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命题壹:变心

CP:尊礼尊

(一)

“宗像,你喜欢什么动物?”

传闻中与Scepter4的青王宗像礼司常年互相看不惯,势不两立的HOMRA的赤王周防尊,此刻正懒洋洋地趴在将他囚禁起来的监狱的唯一一张床上。他挑眉看向难得进来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坐在床沿,还惬意地手拿一本书,似乎看地很认真的宗像。

男子穿着一身青灰色浴衣,头发有些微湿的柔顺地垂落,低下头看书的时候,将姣好白皙的颈部展露无疑。

一看就是刚沐浴好就过来了。

 

对于周防突如其来的提问,宗像闻声抬头。此时的月光正好从床顶上方的窗户外投射进来,洋洋洒洒的月晖落在两人身上,仿佛一汪温柔的池水将两人相对时每次都剑拔弩张的气氛融合成了微妙的柔和。

“要说喜欢的动物,大概是猫吧。

……不知赤王周防尊问这个问题有何用意?”

宗像的嘴角勾勒地淡淡微笑,声音听起来并没有不快。

在月光的掩映下,宗像本就白皙的肌肤更是给人一种透明的错觉。

周防翻了个身,侧躺着,单手撑着脑袋,轻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真是符合你性格的喜好。”

“——只是觉得在这里略微有些无聊了。”

“哦呀,您竟然也会觉得无聊。”

宗像含着笑意的感叹,听在周防耳中有些微妙。

“哼,你不是很忙吗?难道想通了,打算二十四小时都看守着我?”

——哗啦。

纸页清脆地翻动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宗像的手指松开纸张,抬手推了推眼镜,遮住一半脸庞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晦暗难明。

“您不要误会。今夜只是正好空闲下来罢了,毕竟我并不想一觉醒来看到这里变成一片灰烬。”

“哼——”

周防的嘴角牵起满是嘲讽的微笑。

 

想找个人说说话的难得的兴致来得快去得也快。周防又翻了个身,双手懒洋洋地垫在脑后,慢慢地将看着宗像的视线移回空无一物只是一片灰暗的监狱上方。

宗像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闭起眼睛,从他见到这个人开始似乎就在抑制某种破坏的冲动,显得异常倦怠的红发男人。

其实谁都知道——

宗像礼司和周防尊两个人都知道——

两人这样平静的如同虚幻般的相处,或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二)

那天之后过了四天,在周防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掉落引发灾难之前,周防被宗像斩杀。

 

(三)

在赤王周防尊掉剑死亡之前,发生了一个让人“铭记于心”的小插曲。

谁也没想到Scepter4有冰山美人之称的副长淡岛世理会将一只看上去就是即将老死的老猫带回屯所。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世理酱喜欢猫咪……”训练的休息时间里,坐在到场角落的日高对榎本悄声说。

榎本脸上的笑无奈极了。他相信,所有人都不会想到淡岛会喜欢猫咪,不,应该说,眼前这个背对着他们,此刻端正地跪坐在前方,逗弄着猫咪的女性会是那个两分钟前还散发着凛然气魄,统治着这里近一百名男性的副长。

 

“哦呀,淡岛君你果然也是个普通的女性呢。”

到场内的所有队员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便立刻站了起来,躬身迎来首领的到来。

“——室长!”

宗像礼司来的悄无声息。淡岛在看到突然出现的男子时,慌乱一闪而逝,随即动作轻柔地将猫咪放在榻榻米上,而后站起身,躬身迎接。

“室长,您到这里来——”

原先露出疲惫神情的人神情严肃,个个神经紧绷地看着面前这个难得一次会来屯所的道场巡视的室长,然后还没调整刚才被惊吓的心情,再看到接下来的画面后,齐齐倒抽了一口气。

淡岛突然的噤声也源于此。

那只之前一直被淡岛抱在怀里,懒洋洋地一动都不愿动的老猫在见到宗像之后,竟然不知何时,走到了宗像的脚边。

老猫虽没有做出撒娇的行为,但那足以让人觉得不平凡,富有如人一般智慧的行为便是让所有人都惊讶的源头。

只见老猫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凝视着将目光看向他的宗像。在一人一猫视线相交的时候,老猫的气势居然一点都不弱于青王宗像礼司。

 

“室、室长将那只老猫抱回去了!”

“那只老猫居然乖乖地待在室长的怀里!”

“真是不敢相信!”

“其实我之前一直听说过,不要说是人,就连动物都很怕室长的。”

“啧,真烦。”

“肃静!”

听到淡岛凛然的斥责,所有正在窃窃私语的队员们都慌忙地站好。

“休息时间结束,开始下一轮训练。”

“是!”

 

其实淡岛又何尝不惊讶。动物害怕室长的传闻,她也有所耳闻。以前也有队员将某些小动物带到过Scrpter4来,但如果那时宗像正巧出现的话,有些弱小的动物还会瑟瑟发抖,对宗像有多远躲多远。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只被她从路边捡回来已是垂垂老矣,似乎随时都会死亡的老猫,却摆出一副和宗像同等架势的姿态,毫无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就像是与青王宗像礼司一样——

——亦是一位王者。

淡岛觉得这样的想法甚是可笑,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脑海,再次看向挥刀的队员们时,眼神已恢复了凌厉。

 

(四)

“哼。带一只猫来这里……宗像,难道说这只猫拥有异能,所以你这是需要管理一只猫的户籍吗?”

周防双腿交叠地坐在床上,背靠着冷硬的监狱墙壁上,

“哦呀,周防,原来您知道我的职务吗?还真是让我惊讶呢。——不过,要让您失望了,这只是一只普通——不,或许还是有些异常的。”

宗像并没有忽略。来到这个空间之时,怀中这只之前一直都懒洋洋的老猫,有一瞬间浑身肌肉的紧绷状态。

即使只是一瞬,宗像也捕捉到了。

不过,也或许是因为赤王周防尊本身已经有些压抑不住的破坏欲所致。

谁知道呢。

 

“周防,我这是来这里,是想提醒你——”

对于宗像的话,周防一句都没听进去。

除了他本身对宗像这些表里不一的说法方式厌恶至极之外,还有那老猫盯着他的视线也着实让他有些恼火。周防总觉得那老猫的眼睛并不像是动物,有些像是野兽,又有些诡异的熟悉。

“宗像,你这只猫是从哪里弄来的?”

对于突然被打断说辞,宗像并未有丝毫不快。反而是周防有些恼怒的神情让他觉得有些愉悦。

“是淡岛君捡到的。这是第一次,我竟然被动物接近呢。”

宗像的手轻轻地顺着老猫有些营养不良的猫毛,在低头看向怀中老猫之时,端正的薄唇弯起一个微笑。

这个穿着蓝色制服,一向让人觉得深不可测的男人,此刻的微笑倒是比以前任何一次要来的让周防觉得舒服。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却更加烦躁起来。

 

在与周防互相凝视了一阵子之后,老猫收回了目光,慵懒地合上眼,似乎将周防这个人视作了空气。它姿态舒适地蜷缩着尾巴,窝在宗像的臂膀里,仿佛异常享受这样的状态。

如果淡岛在的话,就会发现,此时这只老猫远比在她身边的时候要轻松惬意的多,仿佛宗像的臂怀是它生存已久的世界,长长久久,直至永恒。

 

“哦呀,周防,您似乎很不爽呢。”

宗像说着走到了周防的床边,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周防突然抬起腿,跨下床。宗像抬眼看向气势凌人,与他面对面,近在咫尺地面容,嘴角浮现颇为玩味的微笑。

“赤王周防尊,您能告诉我,是什么事情让您不开心吗?”

“……哼,当然是你。”周防满是不耐烦地逼视着宗像,“宗像,仅仅是你的存在,就让我觉得很烦躁。”

“哦呀,那还真是荣幸。”

无视周防恼怒地目光,宗像淡淡地微笑着。

周防感觉得出,宗像脸上明明与平时别无二致的微笑,确实透着隐隐的真实的愉悦。

 

“不过——”

宗像刚才停止的手,再次抚摸起怀中老猫的背脊。他能感觉到手掌下老猫那毫无生气的身躯在尽可能的抑制颤抖。并不是因为对王本身的气势而本能产生的畏惧,而是因为其身躯已经老朽,行将就木罢了。

“我看令您烦躁的最大原因,是它吧。”

“哼,一只猫。……还是一只快要死掉的猫,我为何要因为它烦躁。”

刚才站起来之后与宗像的对视似乎已经消耗完了周防这两天在监狱中积攒的所有的体力。他再次坐回床上,不再看着宗像,姿态颓丧,目光空洞地看向牢狱的大门。

“嗯……为什么呢?”

宗像踱步走向门口,再走到门口之际,回头看向周防。

“既然您也说它是一只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猫,那想必您也应该明白……所谓死亡之后,就什么都不会再拥有了呢。”

“宗像——”

对于周防拖长了音调叫自己名字的方式,宗像早已习惯。他也知道,周防尊接下来将会给他一个什么回答。

“至少我知道,能让Scepter4的青王宗像礼司困扰的,目前只有我一个人。”

宗像不置可否地微笑。然后他不再做停留,打开牢狱的门,转身离去。

 

老猫的死不会让宗像礼司困扰。

甚至,在老猫死亡之时,宗像礼司也不会有一丝悲伤。

但——

赤王周防尊的死,却会让宗像礼司困扰。

甚至,这辈子,都会铭记这份困扰。

又或许,困扰其实不是单纯的困扰……

说到底,能让宗像礼司做了那么多事,说了那么多话,到最后却只是徒劳,毫无回报,甚至还让自己失去了一位友人的,也就只有周防尊一人。

 

(五)

在周防尊掉剑之后不久,那只本就命不久矣的老猫很快也走了。老猫去世的那天,就如同周防被宗像斩杀的那天一般,天空飘起了雪花。

宗像将老猫的尸体埋在了屯所的一棵樱花树下。

——啪嗒。

不堪积雪重负的樱花树的枯枝缓缓弯折,大片积雪最终从枝头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室长,它在您怀里死亡时,一定很满足。”

或许是难得小女儿情怀作祟,脱口而出之时,淡岛想收回也已经晚了。但她并不后悔说出这句话,因为这是事实。就连伏见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老猫待在室长身边的时候,与待在别人身边的时候,气息是全然不同的。

虽然不改其懒洋洋地如同那前赤王周防尊给人感觉的作风,在别人的身边时,是毫无生气的,像是尸体一般地状态。但一旦在宗像怀中时,却是实实在在的享受,满足地享受着。

 

“淡岛君,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灵魂附身一说吗?”

一阵冗长的,甚至让淡岛产生自己可能说错话了的想法的沉默过后,宗像突然开口如此问。

对于突然提出这种问题的宗像室长,淡岛觉得一定是有深意的。排除一切干扰的思绪,在又是片刻的寂静之后,安静的空气中传来女子的回答。

“我并不相信。”

宗像嘴角勾起不置可否地微笑。

雪花不知何时突然停下,太阳不知何时突然从云层中探出头,宗像抬头看向碧蓝的天空,在太阳光下微微狭起眼。

隐约间,他看到了自己头顶上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的,似乎慢慢从剑柄处开始碎裂的见状结晶体“达摩克利斯之剑”。那指向自己的剑刃依旧足以让人产生恐惧与敬畏。

“——我倒是相信的。”

淡岛听到宗像似乎说了什么,但宗像说地太轻,并未听清的淡岛反射性的想询问之时,宗像已经转身向前方走去。

 

“淡岛君,今天的天气不错呢。”

“是的,室长。”

“关于HOMRA前赤王周防尊的事件既然已经处理完毕,前段时间大家精神都太紧绷了,今天就放全体队员一天的假期,好好休息去吧。”

“——是,室长。……那您?”

“我吗?关于一些后续报告还要完成,所以我并没有假期。还真是遗憾。”

宗像继续向前走着,声音也开始有些飘渺。就在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淡岛视线所及的转弯处时——“淡岛君,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就算我也将面临周防尊那样的局面,我也相信,吾等Scepter4的未来绝对毫无阴霾。”

当声音传入淡岛的耳中时,宗像的身影早已不见。

淡岛终于缓缓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然后抬头亦望向青空。

青王宗像礼司。

他们的室长。

他的存在,即使总有一天也将面临死亡与毁灭,但,在那之前,他一定从无后悔。

 

(六)

拥抱自己的男子的身躯果然如想象中单薄纤细。但就是这样一具身体,却潜藏着与他对等的无比巨大的王之力。

应该是温暖的,但似乎是冰雪融入了骨子里,周防觉得宗像的身体从内而外的散发着透骨的冷。大概是因为拥抱的姿势,又或许是因为失去了达摩克利斯之剑,不再拥有王位的关系,他也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

——宗像,真是抱歉啊。

——如再有机会,真想好好感受一下……你真正的,温暖的怀抱。

就如同,那只在你怀中蜷缩着的,如同找到了永恒的归宿的——

老猫一般。

评论
热度(4)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