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悟僧痴迷(十诛戮神狩)X戤戮狂狶 秃峦山片段脑洞

“还记得在秃峦山的日子吗?那次……”

“大哥。”

“你叫吾大哥了!哈哈哈哈~吾就知道,我们依然是兄弟。”

“施主,那满身的罪孽,让悟僧忘却吧!”

“你!”

“七重台上,方悟百年痴迷;纵横天下、恣性妄为,最後仍然是空,带走的只有业障。 ”

“你真不肯回头? 不后悔?”

“悟僧已经回头,施主何时回头? ”

“很好!”

身发气劲,戤戮狂狶掌气袭向悟僧。 

戤戮狂狶怒极:“下次见面,就无兄弟情份,哼!”

——————

到头来原来,记得从前一切,珍藏从前一切的只有自己了。戤戮狂狶离开云渡山后冷笑一声,心中却是沉痛。

他一直都将十诛戮神狩当做唯一的兄弟。当听到他为了救他屡屡针对万圣岩,他被囚禁时听闻此事那般的担心于他,到头来,他给了他一句“已经回头”。

呵呵,回头?从何而回?哪般又是头?

他戤戮狂狶不需要回头,一切都是他自己掌握在手中,他不曾后悔,也不会后悔。

——————

“大哥。”年轻人手里拎着两坛酒,出现在戤戮狂狶的身后。

戤戮狂狶坐在山岩上,风吹起身上穿着的袍子,听到身后兄弟的声音回头,看到两坛好酒,眼睛一亮:“哈哈哈哈哈~刚才打了一架,吾正想着喝点什么畅快畅快,吾就知道你就懂我的心。你说离开一下,吾还想是去做什么呢。”

彼时还是留着长发的十诛戮神狩微微扯了扯嘴角,虽然平时不苟言笑,却也是在这种轻松的时候放松了不少。他将一瓶酒递给戤戮狂狶,然后坐下。

戤戮狂狶拿到酒,拔掉酒塞,仰头便喝,肆意地举动小半的酒从酒坛中落到衣服的毛领上。

“大哥,十诛确实有话想说。”十诛戮神狩突然道。

“什么?”戤戮狂狶放下就酒坛,那时候他也还年轻着,没有大把的胡须,一张脸不张狂时显得格外骇人,但是在自家兄弟的面前,整个脸上的眉眼都软化了不少。

“杀人的痛快,千里独行的自在,跟着大哥后让小弟明白,不与天争,不与天抗,跟随着世间的法则所能感受到的只不过是孱弱无力的挣扎,肆意纵横天下,以自己意志,自我逍遥才是真正的快活。”

戤戮狂狶狠狠拍了拍十诛戮神狩的肩膀,畅快道:“好好好!吾喜欢听你说这些话。依性而为,依心而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依性而为,依心而行……”十诛戮神狩喃喃道,他的眼眸深沉如幽潭,“既然如此,除了喝酒,今天我还有一件事想做。”

“嗯?什么?”

戤戮狂狶又喝了一大口酒,正吞下烈酒,放下酒坛反问之际突然感受到身边之人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然后拿走了他手里的酒坛,以为是十诛想要做什么,还没问出口就看到十诛灌下一大口酒然后凑上来吻上了他。

浓烈的酒香不似刚才只有单纯的酒味,仿佛还混合着身旁之人的气息。

戤戮狂狶一个愣神间,差点被十诛戮神狩攻城略地,幸而他很快回神,没有过来思考,更是直接的猛烈回击起来。

激烈地亲吻像是平时杀人夺物时不遗余力的争夺,但却有留存着一点只对兄弟的温情。

停止亲吻的那刻,戤戮狂狶仰头大笑,而后道:“吾弟,怪不得你对女人毫无反应。”

“是啊,只对大哥。”十诛戮神狩将戤戮狂狶的手放到自己已经有了反应的下半身,平时怒目而视的脸憋得有些红,嘴角带上一点邪气的弧度。

戤戮狂狶没有拒绝十诛戮神狩的欲望,反而极为顺遂的帮着小弟纾解:“小弟,你这又是选了一条恣意妄为的路哦。”

“跟着大哥,我不悔。”

“是吾的好兄弟!哈哈哈哈哈~来,大哥帮你!”

有违人常,随性而为。

戤戮狂狶当时知道自己对小弟并不是那种噶意,可还是随了十诛的心思。

现在想来,当十诛戮神狩变成悟僧痴迷,说出“悟僧已经回头,施主何时回头? ”时,他才明了,他早就对十诛有意,然而好似一切都太晚。

——跟着大哥,我不悔。

这句话真是讽刺。

下次见面,再无兄弟情份,他也不会让这颗心搅糊了好不容易重新得到的自由。

==========

后记:看了霹雳谜城04时候看到戤戮狂狶说到秃峦山那次的时候忍不住脑洞了一下……两人的偶我实在不噶意,但耐不住脑洞突现。霹雳的同人我竟然是以这对CP开篇,自己都没想到……

估计也没有道友会看到,所以随意的写了点,性格方面因为还没看到以后悟僧假意回到戤戮狂狶身边的片段,不知道相处是否崩,所以先这样吧。

写的时候被自己的脑洞以及两人偶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只能脑补的时候尽量美化曾经百年前的两只,我尽力了。

评论(4)
热度(3)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