸颊会稍稍的震动,这让Jomy觉得真实而温暖。

直到Blue不再言语,Jomy接下了Blue的话述说自己内心的声音:“视作亲密的人。”

曾经的Jomy一开始也将Blue当做过长辈,视作信仰与遥不可及的梦想,可是在漫长的时光中,有时候情感总是变化的奇特而突如其来。

Jomy从Blue传达出的画面中,曾看到悲痛于Blue的死亡,却还要坚强的带领缪走出被屠杀的命运。

虽然是从Blue的视角,但他知道自己内心是那样痛苦,痛苦到想要代替Blue死亡。

如今终于被这个人知道了自己最真实的感情,终于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终于能够有勇气对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

Jomy觉得这一辈子,都知足了吧。

他听到Blue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低喃:“啊,是啊。我早就明白的,我远比自己想象的更想要拥有你的爱。”

Jomy不甘示弱道:“这本来是我想说的,Blue。”

Blue的轻笑声蔓延在空旷的世界。

TBC

评论
热度(7)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