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Chapter.2 机器与人

Chapter.2 机器与人

“钱伯,我不会再回银河同盟了。”雷德坐在床沿,那过去清澈的少年声音转变为带着点低沉的男声缓缓地在空气中漾开。

雷德用的是地球语,也变相的表明了他内心的坚定。

从雷德将钱伯带回自己的房间后,钱伯便只是安静而身姿笔挺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他可能是在分析从支援战斗和生命维持的人工智能如今变成拟人体后,身体和能力方面的变化;亦或者是在分析作为拟人体,今后能做什么。

静默片刻后,只听钱伯也用标准而略显平直语调的地球语道:“就目前情况而言,本机赞成阁下的判断。”与还是庞大机体时和之前还未苏醒时夹杂的电子音不同,现下,钱伯的声音除了缺少起伏,少了点感情之外,与人类的无异。

“如果银河同盟来到这里会怎么样?”

雷德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出此一问,他并非胆小怕事之人,反而如要牺牲自己可以换取想要守护之物的和平,那他是甘之如饴的。然而,也正因此,如今的雷德唯一害怕的,正是——怕银河同盟就此会毁了伽尔冈蒂亚的这份平静与安宁。

如今的他,根本没有与银河联盟对抗的能力,哪怕万分之一也无。只要一想到这一点,雷德就无法放松下来,身心都在战栗。

“否定。”钱伯用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道,“强袭者并未向也无法向银河同盟汇报地球的现状,银河同盟对此并不知情,没有来到这里的概率可能。”

雷德微微瞪大了眼睛,但他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他整个人彻底地放松了下来,不一会儿,脸上乍现一抹笑容,将这些年愈发冷冽的五官融化成一汪春水。

那是绝对真诚与绝对信任的微笑。

“钱伯,谢谢你。”

“我是机师支援启发界面系统,为阁下的疑问提供分析是必要的。”说完,钱伯歪着头,这是一个不太符合他风格的姿势。“并不需要阁下的感谢。”

雷德被感染似地也歪了头,有趣地双手环胸道:“钱伯,你这个动作是……是在学习人类?”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可爱”这个词逗笑,雷德不禁笑了出来。

钱伯摆正了脑袋,学起了雷德,亦双手环胸:“虽然本机与人类仍有很大差异,但和过去作为MACHINE CALIBER差异更大,是以应该学习着如何更好的利用目前的身体。”

这么说确实有些道理。

更何况,很多时候钱伯说的话,都是分析了所有情况下得出的最佳答案。

如此想着,雷德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这些年他已经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这个时间段以往的他早就进入了梦乡,如今心神都放松下来,难免更觉疲惫。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让他精神一震:“钱伯,三年前,你说我的心理适应性不符合士兵的条件,剥夺了我的军籍……所以,你以后也没必要称呼我少尉了。”

“……”

钱伯沉默地望着雷德。

“以后你并不需要为我的存在而存在,以后——钱伯,以后你就为你自己而存在吧。”雷德用不轻不重的音量说着,但那仿佛要将所说的话,印刻在钱伯心脏处的终端芯片上的气势却让钱伯再次沉默了。

但这次的沉默仅仅只是几秒。

“阁下既已被剥夺军籍,也就并没有命令本机的权限。”

雷德撑在身体两侧的双掌悄然紧握,苦笑道:“并不是命令,……这是作为朋友,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

这三年,他一直都记得钱伯最后说的那些话,也正是因为那些话,让他隐隐觉得到了那一刻……钱伯可能获得了人类的思想和——心。

不再是死板的、无情的,只知道以程序解析一切的机器。不,或许,从来到伽尔冈蒂亚后,钱伯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AI了。

雷德呼出一口气,继续极为有耐心地说道:“三年前,你已经帮我排除了强袭者这个最后的障碍,至此,你的任务早就完成了。如今,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在伽尔冈蒂亚的生活便可。”

过去,在刚来到伽尔冈蒂亚的时候,他就像一个一无所知的新生儿,钱伯就如老师,一点点的将吸收的知识教授给他。而这次,就由他来将以前钱伯给予他的恩情还与他。

“发言意义不明。”钱伯终于不在沉默,“本机请求——雷德阁下的支持。”

钱伯的眼睛清澈无波,其中倒映着雷德认真的面容。

不知为何,雷德的心脏像是被一根细针扎了一下,有些疼。

“当然。”雷德果断地站起身,走上前一步,笑着扬言,“以后我会慢慢教你,现在的你可以做什么。还有,钱伯,你也可以自行判断,愿不愿意做。”

钱伯在雷德站起来的时候,也站了起来。他两手垂在身侧,一副乖乖听从指示的模样。却不想,雷德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睡觉吗?钱伯。”

“本机并不需要睡眠这种人类固有的形式来维持身体运转。”

“你不睡觉的话,至少陪在我身边吧。”不等钱伯开口,雷德也不觉得刚才自己说的话太过暧昧,又道,“这不是命令,我只是有些……不安。”

“……不安?”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次钱伯少有的提出疑问。

钱伯发现他开始无法理解面前这位年轻的前士兵的所思所想了。他开始产生了靠程序都无法解答的疑惑,开始想要从面前的这位阁下身上得到答案。而他也知道,这份肯定真的很没来由——这位阁下一定会给予他答案。

雷德将钱伯又按到椅子上坐好,有些别扭的没看钱伯,咕哝道:“我在想,这是不是只是我的一场梦……”

“否定。梦是一种主体经验,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影像、声音、思考或感觉,通常是非自愿的。”钱伯用最正统的方式解释道,“阁下现在是清醒的。”

雷德忍俊不禁,感叹道:“果然是钱伯。”

“肯定。虽然承载人工智能钱伯的机体有了变化,但本质上依旧是机师支援启发界面系统人工智能钱伯。”

听着钱伯细致的解答,雷德扶额,他忽然有些头疼起来。

还真破坏气氛的回应方式。

不过,这不就是钱伯固有的样子吗。

真是怀念至极。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模一样,未曾变过。

只是这么一想,那——原本因为钱伯的毁灭而似有股股寒冷吹过的心脏终于渐渐温暖起来。

 

雷德洗完澡出来后,发现钱伯正在房内走动,四处打量着房间内的布置。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雷德出来之前还想着或许会看到钱伯依旧不动如山地坐在椅子上呢。

“钱伯,你也去洗个澡吧。”

这几年皮尼恩开发了一种新型的过滤机器,使得海水能被完美的过滤,甚至能作为饮用水来饮用。这也使得伽尔冈蒂亚上的水源不再像以前那样紧缺,毕竟如今地球的海水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雷德出来的时候,钱伯就立正站定注视着他:“了解。”虽然他是机器人,但外表,乃至身体内的大部分构造实则和人类并无多大不同。这就是银河同盟的技术。

钱伯双手接过雷德递给他的睡衣,嘀咕道:“洗澡是清除身体污垢,消除疲劳,舒筋活血,改善睡眠等有益身体的一种形式。”

雷德目送着钱伯走入浴室,然后坐在床上,静静地用干毛巾擦着头发。

钱伯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在昏黄的灯光下,雷德正往下一点一点的脑袋,头发也未干,双手抓着毛巾几乎只是下意识地擦着。

蓝色的毛巾包裹着柔软的白发,遮住了雷德大半的侧脸,发出悉索地揉搓头发声。

洗发露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伴随着从窗外吹进来的海上夜风,揉碎了过去的所有苦与劫,终于化作了现今这份安逸与自在。

钱伯悄无声息地走到雷德的身前时,雷德已经一动不动了。蹲下身,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雷德闭着眼,近乎已经陷入睡眠状态的脸庞。

钱伯觉得有些奇怪。照理说,他应该叫醒少尉——雷德,告诉他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放松警惕心,而且要让他擦干头发再睡觉,毕竟头发湿着对脑部并没有任何益处。可不知为何,他却不想打破这份宁静。

钱伯认真端详了雷德半晌之后,雷德的身体突然一抖,猛地惊醒,睁开了眼。两人此时瞳孔中的对方近在咫尺,雷德愣了愣,呢喃道:“钱伯……你出来了啊。果然不是梦……”语毕,他困顿地揉了揉眼睛,一面抱歉,一面拉起了钱伯:“我不小心睡着了。”

钱伯坐到雷德的身边,对于雷德第二次发出这样意味的话,钱伯这次没有再做出对“梦”这个字的注释。他用仿若能安抚所有不安定因素的沉稳声音,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现在就在阁下的身边,并非梦。”说完,他动作自然地拿过雷德手里的毛巾,帮雷德擦起了头发。

好久没有如此安心的感觉了。

心间一块干涸之地一点点被落下的雨水灌溉,冒出小小的翠绿嫩芽。

恍惚间,雷德发现,其实以前很多时候,钱伯就照顾了他很多地方。以前的他,除了战斗,对大多是武斗一无所知,除了依靠钱伯,还是依靠钱伯。甚至到了最后,更是“牺牲”了钱伯换来了自身的自由。

这三年在伽尔冈蒂亚的生活,雷德确实非常开心,那种纯粹的欢喜是任何地方都无法拥有的。但同时,也每每因想到钱伯而觉得得来这样幸福的自己——实在是卑鄙得很。

“滴答。”

冰凉的水滴落在雷德手背上。

雷德忽然睁开昏昏欲睡的双眼,面无表情地一把抢过了钱伯手里的毛巾,转而帮钱伯擦起了他湿漉漉的头发。

钱伯温顺地低着头,发出疑问:“行为意义不明。”

“那你刚才的行为意义又是什么?”

“数据不足,无法得出结论。”

“条件反射?”

“推测。身体在自主学习人类的行为模式。”可能钱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中带着点他自身都无法肯定的不确定性。

“钱伯,我还有事想问你。”经过刚才一事,雷德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的手指穿过钱伯柔顺的发丝,“关于你这个身体的来历,你知道吗?”

“这属于机密情报,需要——”话说到一半,钱伯自己停了下来。

雷德接口道:“这次不需要确认指挥权了?”要是真的需要,被钱伯解除了军籍的他,暂时还真的没办法让钱伯执行这个命令。

“不需要。我和阁下已经脱离银河同盟,无须再遵守这些规定。”

雷德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钱伯会说出这样极为人性化的话。不过,想想又觉得理当如此。端正的嘴角微微翘起。

感觉钱伯的头发干得差不多了,雷德站起身将毛巾搭在了椅背上,随后重新坐回床上,沉下心,听起了钱伯叙述这拟人体的来历。

 

每一个机师支援启发界面系统的人工智能其实都拥有另外一个拟人体。拟人体不仅能让人工智能的智力发挥达到200%,而且之后更会开始朝着人类进化。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最终会成为堪比真正意义上人类的新人类。唯一的弊端,就是在攻击性能上与机甲相比还是要逊色不少。

对于制造出拟人体这一点,银河同盟的上层并没有告知驾驶员。就连那些比雷德拥有更高军籍的军官们也是不知道的。

装载在机甲上的人工智能起初也无法知晓这一点。只有在将终端芯片装入拟人体心脏,苏醒的那一刹那才会解析到这个机密情报。

至于为何会制造出拟人体,当然不可能是银河同盟的一时的恶趣味,只因他们已经开始否定——士兵操控支援启发界面系统能发挥其最大效用——这点。他们产生了,让拥有人工智能的拟人体控制支援启发界面系统,以此消灭希迪尔斯的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直到雷德来到伽尔冈蒂亚之前都还封存着。

而一旦有人工智能毁灭,银河同盟便会将其对应编号的拟人体随机抛入一个黑洞中。照理说,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视界逃脱的天体,进入黑洞的东西根本没有脱离黑洞的可能,所以根本不会有人想到雷德和库格尔会通过黑洞回到这颗翠星上。

银河同盟理所当然的以为,拟人体进入黑洞只剩下覆灭一途,却不曾想到会有“穿越”这种情况的发生。

只能说,科技和智力两厢都到达了一定的顶点,不可避免变得妄自尊大。

关于拟人体,还有一点也不得不说。每一具拟人体都只是为了最初设定的终端芯片而存在的,所以如果没有终端芯片启动了空白程序,那最终迎来的只会是一场自爆。

也幸好雷德之前并没有犹豫。否则,整个伽尔冈蒂亚可能都会就此消亡。

“那时候拟人体开口说话,是因为终端通讯吧。”

“肯定。”

银河同盟……究竟还有多少科技是他们这些士兵所不知道的呢。感叹着,疲惫不由得又一次席卷上来。闭上眼,雷德顺势向后倒去。

对于世界,还真是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渺小和无知啊。

心情有些低落的雷德感知到身边的位置也凹陷了下去,他微微睁眼,看向身边,钱伯侧着头也看了过来,面面相觑间,他有些漏气的心间又一次填上了充实的东西。

雷德轻声道:“钱伯,晚安。”说完,他看了钱伯一会儿,却没有得来回应,有些失望地闭上眼。片刻后,除了疲倦和安心包围的雷德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到雷德再次闭上眼,呼吸逐渐平稳之后,钱伯才几不可闻地说:“晚安是为晚上,同意。……雷德,晚安。”

 

艾米一大早就从皮尼恩那里听到了钱伯复活的消息,正当她兴奋地前往雷德房间的房门口,路过窗边,看到那一幕时,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

从东方渐渐升起太阳照进没有多少家具的房间里。

黑发男子穿着伽尔冈蒂亚上的服饰,岿然不动地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凝视着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雷德,仿佛一座最坚实的堡垒,毫无撼动的可能。

细小的微尘在斜照的阳光下旋转,浮于两人周身。

艾米双手背后,脸上勾勒出一个恬静的笑容。她并不想打扰这样美好的时刻,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双清澈的碧绿眸子朝她射了过来,俨然是发现了她。

——啊,被发现了。

艾米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钱伯分析了目前拥有的人类的资料,得出了一个属于早晨的表达有好的方式,于是他机械地向艾米摆了摆手,放轻声音:“早安,艾米。”

突然被钱伯这样用人类的方式打招呼,艾米差点惊呼出声,幸好她赶紧捂住了嘴,深呼吸了几次,平稳下来之后才轻轻地对钱伯道:“早安,钱伯……雷德。”原来,在他们打招呼的时候,雷德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早安,艾米。”说完之后,雷德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惊慌地连忙抬头。当他看向坐在身前的人影,发现钱伯果然还在时,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但他表面上却是极为淡定地对钱伯颔首。

“早安,雷德。”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熟练多了。语气少了一点机械感,钱伯向雷德打了招呼。

雷德的脸上浮现明朗的笑容,如窗外明媚的阳光:“早安,钱伯。”

评论
热度(4)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