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Chapter.1拟人体

Chapter.1拟人体

“皮尼恩,你这次又捡到什么东西了?”贝洛兹扶着额头。

自从三年前皮尼恩从钱伯同胞那里学习了一点新技术归来后,就常常设计和制造一些新的兵器。可往往有些无需人操作,自动搜索物品的新元博尔在打捞东西的时候,会专注打捞出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千奇百怪,也毫无用处的东西。

当然这些过去科技的产物船团们也都有好好保存着,甚至还为它们专门空出了一个船仓库。

皮尼恩蹲着身体,目光深沉地望着一个被白布盖着的物体。他后知后觉地听到贝洛兹的声音,抬头,然后皱眉不满道:“我不是叫你把雷德也叫来吗?”

“雷德正忙着和贝贝尔交流关于宇宙的某些知识,小孩子们都喜欢听那些话题……”说是这么说,但其实这是贝洛兹有意为之。谁让刚才皮尼恩用通讯器喊她过来的时候,用了那种欠揍的神神秘秘的态度。贝洛兹就是看不惯这家伙无论过去多少年都自大到不行的态度,故意没有将这件事的重要性和雷德说明。

当皮尼恩啧了一声,摆出一脸“你会后悔的”的神情掀开白布后,贝洛兹完全呆愣住了。她看到了绝对不曾设想过的东西——不,不应该称为东西——那分明,就是一个人。

拥有着不健康的白色肤色的男性闭着眼睛,以一种肃穆的姿态出现在贝洛兹的眼中。但这并非是让贝洛兹真正惊呆的原因,大部分的震惊都源于那人身上穿着的制服,那眼熟的款式和颜色,分明是三年前雷德刚来到伽尔冈蒂亚时所穿的军服。

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躺在地上,湿漉漉的头发还挂着不久前从水里捞出来时的水珠。“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


“雷德!你等等我!”刚送完物品的艾米跟在奔跑的雷德身后。

雷德听到艾米的声音,回头,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

“我听贝洛兹说皮尼恩这次打捞出了不得了的东西。”

“是的。”雷德点头。在艾米跟上来的时候,他又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艾米赶着加快速度跟上,边跑边露出朝气十足的笑容:“雷德!看我们谁先到达那里吧!”

“艾米,这不公平,你是女生。”

“不要小看我!”说话间,艾米就超过了雷德,跑到了他的前头,回头洋洋得意道,“怎么样啊!?”

雷德心生无奈,脸上却不禁勾起笑容:“来吧!艾米!”


从当初钱伯与强袭者同归于尽已经过去三年。

在这三年间,雷德早已褪去了少年稚嫩的外表,有了巨大的成长。原本肉肉的脸蛋在时间中变得棱角分明,可爱的帅气变成了英挺的帅气,身高拔高了很多的同时,肤色也晒黑了一点。不过相较于艾米等从小生活在伽尔冈蒂亚上的原住民,还是比不了的。


“皮尼恩,你打捞到了什么东西?”雷德一赶到打捞现场便迫不及待地问皮尼恩。

艾米走到贝洛兹身边,推了推贝洛兹。

贝洛兹回过神,一眼先注意到了雷德正要掀开那重新盖起来的白布,在心中吐槽皮尼恩的故作神秘时,对艾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艾米疑惑地看着贝洛兹,贝洛兹又指了指雷德所站的位置,艾米又疑惑地看向似乎即将发生什么大事的现场。

当布料下的人一点点展现全貌,进入雷德的视线中,雷德露出了这些年少见的目瞪口呆的表情。

“啊——!”艾米刚发出惊呼便识趣地捂住了嘴巴。

“雷德,他穿着的衣服和三年前你来伽尔冈蒂亚时一模一样,我想你或许认识他。”皮尼恩观察着雷德神情,说道。

雷德有些恍惚地摇摇头:“我不认识他。”……他以为再也不会和银河同盟扯上关系了,他以为就此会永远脱离那个地方了……生活在伽尔冈蒂亚的三年,是他这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可,难道这一切即将被打破吗?

看到只属于银河同盟的制服,雷德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再出现银河同盟之人的身影,那这样和平的生活是否会就此消失……这是从前身为少尉的他从未有过的软弱心态,与这种心态一并产生的还有对自己这份懦弱的深深自嘲。

“喂,你在想什么呢?我觉得你们的认知错误了。”皮尼恩高亢的声音打断了雷德混乱的思维,他有些怔愣地看向靠着一架元博尔的皮尼恩。

与此同时,贝洛兹和艾米以及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皮尼恩的身上。

“他和以前那个破铁皮是一样的品种哦。”皮尼恩摸着下巴嘀咕,“品种,可以用这种词形容吗?”

“皮尼恩!”雷德愣了一愣继而大喊了一声皮尼恩的名字,惊得皮尼恩差点跳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皮尼恩抚了抚重新胸口回落的心脏,接着仿佛他才是地上躺着的“人”的制造者似的,洋洋自得地解释道:“我是说,这家伙也是机器人啦。”顿了顿,在吊足了胃口之后,他继续说:“不过我现在还没研究出来到底哪里是启动开关,等我再研究研究再说吧。”

“我和你一起。”雷德板着脸,严肃道。

这样近乎和三年前刚来伽尔冈蒂亚时相差无几的军人式姿态,让站在旁边的艾米愣了片刻,直到一边的贝洛兹拉了拉艾米的手,才让她回神。

贝洛兹无声地示意她要不要离开。

艾米连忙点头。

在远离了两个认真研究所谓机器人的男人后,贝洛兹忽然感慨道:“果然认真的男人很帅呢,是吧?艾米。”

艾米当然知道贝洛兹寓意为何,也不害羞,笑着点头肯定:“嗯,是啊。”


“雷德,你在那银什么同什么盟的地方没有见过这样的机器人吗?”皮尼恩之前几乎将这个机器人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更是连男人的领域都没有放过,可还是没发现任何与开关有关的因素。这着实让他感到了挫败。

“确实没有。”

对于这一点,雷德是异常肯定的。

“那就奇了怪了。”皮尼恩摸了摸黑发机器人的头发,“哎哟,这头发简直比女人的头发质感还要好啊!雷德你要摸摸看吗?”

雷德想说不用了,但手却不听使唤,被牵引了似地伸向了机器人的头部。然而,就在他触碰到机器人头部的瞬间,一直固定在腰间的通讯终端蓦地发出了嘈杂的电子音。愣神不过瞬息之间,雷德便迅速地拿出了腰包内的通讯终端。

“机体编号K6821拟人体,即将重新启动,请问是否启动空白程序?”躺在地上,外表和人无异的黑发男子突然启唇道。

说话间,他依然紧闭着眼。

熟悉无比的声音狠狠地击中了雷德的心脏。

呆若木鸡了一秒的皮尼恩瞬间跳将起来,激动地喊道:“靠!说话了!雷德!真的说话了!早知道就让你早点摸他的脑袋了!”一面兴奋的大声地说着话,一面想着:让贝洛兹那群家伙再敢嘲笑他新造的元博尔只会打捞废品!这不现在打捞上来的可是一个不亚于铁皮的家伙啊!

“呀呼——!”皮尼恩欢呼着绕着周围跑了足足一圈才停下来,在喘气的时候就看到雷德一脸傻愣愣的呆样。

“喂!雷德!傻愣着干什么呢!”皮尼恩用“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力道拍了一下雷德的背。害得雷德差点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那力道,算是他的报复了。谁让自己这次又明确的没了得到机器人的机会——不过从机器人的口中报出的编号似乎非常耳熟啊,到底从哪里听到过呢……

大脑一片空白的雷德总算清醒了过来。他深吸了几口气,却抵不住现下开始汹涌而来的纷乱思绪。

皮尼恩看着雷德那样子,闭上了满腹牢骚的嘴巴。

雷德凝视着眼前的人体。

不说那个已经印刻在脑海中的编号,单单是从听到拟人体的声音开始,他的心就仿若停止了跳动,现在总算稍微稳定了一点。

空白程序……努力镇定下来的雷德想到刚才听到的这个词。

虽然他并非十分了解这种东西,但一番思考之后,认为如果选择了启动,那可能过去的钱伯将再也无法回来,如此这般,他日后要面对将会是一个各方面都全新的钱伯。

那——那样的钱伯,也就只是挂着和过去钱伯同样编号的另一台机体罢了。

“——不启动。”

“如不启动空白程序,请将终端芯片插入本机的心脏。”

“啊?!心脏?!那里我也检查过啊……根本没有丝毫缝隙好吗……”皮尼恩的音量越说越小。因为——他忽然想起之前的铁皮也是完全刀枪不入找不到丝毫破绽。只不过,当初的钱伯还能在表面看到缝隙的痕迹,而现下面前的这台人型机器人却是完完全全,找不到任何一丝机器人的痕迹的。

“明白了。”雷德郑重其事地应道。

“雷德,你知道终端芯片是个什么东西吗?”

雷德看了一眼皮尼恩,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还有终端芯片这样的东西。”顿了顿,他又转而道:“但钱伯说有,便是有。所以必须找到。”

皮尼恩不敢置信地张大嘴:“等等!你说什么?钱伯?!这是那铁皮吗?”……靠!怪不得,怪不得那编号那么熟悉!说来那不就是那破铁皮的编号吗!

“嗯,K6821是驾驶员支援启发界面系统钱伯的编号。”

“啊!不要和我说那么长的称谓!”叫了一下,皮尼恩又皱眉道,“你就那么肯定这是那铁皮吗?”

“银河同盟的机师支援启发界面系统的机体编号是没有重复的。”雷德紫色的眼睛在即将落下的夕阳中灼灼生辉,一时间让皮尼恩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皮尼恩伸手欲拍拍雷德肩膀,但手伸到一半,看着雷德那认真得过分的侧脸,又苦笑着甩了甩手,然后站起身:“你就一个人在这儿慢慢想吧,大爷我饿了,去吃晚饭咯。”

“嗯,皮尼恩,谢谢你。”

“要谢我的话有空请我吃饭吧。”

“好。”


“怎么样?想到什么了吗?”

雷德闻声抬头。去而复返的皮尼恩手里拿着两个裙带菜面包,他将其中一个塞入口中咬着咬着,将另一个递给了雷德。

“……谢谢。”雷德接过后咬了一大口。

皮尼恩轻声咕哝:“吃个裙带菜面包都像是吃珍馐似的,瞧着就是没见过世面啊。”

“终端芯片会不会和通讯终端有联系?”雷德无视了皮尼恩的吐槽,三两口吃完晚餐,问皮尼恩。

“这我哪能知道,你可没有让我研究过通讯终端。”语毕,雷德就将钱伯的通讯终端双手递到了皮尼恩的眼皮底下。

“皮尼恩,拜托你了。我会和你一起的,直到找出终端芯片。”

“去去去!你又不是什么漂亮女人,说那种话你不嫌肉麻,我还嫌慎得慌呢。”皮尼恩佯装恶寒地搓了搓手臂,但雷德正经万分的表情迅速地将他制造出来的轻松气氛完全破坏,这让皮尼恩感到一阵无力。

雷德还真是年纪渐长,性格却越来越严肃了。明明和艾米那么要好,怎么就没有感染到艾米那活泼开朗的性子呢。呃,不过也是,皮尼恩也完全想象不能雷德活蹦乱跳的模样。

皮尼恩叹了口气:“知道了,你们那什么同盟的科技,我也正好研究一下。也看看我这三年的锻炼成果吧!”

撩起袖管,开工。


“应该是这个东西吧?”将通讯终端分解完毕后,皮尼恩仔仔细细找了一圈,终于用放大器找到了一片直接5毫米大小的类似芯片的东西。

对于作为银河同盟驾驶机体的雷德少尉来说,除了钱伯和起码的攻击武器,他对于其他电子器械其实知之甚少。

“我也不知道。”雷德诚实地回答,言语中带着几分惭愧。

皮尼恩了然地拍了拍雷德肩膀:“看你就是不懂这方面的人啊,在那什么同盟里肯定只是被不断培训,不停地战斗啦。好了,包在我身上吧。”

在皮尼恩研究着芯片和拟人体契合的问题时,雷德也认真地关注着皮尼恩的一举一动。在皮尼恩停下来喝水的一个空隙,皮尼恩忽然问雷德:“雷德,这三年在船团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吧。”

“啊……学到了很多。”

一开始失去钱伯的时候,雷德以为自己什么都做不成了。后来,才发现所谓“人”,慢慢的,总是能学会某样东西,可能花的时间久一点,然而只要不放弃,便能一直往前走。

——「这片天空和大海相比会为您带来无尽的可能,生存吧、探究吧,期待您获得生命中最大的成果。」

钱伯最后的话语总是在雷德耳边回响,就连那机械冰冷的电子音都变得温暖、滚烫起来。不过,如果能够和钱伯一起分享这份成果……那却是再好不过的事。有时,午夜梦回,雷德会这样想。

“那你和艾米怎么样了?”

“啊?”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皮尼恩挑了挑眉,接着低头一边研究一边说,“不要告诉我你不喜欢艾米。”

“喜欢啊。”

“那不就行了,你们互相喜欢那就是在交往了吧。”

“没有。”

“啊?”这次轮到皮尼恩惊诧加疑惑了。“没有是什么意思?不论是贝洛兹还是我都以为你和艾米在交往好不好?”

“我们没有在交往,”雷德抽了抽嘴角,随即用军人似的方式回应,“具体情况属于个人隐私,我并没有义务向皮尼恩你汇报。”

“……随便你们了。反正我准备下个月和菈淇芝结婚了,相信你都听说了吧。”菈淇芝早就不做海贼了,目前和船团进行着良好、长期的货物贸易运输关系。

想当初,当听说皮尼恩在和菈淇芝交往时,船团上下都惊恐得不行,幸好后来逐渐觉得他们两个还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很是般配。不过,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一交往居然就这么确立下了关系,进而发展到结婚的阶段。

皮尼恩感慨道:“年纪大了啊,就想着尽量安定下来,虽然菈淇芝和我一样都是不安分的人……但正因为这样,有时候我们反而能想到一块儿去。”顿了几拍之后,他又咋了咋舌:“我和你这个连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说什么呢!”

雷德闻言,思考了片刻后轻声呢喃道:“……我或许真的不懂吧。”

“啊啊啊!天哪!这家伙果然和铁皮一样刀枪不入!找不到任何突破口!”皮尼恩用锤子在地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砰——”的一声表达了他内心的焦躁。

雷德对此皱了皱眉,拿过皮尼恩手中的芯片:“我来吧。”

“你能有什么办法?咦?!”在皮尼恩发出惊疑声的同时,只见雷德手放在了拟人体的心脏处,拟人体原先没有任何缝隙的左肋下,开启了一个直径和先前找到的芯片大小基本吻合的5毫米小口子。

轻不可闻的开启声音在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的空间中分外清晰。

雷德望着那打开了缺口的小口子,一点点将芯片扣入了拟人体空缺的左肋。


“机体编号K6821拟人体,重新启动之前,需要启动权限。”毫无起伏的低沉男声又一次似锤子敲击在雷德心间上,带给他三年来许久不曾有过的刺激与紧张。

“雷德少尉向机体编号K6821拟人体要求启动。”

“了解,执行命令。”

又是熟悉至极的回应。伴随着的是躺在地上的拟人体终于缓缓打开的眼帘。

清透的碧绿色眼睛倒映着满天的星光,他连眼都没眨一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般,即刻坐了起来,然后便对上了雷德的眼眸。

紫罗兰色的瞳孔微微的收缩,又在熟悉的声音中回到平静。

“少尉,好久不见。”

“啊。”雷德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喉头有些哽咽。想要说的话有很多,甚至于在眼眶都有些湿润的情况下,临到嘴的话语却只是复制了面前和人无异的——钱伯的话。

“钱伯,好久不见。”


天空中闪烁着明亮的繁星,由光虫组成的海银河给予船团电力,使得船团能够不断地在海上航行。

在这个安静的时刻,站在一边的皮尼恩忽然觉得自己像只天地间最亮的电灯泡,只是破坏气氛,毫无存在的必要。如此想着,他识相地默默走到了十几米开外。

后来,在他面前展现的画面,直到很久之后,他都无法忘记。

裸露着上身的黑发男性单膝跪地,右手垂在身侧,左手放在左腿之上,微微仰着头望着雷德。明明是有些卑微的姿态,此时在月色映照下,却如士兵带着胜利归队般让人产生亢奋的荣耀感。

白发年轻的少尉低头望着化身为人的钱伯,嘴角勾勒出如少年时期般,单纯的、愉快的笑颜。

评论
热度(3)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