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原创耽美短篇)咫尺天涯

12年的短篇耽美全部是黑历史。

文笔欠佳、断句标点符号等等问题懒得修改了……


第一章年少轻狂情最重

月明星稀的夜间,此时,在修仙门派灵墟派的一座院落中,身着道袍的一个少年人正站于月色下,抬头望着夜空。随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嘴角弯起一抹笑。

“胥尧,你站在我身后做什么?难道是被我的背影给迷住了?”少年的声音清亮悦耳,但原本沉默不语时给人的如仙气质却在开口之初便被破坏殆尽了。

站在屋檐下的尹胥尧眉头微皱,他最讨厌虞昊煊的就是他的那张既贪吃又会耍贫的嘴巴。他双手负后,缓步走到虞昊煊的身边,反问道:“这个院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站在后面难道不行吗?”

“噗,”没想到虞昊煊却笑了,“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跟我唱反调的调调。”然后伸出手在尹胥尧怒极的目光中竟然将手放在了他的脸上,没等他反抗就大力的揉了揉。

“你干什么?!”虞昊煊的行为极大地激怒了尹胥尧,但他刚想要抓下脸上放肆的手,虞昊煊却先一步退离了他的身前。他抬头看向飞到树上坐下来,微笑着俯视他的少年,黑曜石般的眼眸崩裂出了火光,完全没了起初的淡然。

他一脚踏地,也跃到了树上,怒指道:“虞昊煊,我绝对饶不了你!”当他就要出招之际,虞昊煊却完全无视了他的怒火,将一个桃子塞进了他的手里。

虞昊煊按住呆愣住的尹胥尧双肩——其实如果少年真的想要动手,他哪能这样安然无恙,他知道尹胥尧并非真的想和他动手,所以才这样放肆的——又不知从哪变出一个桃子,咬了一大口,笑道:“我也不是故意想惹你生气的,天天练功完全没有娱乐可是很压抑的,现在吼出来是不是好多了?”他眸光闪闪的望着尹胥尧,尹胥尧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像是泄愤般的,着实狠厉的咬了一口桃子。

“我就想不通了,为什么师父一定要我和你分开修行?”一想到这里,虞昊煊就觉得憋闷。修行那么无趣,原本和尹胥尧在一起,他还能看着尹胥尧的脸打发时间,可是自从分开修行之后……他可谓是度日如年啊。

尹胥尧倒是非常的满意师父的这个决定,他挑了挑眉,咀嚼着桃肉:“师父肯定是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被打扰,为我着想呗。”

“哟,胥尧小子你还学会顶嘴了啊,照入门时间来算,我可是你的师兄呢。”虞昊啃完桃肉,直接将桃核扔在了树下。

“哼,不就是比我早入门七日吗?现在我的修为可比你高多了。”尹胥尧鄙夷道。

呃……功力的问题这倒是事实。虞昊煊在这点上没有底气反驳,所以他直接岔开了话题,“胥尧,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尹胥尧也吃完了桃子,犹豫了一下,也学着虞昊煊扔到了树下,虞昊煊看到他这个行为在心中暗自发笑,面上却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尹胥尧不耐烦地摇头:“谁知道,喜欢什么的修仙之后根本不需要。你难道喜欢上了谁吗?”

“……或许吧。”虞昊煊靠着树干,望着坐于身旁,在盈盈月光下更显虚幻的少年人,然后他抿唇一笑,问道:“你想知道吗?灵墟派可没有女孩子。”

“不想。”尹胥尧断然地回绝。他觉得如果他说了想,虞昊煊定会耍弄他,或许这个问题本身就是虞昊煊无聊想出来的,毕竟这里可全是男的。他稳稳地站起来,无波无澜的表情和刚才怒火中烧的模样可谓判若两人。“早点睡觉吧,师父说了明早有事找我们。”

“我再待会儿,……我喜欢在这边看月亮。”虞昊煊双手放在脑后,枕在树上,遥望着天边的明月。

尹胥尧微皱眉,也不再说什么:“随便你,我回房了,明日见。”

“明日见。”

当尹胥尧转身离去的时候,他不知道虞昊煊的视线一直看着他,直至消失不见。……或许,或许是师父已经知道了吧,知道他对胥尧不正常的心思……所以才让他们分开修行。而胥尧也一直都不曾明白过,大概是永远都不会明白了。

修仙,他根本做不到无情无欲,怎么可能成仙?

笑话一样。

但是,他除了这里便无处可去了。

而且,胥尧也在这里……

……

那同样是一个夜凉如水的晚上。

“虞师兄,你在干什么?……你哭了……”八岁时候的尹胥尧还会乖乖的叫虞昊煊师兄,那时候虞昊煊每当有不开心、不顺心的事,就会躲到这棵树下哭一场当做发泄。后来长大了,他也想不出为什么自己有那么多的眼泪,反而是尹胥尧,他一次都没见这位师弟哭过。

而当时哭泣的理由,他也不记得了。虞昊煊只记得,尹胥尧虽比他小上一岁,但却比他还要来得成熟,甚至总是安慰他。

“每次看到虞师兄你哭,胥尧也觉得难过……所以你不要哭了。”尹胥尧圆圆大大的眼睛中满是担忧。他伸出手,大人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摸摸,不哭了。”

虞昊煊再也哭不出来,破涕为笑。他一手擦着眼泪鼻涕,一手将尹胥尧的手五指交扣,额碰着尹胥尧的额头,轻声道:“胥尧,谢谢你。”

尹胥尧因羞涩而小脸通红,傻傻的笑了。“我是虞师兄的师弟嘛,虞师兄,以前我娘还活着的时候对我说过,晚上的时候看着天上的月亮……什么都不想,第二天就什么烦恼都会没有的。”

这句话他一直记在心上。也就是在这次之后,虞昊煊遇上烦心事再也不哭了,但也养成了他喜欢看月亮的毛病。

……

但其实,他看着月亮的时候,并非什么都不想,而是想着的那少年,只想着他。

第二章世间繁华不如你一笑

“今天叫你们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为师要你们下山一趟,去给我捉五只妖放在收妖瓶中,这是一次考验。带回来之后,我会教你们新的法术。时间就一个月吧。”在一间古朴的房间中,一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双手负后背对着虞昊煊和尹胥尧。

“是,师父。”两人齐声应答。

这样的考验是在加入灵墟派之后必须经历的,对于虞尹二人而言,这其实很简单。虞昊煊更是特别的高兴,他早就期待了很久山下的世界,如今真的要看到了反倒有些紧张起来。从走出房间开始,他脸上的笑意就不曾消失过。

看到虞昊煊那欢喜的模样,尹胥尧眉头微蹙:“有什么好笑的,我们这次是去捉妖,不是去玩的。”

虞昊煊闻言,马上变了脸,挂上了严肃认真的表情,点头:“是是是,我们是去做正事的。”要是他真的说出了“我向往已久的山下生活终于要来临了”类似的话,一定会被尹胥尧狠狠训一顿,然后他也会不甘示弱的回嘴,下场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不如就这样肯定一下。

虞昊煊已经暗自打好了算盘,一个月的时间前半段时间先好好玩玩,当然一定要拉着尹胥尧啦,反正只要他撒泼耍赖,胥尧也拿他没办法。后半段时间再开始办事。

但他打得如意算盘,在下山之后就马上付诸东流了。只因两人开始就碰上了妖物袭击人的事情,虞昊煊心情变差,也就使出了浑身解数,等到将那妖收入收妖瓶中时,他便发现尹胥尧竟然双手环胸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胥尧,怎么了?”虞昊煊满心疑惑。

“……没什么。”尹胥尧绝对不会告诉这人,他是因为刚才打斗的时候被排挤出了战场只能在一边干看着而觉得不舒服。这样的情况,就像全然否定了平时他对于自己强过虞昊煊的想法。

对于这样的尹胥尧,虞昊煊早已习惯了。之后,两人将那位出来采草药的小姐送回了村子,但是却惨遭那户人家千恩万谢的想将女儿许配给他们的倒霉事。

虞昊煊可从未想过要娶别人为妻,他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抚着心口为适才那对夫妻的热情压惊,他心有余悸道:“吓死我了……下次救了人送人回家什么的还是送一点路就行了吧。”

尹胥尧其实也有点后怕,先前那对夫妻只是一个劲的再给虞昊煊做媒,他还暗自幸灾乐祸,却不料,在虞昊煊拒绝了无数次之后,就转向了他。还好,之后吓傻了的他直接被虞昊煊一把拉了出来,御剑离开了。

“胥尧,你刚才是被吓傻了吧。”傻呆呆的,他真是好久没看到尹胥尧那样无所适从的样子了,他是觉得很可爱,但绝对不能说。

尹胥尧咳嗽了一声,为了转移话题走到了捏糖人的地方,直接对老人说道:“老人家,给我捏个糖人,模样的话就……他吧。”

“诶?”虞昊煊惊讶的张大口嘴。

然后那位老人家迅速地捏出了一个小人版的虞昊煊,也同样是张大嘴的。

“老人家,也给我捏一个,就他!也要张大嘴的!”

“胡说,我根本没张大嘴!”

“这个糖人我给钱,我说要怎么样!”

“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这时候的两人倒是再也不遮掩少年人的心性了。他们互相不甘示弱的瞪眼,到了最后虞昊煊却笑了出来,笑到最后更是笑出了眼泪,他抹了抹,在尹胥尧越来越冷冽的目光中呢喃道:“胥尧,我好久没和你这么吵了呢,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几年,你离我越来越远了……”

此时天边夕阳西沉,柔和明亮的晚霞照在街道上,也散在了行人身上,给人一种如梦似幻之感。

尹胥尧拿着糖人,一言不发。

两人缓慢地行走在路上,虞昊煊终于还是听到了尹胥尧的提问:“刚才的话,你是什么意思?”

虞昊煊转动着手中的糖人,静默了一会儿,才开了口,声音有些低哑:“胥尧,我们进入灵墟派十一年了吧。修行的时间愈久,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们之间开始有了距离了……不止是修行的问题,更不止是不再睡在一间房的关系,平时就算不修炼的时候,能说上话的时间也变少了。”这次一起下山,或许是师父想让他看清什么吧。

尹胥尧不想承认,但他其实也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不知为何,从虞昊煊口中说出来时,却觉得有些不能接受。他低声道:“……昨晚还说话了。”

“那是因为你有事找三师兄,正好经过那里吧。”不是的,他并不是想将气氛弄得那么僵,但就是控制不住这张嘴巴!

“絮絮叨叨做什么!”尹胥尧不想在谈论这个话题,他一口咬去糖人的脑袋,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又不是情人,就算几年不说话也没什么吧。”

这句话对于尹胥尧来说只是无心之言,但对于虞昊煊来说……就像是又一次提醒他,他对这人的心思,这人真的永远不会明白。

“……是呢。确实如此。”他舔了舔糖人,口中蔓延的是浓浓的甜味,心中却苦涩非常。

今晚这个小镇有灯会,在虞昊煊的百般耍赖下,尹胥尧终究拧不过他决定停留一夜。但如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虞昊煊一定会在灯会开始之初就拉着尹胥尧逃得远远的。

虞昊煊抓着头发,苦恼道:“我猜不出这个谜题……”

“真笨!”尹胥尧找到机会立马打击这人,待他说出谜题后,将虞昊煊想要的花灯给了他,然后又猜中一个后自己拎着。

在这个充满欢笑声花灯夜会,不知不觉间,似乎是被周围那些面带微笑的人所影响,尹胥尧不知何时嘴角弯起了浅浅的弧度,当虞昊煊看到有趣之物指指点点转头时,便被身旁之人清秀俊朗容颜上的淡淡的微笑摄去了心神。

他想,如时间能停留在这一瞬该有多好……

——如果你是女子,或者我是女子,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向你述说这份感情。可是,如果只是如果。

第三章多情总被无情恼

虞昊煊和尹胥尧逛了两个时辰之后都觉得无聊起来,两人站在岸边聊了会儿天,刚想离开之际,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喊住了他们:“两位少侠,请留步。”他们回首时便看到一抹粉色正翩然朝他们这边走来,那是一个容姿韶秀的少女。少女身着一身粉色劲装,无形中透着股英气。

虞昊煊蓦然想到之前发生的做媒事件,一把拉住尹胥尧便想走,但尹胥尧就像是吃了定身丸,只是愣愣的瞧着逐渐走向他们的少女。

“这位少侠,能否问一下,刚才你所猜的灯谜结果是什么?”少女脸上带着一点羞涩,“我之前看中了这个花灯,但是怎么都猜不出谜底。想着到处逛逛想一下再回去猜的时候,才发现花灯已经被人拿走了。”

虞昊煊推了推尹胥尧,尹胥尧才回过神,然后和一贯面对外人时完全不同的态度,说出了谜底。之后发生了什么,虞昊煊并不想回想……

尹胥尧竟会对一个陌生人那么温和;尹胥尧竟和一个陌生人相谈甚欢;尹胥尧竟会流露羞涩的微笑……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让虞昊煊觉得极其考验他的意志。

难道这就是师父想让他明白的吗?

让他明白,胥尧和他是不同的?

“你们真的是修仙之人,怪不得我一眼看过来的时候就觉得你和虞大哥气度非凡。”自称姚谷雪的少女惊讶道。

“……我听说江湖武林也有很多门派,姚姑娘又是哪个门派的?”尹胥尧问道。

虞昊煊看着湖面上的河灯,那两人之间的气氛是他插不进的……他想对尹胥尧说,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吧。可是这些话全部堵在了喉咙口,一个字都说不出。

“我能跟着你们吗?我这次出来也是来历练的。……危险什么的我不怕。”

“这个……”

“不行!”虞昊煊断然拒绝。他再也受不了被排挤般的感觉,拉了尹胥尧的手就要走,尹胥尧却一把甩去他的手,还一个劲的对姚谷雪解释会遭遇到的危险,然后好说歹说才让姚谷雪放弃了这个念头。

姚谷雪不舍得看着尹胥尧,在他们走了几步之后,似乎是鼓足了勇气,跑上来迅速的吻了一下尹胥尧的脸庞,然后慢慢后退,她脸蛋羞红的挥着手:“尹大哥,虞大哥,后会有期。”

虞昊煊和尹胥尧一样,都呆愣了,但如果尹胥尧是因为愕然,虞昊煊则是后知后觉的痛苦,他的内心就像有千万根细针扎着,疼痛难忍。

“胥尧,姚谷雪很特别吗?”两人御剑而行的时刻,虞昊煊问出了从姚谷雪出现之初就出现在心中的问题。他总觉得尹胥尧似乎有什么事情没告诉他……关于他对姚谷雪那样的态度的原因。

尹胥尧愣了一愣,如今他已恢复了平时的淡然,他沉默了片刻,却是模棱两可的回答道:“……大概吧。”

“那我是特别的吗?”

尹胥尧蹙眉看向他,或许是因为他的目光意味太过难明,尹胥尧改变了无视这句话的初衷,他淡淡道:“什么特别不特别,我们是师兄弟,……仅此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最后加上那四字,只是在反应过来时,已经脱口而出了。

反倒像是……在催眠自己一样。

“啊啊,胥尧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爱了!”虞昊煊移开看着尹胥尧的视线,看向黑沉的天边,怨念道,“如果是小时候肯定会马上点头的。”

尹胥尧都懒得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了,不过是错觉的吧……他竟然觉得虞昊煊的眸中有一瞬透着无以名状的悲哀。

之后的日子,虞昊煊完全打消了之前好好游玩一次的念头,过了半年月,两人已足足捉了八只作恶多端的妖怪。就在虞昊煊心中升起不祥预感的时候,不好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他们又一次遇到了姚谷雪。

只不过,这次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不再是平凡的少女,而是被妖物附身想要夺去他们的修为的敌人。

当尹胥尧看到散乱了头发说着“尹大哥,救救我”的姚谷雪时,虞昊煊注意到,少年的表情是那样的不敢置信,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胥尧,你这是做什么?”虞昊煊想要出手——即使会受重伤,他也有办法杀死眼前的少女——可是他的剑却被尹胥尧挡住了。

“……不要杀她,一定还有办法。”尹胥尧望着走近他们的姚谷雪喃喃道。

“胥尧你清醒一点!已经没有办法了!”虞昊煊怒然道,“她的心灵早已被妖物侵蚀,如果再不快点出手,她的魂魄都会被吃掉,将会永世不得超生!”

尹胥尧当然也是知道的,但他就是不想相信,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不行……我动不了手……师父!师父一定有办法!我去找……”他急切地想要往山上而去,却被虞昊煊拉住了。

虞昊煊直盯着眼前冲向他们的“姚谷雪”,一字一字道:“胥尧,来不及了。”话音落下的那刻,他手中的剑飞出手刺向了红了眼的少女。

“不要——!”尹胥尧迅速的移动身体,疯了一样的挡在了姚谷雪的身前。

虞昊煊惊愕万分的看着尹胥尧,实在不能理解他的这个行为。难道说……真的是……他不敢那么想。

但是姚谷雪早就没了自己的意识,伸出长出长长的血色指甲刺中了尹胥尧的背。看到这一幕的虞昊煊愣住的同时,身体因为愤怒下意识的动了,他不再理会想要阻止他的尹胥尧,用尽全力的使出每一招。

为什么她能得到少年那样的温柔?为什么他就必须躲在暗处默默幻想?为什么他的心情永远都无法传达给少年?

为什么?!为什么?!

当虞昊煊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姚谷雪倒向地面的画面。

“帮我和尹大哥说一声对不起,谢……谢……你……”他听到在最后一刻恢复了神智的姚谷雪如此道。

尹胥尧的背上被鲜血染红一大片,他踉跄着走到姚谷雪的尸体旁,当他想要抱起少女时,少女的身体化为粉末消散于天地。

尹胥尧将少女的衣服抱在怀中,低着头身体微颤,虞昊煊听到他语带哭腔地唤道:“娘……”

他想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尹胥尧对姚谷雪那么特别了。在两人还是孩子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曾经听尹胥尧提起过他娘亲的事。他说他娘亲是个对谁都太过温柔的女子,也就是因为待人温柔害了她……

他娘亲救了一个妖怪,就如同“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样,最后他娘亲被妖怪俯身,最后虽然被下山的师父所救,可是没过多久因为本身身体太过虚弱,还是去世了。

虞昊煊的身上也是伤痕无数,他听到自己问道:“胥尧,你娘亲和姚姑娘很相像?”

“……娘亲,是啊,姚姑娘长得像极了娘亲……所以,我没办法对她那么冰冷,所以,才会觉得她可能稍微有些特别……不过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尹胥尧缓缓站起身,搀扶即将倒地的虞昊煊。

虞昊煊隐约似乎猜到了尹胥尧想说什么,他不想听,但是现下他却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虞师兄,谢谢你。今次,我终于明白,为何修仙之人要抛却七情六欲,正是为了在面对这样的敌人时避免我刚才的丑态……想来这正是此次下山师父想让我们明白的东西。……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修仙者。”越到后面,尹胥尧的声音越渐高亢。原本他会入门就是抱着“不希望再看到同母亲这样的例子出现”这个愿望,可是他竟然在岁岁年年的修行中忘记了。

虞昊煊抬头时,看到尹胥尧的眼中闪现了从未见过光芒。这一刹那,他猛然发现,尹胥尧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他……追不到了。

第四章百般纠缠皆是空

回到灵墟派之后,虞昊煊花了段时间养伤,即使因为提前完成任务归来,得到了师父和师兄弟们的赞扬,他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从归来后,尹胥尧就开始一刻不停的修行,原本就没有多少机会见上面的他和他,这下连少许的时间都没有了。

而就在虞昊煊烦躁不安的时候,尹胥尧决定闭关几年的决定更是让他大受打击。

“师父,您找我?”虞昊煊微低头望着灵虚真人的下袍衣角。

就听灵虚真人沉声问道:“昊煊,你知道为何为师要让你和胥尧分开修炼吗?”

“……昊煊不明。”

“不,你明白的。起初为师以为只是你年少不懂事,可是这次从山下回来后,你对胥尧的情却越来越重。不是吗?……昊煊,抬起头。”灵虚真人转身,眼眸如炬的看着抬头的虞昊煊,那如同无形大山般的压力尽数压在他的身上。

既然师父您都明白又为什么要问我?!在这样的威压下,虞昊煊的额头冒出冷汗,他直盯着师父,只是在心中反问。

但就算不说出来,灵虚真人也知道他的心思。白发中年人朝着虞昊煊走近一步,将手放在了虞昊煊的肩上,只听他道:“昊煊,为师给你十五年的时间,如你在这十五年内还是无法抛却对胥尧的那份心思,就离开灵墟派吧。”

“师父……你明知道不行的……”他也不是不曾努力过,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那就看清楚胥尧的心,看清楚了,你一切都会明白的。”

看清楚尹胥尧的心吗……呵,胥尧的心他早就看清了,但他却只是越陷越深罢了。虞昊煊站在灵虚真人的房门前,抬头望着天上刺目的阳光,微微眯起眼。

阳光,好刺眼。

十五年,说起来漫长,可是对于修仙者来说,或许只是一个短暂的闭关时间罢了。虞昊煊一早就打定了主意,既然师父说他留在灵墟派的时间只有十五年,那他用在其他方面也没关系吧……比如说,让尹胥尧接受他?哈哈,不过这俨然比登天还难啊。

但是有何不可呢?这几天他总是在想,趁着现在的尹胥尧还不是无情无欲,他或许还真的有机会……

但是他等着尹胥尧出关,就花了十年时间。等到少年从修炼房中走出来时,少年已长成了青年。

“胥尧,我有事要对你说。”

尹胥尧不知道,只是说出这句话的虞昊煊就花了极大的勇气。

尹胥尧看着虞昊煊扭扭捏捏的样子,真是完全不符合虞昊煊的性格……难道十年不见,不止是外貌的变化,就连虞昊煊的性格也变了?要真是这样,他还宁可面对以前那个喜欢和他作对的虞昊煊……

他蹙眉,微有些不耐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虞昊煊早前已演练了无数遍,可是真到了关键时刻,却怎么都说不出那三个字,在尹胥尧真的要离开的时候,他破罐破摔地一跺脚,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他说,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对胥尧你有了那份心思……

他说,不论怎么样都遏制不了,就连分开修行的时候我都想着你……

他说,我明白这不能这样下去,想过无数的办法,可是结果都是徒劳。

他说,这十年,我根本无法好好修行,每时每刻,我的眼前都晃动着你的样子。曾经那些你觉得无理取闹的问题,也只是因为我不想只是做一个对你来说普通的同门师兄。

他问他:“胥尧,我的心,你现在明白了吗?”

尹胥尧的神情只在刚开始的时候剧烈的波动了一下,之后不论眼神还是表情都变得无波无澜,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那淡然如水的姿态仿佛在听着一件和他无关的事。当他听到虞昊煊的问题时,只是淡淡道:“明白了又如何,虞师兄,这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吗……”原本沸腾在虞昊煊心中的冲劲就这样被眼前之人的四个字浇熄的一干二净。

尹胥尧看着像丢了魂魄般的虞昊煊,暗自移开眼,“就是这些话吗?没有了的话,我还要去请教师父事情。”说完,就要离去。

在虞昊煊伸出手想拉住尹胥尧时,尹胥尧像是躲避污秽之物一般,那人的袖袍擦过虞昊煊的指尖,却如同最狠辣的利器戳进了他的胸膛。

他看着男子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上,耳边是那微带沙哑的声音:“虞师兄,以后我仍会当你是我的师兄,我就当没听到过这些话。”

他鼓足的勇气,他想了无数个日夜的语言,他那么多年的纠结……尹胥尧只用一句话就全部粉碎了。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不想放弃?为什么他还是想再努力一下?

即使没有结果。

……

“尹师兄,你刚出关,我有个问题想……”一个师弟在看到尹胥尧后,话说到一半就被尹胥尧的冷冽如霜的神色给吓着了。

尹胥尧冷冷问道:“什么问题?”

那个师弟猛烈的摇着头,一边摆手一边后退:“没什么,什么都没有。我还有事,尹师兄,你忙你的!”然后一个转身快速的消失在尹胥尧眼前。

尹胥尧并没有去找师父,况且这句话当时也只是为了逃离虞昊煊身边想出的话。当他来到自己的房内,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前方的桌子直接崩裂成了碎片。

他真的从来不知道虞昊煊对自己抱有那样的心思!如果虞昊煊永远不说,他就永远不会知道,他就永远都会用师弟的态度面对他……可是现在,他绝对无法再用以前那样轻松的姿态面对他了……

虞昊煊,为什么要破坏这种平衡?为什么要点破?

他缓缓抬起手,想起从前无数次被虞昊煊握住手的感受……心跳如鼓,身体莫名的颤栗起来。他摇了摇头,缓步走到床边,想着坐下打坐,以图平复波动太强烈的心绪。

……

从小开始虞昊煊就是个喜欢惹事的人,每每被师傅教训之后,开始还会乖乖的,可是时间一久又会本性毕露。

当时,两人还只是两个毛头孩子,他们依然睡在一起。

那天,尹胥尧难得的没有修炼,而是坐在了虞昊煊一向喜欢待着的树上,他在暖洋洋的太阳下即将睡着时,突然听到了虞昊煊的声音:“胥尧,你让我找的好苦!往常都是修炼房的,怎么今天到这里来了?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我需要你帮忙!这次只有你帮得了我!”

尹胥尧擦了擦迷蒙的眼睛,打着哈欠跳落到地上,“什么事?”

“昨晚我不是偷溜到炼丹房了吗?不小心弄坏了炼丹炉……结果大师兄一口咬定是我,竟然都没怀疑别人!拜托!你给我作证吧,就说我晚上有乖乖的睡觉……”虞昊煊的话刚说完,大师兄的声音就响起了,“虞昊煊,好你个家伙是不是想找胥尧串通好啊,胥尧!你给我说说,昨晚他是不是真的乖乖睡觉了?”

大师兄强大的威慑力压在尹胥尧身上,他先是乖乖的喊了一声“大师兄”,然后在虞昊煊泪眼汪汪的注视下,张嘴数次就是不说话,故意吓他。当虞昊煊快要支撑不住主动认错的时候,他心中暗笑,面上正色道:“大师兄,确实如此。昊煊昨天就睡在我旁边的。”之后他又说了虞昊煊说的梦话内容之类的事情,大师兄没辙了,只能给了虞昊煊脑袋一拳,就离开了。

“我就知道胥尧你最好了!”得救之后,虞昊煊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你是女孩子,我长大了一定娶你!”

尹胥尧心中却是欢喜的,脸上却鄙视道:“切,就算我是女孩子我也不会嫁给你这个麻烦精。”

那时候……在被抱住的瞬间,他的心实则漏了一拍,心中还真的冒了一个“如果虞昊煊是女孩子,即使再爱惹麻烦,他大概也会想娶他”的想法。

这个想法,直到他确切的明白虞昊煊永远不可能是女子后才断绝了。所以后来,他是真的将虞昊煊当做师兄、知己、好友……每每出现了那种模糊的念头,就会在萌芽阶段被他消灭。

尹胥尧打坐的时候,脑海中漂浮着竟是这些过去之事。

——“胥尧,我的心,你现在明白了吗?”

虞昊煊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际,尹胥尧骤然睁开眼,他悄然握紧双拳,用只有自己听得到声音低喃:“明白又如何……儿女私情终究只是过眼云烟……”

第五章春风桃花无他伴

“虞昊煊你恶不恶心!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耳边再提起这种事!”尹胥尧眼露厌恶,也只有在虞昊煊表露心迹这件事上他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虞昊煊尽力地保持着微笑,他一直相信着只要继续努力就会成功,但其实他知道的,这个想法只是他的自我催眠罢了。

“好了,我不说了。……你又要闭关了?要多久?”说是闭关,大概只是想要摆脱他的纠缠吧。他还有五年时间,对于尹胥尧来说,只是眨眼之间,但对于他来说,就等同于死亡的判决。

“不知道,”尹胥尧是真的不知道,他不知道这一次需要多长时间能够消去心中的烦躁,“我走了。”

“等等!”虞昊煊叫住他,然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样东西,“这是我前几年下山找到的玉石,有清神明智的奇效,对于修炼有倍增的效果。”

尹胥尧只是看着他,并未接过。

虞昊煊叹了口气,直接将玉石塞在了尹胥尧的手里,然后笑嘻嘻道:“你去吧。我也有事要做,先走一步了。”说完,便佯装无恙地离开了。

尹胥尧站在原地,他看着手心里还带着一点那人体温的玉石,心中某个角落隐约被触动了似地波动了一下。

想什么呢?闭关吧……等这次出来,或许虞昊煊真得就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虞昊煊跑着跑着便御剑飞到了空中,他大口大口呼吸着微冷的空气,嘴角是止不住的苦笑,果然是自讨苦吃……虞昊煊,都这么多次了!都让尹胥尧开始躲避你了!你还不吸取教训吗?你真的想毁掉你们之间的同门情谊吗?他想要对天大声嘶吼,却怕被门派之中的人听到忍耐了下来。

闭关吗?他或许也应该闭关一次吧……如果真的能够从这份感情的桎梏中解脱,那不是再好不过吗?

当虞昊煊将此事禀告灵虚真人的时候,灵虚真人眼眸深沉的看了他片刻,道:“昊煊,如你真的要闭关,切记,当心魔出现的时候就不要继续了。知道吗?”

对于师父的警戒,虞昊煊当然明白。所谓的心魔……就是在闭关时无法静下心,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恶念有机可趁钻了空子,那就会出现心魔,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徒弟明白。”如果真的出现了心魔,那也只是他必须经历的业果。反而是再这样继续等待,他才会疯狂……

……

尹胥尧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当他拿着玉石的时候,他的眼前晃动的全是各种神情的虞昊煊,快乐的、悲伤的、隐忍的、强打精神的……

他强行打断修炼后,将玉石放入了储物袋。他觉得,一定是因为这块玉石惹得祸,要不然以前怎么没出现这种情况?

……

尹胥尧正心烦意乱行走的时候,便听到三师兄朝他打招呼:“尹师弟,你这次出关的好快。”

“三师兄好,……我突然想起有一件重要的事忘记做了。所以,赶快出关了。”没错,确实很快……因为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一开始的一年他确实努力沉浸在修炼中,可是渐渐的思绪又不再受控制,就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般,总是想起他和虞昊煊相处的事;总是想起他对虞昊煊越来越差的态度;总是想起那个人眼眸中的痛苦……

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尹胥尧知道如果再强行修炼,定会走火入魔,所以他打消了这次闭关计划。他从未觉得时间这般漫长,可是在出关后,却得知才过去了四年……

三师兄也不多问,却是感叹道:“这样啊。不过有件事说来也很奇怪呢,你一定想知道的,从来就懒得闭关的虞师弟自你闭关之后居然也跟着闭关了,现在还没出来呢。他这次不会是认真的吧?我还从不知道他定性这般好。”

尹胥尧的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瞬,“虞昊煊也闭关了……”

“你这家伙对待虞师弟还是这么不客气。没错,他就是……诶?这么急急躁躁的尹师弟我还从没见过……”

尹胥尧没听完三师兄的话,便朝着另外的修炼房而去,三师兄嘀咕的声音在身后逐渐消失。刚才他的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祥之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之后的每一天都会花一点时间站在那间修炼房外等待,一天天过去,不详感也愈加的加重。

直到半年后,虞昊煊终于出关了。

当他从门内走出来的那一刻,“超级懒散的虞昊煊出关了”这样的话在灵墟派传开了,就像是一件大事一样。

虞昊煊惊讶地看着站于门口的尹胥尧,“胥尧,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闭关……”

尹胥尧打断了虞昊煊的话,问道:“你没事吧?”虽然虞昊煊的神情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可是仔细观察的话便可以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我怎么可能有事呢,非常的生龙活虎哦。啊……”虞昊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果然不适合闭关啊,照不到太阳真是太痛苦了,我的脸色一定变白了吧,不行,这段时间我一定要好好晒回原来的小麦色……”

不知为何,听着以前总觉得厌烦的唠叨,这一刻尹胥尧却松了口气,他看着嚷嚷着要去吃东西的虞昊煊,莫名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太好了,虞昊煊还是原来那个虞昊煊。这么想着的时候,尹胥尧不禁想要微笑。

……

两人好久没这么安静的站在这棵大树下了,吃饱喝足的虞昊煊靠着树坐了下来,然后微笑着无声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尹胥尧犹豫了下,随后决定这一刻不再想那些纷乱的东西,走上前坐到了一边。虞昊煊居然没有主动开口,疑问之时尹胥尧转头,便看到青年闭上眼,似乎正享受着此时的静谧气氛。

他们有多久没这么平和的相处过了,似乎自从虞昊煊告知他他的心情之后,每次见面,二人之间无时无刻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怎么想到要闭关了?”尹胥尧知道虞昊煊并没有睡着,最终,是他先开了口问道。

“我不是听说闭关可以让心沉浸下来嘛,所以想试试看了。结果……”

“结果?”

“……结果还不错。”虞昊煊弯唇一笑。

“你耍我呢!”亏得他刚才还真的被吊起了一颗心,因为总觉得虞昊煊会说出让他难以接受的话。

虞昊煊哈哈的笑了,然后在尹胥尧气急间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当尹胥尧又要开口骂道之前,便听虞昊煊道:“胥尧,这是最后一次了。”

青年的眼中满是柔和,如同此刻的暖阳般层层叠叠的覆盖在他的身上,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最后一次……是说,在闭关中他参悟透了?他想要放弃了?

虞昊煊看着呆愣的尹胥尧,问道:“胥尧,你说说看你想去哪个地方吧?”

“想去的地方?”

不知何时,两人的手变成了五指交扣。

“嗯。我有些好奇,小时候我很向往大漠的,因为大师兄去过那里回来后总说那里有多么的美好。”

“……天山吧。”顿了顿,尹胥尧接着道,“我和娘亲原本是住在天山下面的村庄里,在我迷糊的记忆里,娘亲说过,她就是在采雪莲的时候遇到爹,被爹救了的。她说之后在爹还活着的时候,她经常和他一起在天山上看雪景,这是她最幸福的事。……但那时候我还太小,从没到天山上看过。”

“胥尧你的回忆里总是有你的爹娘呢……真好……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孤儿,从未享受过亲情……如果不是师父,我大概已经不在世上了。”

尹胥尧听到虞昊煊这样说,突然不想再谈论有关家人的话题,然后他另外起了头。

之后,两人又聊了很多东西,尹胥尧虽然对突然改变了态度的虞昊煊心存疑问,但却不想打破和他好不容易变得融洽起来的关系。

他们聊到太阳落山,月亮升起,最后是虞昊煊提出想要好好睡一觉才结束了交谈。

“胥尧,我有必要和你道歉。之前那么烦你……呵,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傻得很呢。对不起,将那一切忘了吧。”完全是痴人说梦。虞昊煊在心里接着说道,尹胥尧有比他更远大的渴求,有比他更光明的未来,他现在正式说放弃。在这最后,将一切说清,也让尹胥尧不要再烦恼了。

尹胥尧看着和他道了晚安,转身离去的虞昊煊的背影,想要出声叫住他,但是为什么要叫住他?为什么会觉得心中空了一块……

以前,都是他先一步转身,用背影面对虞昊煊……那那人的心情每次是不是都是如此的不知如何是好?

尹胥尧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穿行在迷雾中,看不清前方,什么都是糊涂的。

第六章蓦然回首皆是情

“师父,您是在骗我吗?虞昊煊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又怎么可能走火入魔?!……就算他平时再乱来,闭关的时候也应该知道适可而止!”尹胥尧不敢相信灵虚真人所说的话,他也不想相信。

明明昨日见到的时候还好好的……吃喝蹦跳都那么平常,他今天难得的想去找他一趟,结果推门而入,看到的却是空荡荡的房内。之后更听到师兄弟们都在疯传,今日丑时虞昊煊离开了灵墟派,不知前往了何处。

灵虚真人微蹙眉,他沉声喝道:“胥尧,冷静点。”

“师父……”尹胥尧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的吐出,然后定下心神问道,“师父,您告诉我,是为什么?”

起初灵虚真人并不想说明真相,但是在尹胥尧的乞求下,终究还是长叹一声告诉了他。

原来虞昊煊闭关的时候,根本清除不了杂念,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那就没有走火入魔一事了。可是他却并未中断,一意孤行,直到最后被心魔侵蚀内心,他在修炼房与心魔抗争了许久,最终也只能做到暂时的压制。

所以尹胥尧才会看到脸色苍白的虞昊煊,根本不是像他说的什么不晒太阳的缘故。

可是如果是师父的话一定有办法处理这件事……但,但虞昊煊却拒绝了。他终于明白昨日,虞昊煊有别于平时的样子;终于明白,他说的最后一次……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

几个师兄弟紧随其后的到来,灵虚真人再次说明了一遍,然后转身面对着眼前的香火,下令道:“不许将此事宣扬,从此之后,我灵墟派再无虞昊煊这号弟子。为师已将这件事说的很清楚了,都回去吧。”

“尹师弟……”大师兄担忧的唤了一声怔了神的尹胥尧。

“……我没事。师父,谢谢您告诉我这件事。”

当所有人离去之后,灵虚真人又是长叹一声,“冤孽啊冤孽……看来,这一次,谁都逃不过了。”

情之一字,可以甜极,更可以苦极,更有痛到极致的求而不得。

“胥尧,或许昊煊并没有师父说得那么严重。他只是在外散心罢了,过几年,或许就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二师兄看不过去尹胥尧那副丢了魂的样子,安慰道。

尹胥尧喃喃自语道:“我想静一静……”

几个师兄弟相视一眼,纷纷看着慢慢离开视线的尹胥尧叹息。他们都知道那两人虽然看似总是斗嘴、争吵,但那感情却是比任何人都来的深。

大概,连师父都只能在他们心里排上第二,而彼此是那第一。

……

不知不觉,尹胥尧又走到了那棵可谓见证了他和虞昊煊成长的大树,他轻轻一跃,跳到粗壮的树干上,然后望着碧澈天空中的浮云,眼神空洞。

“胥尧,你居然也会做错事情被罚,我偷偷拿了吃的给你,吃吧。就算我们比一般人强壮,但我们也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也不能饿着的。”

“胥尧,你说的没错呢,每当看着月亮的时候,我总会觉得特别的平静。”

“虽然我们现在半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事,但我还是想吃东西。于是自己做了菜,尝尝,我觉得味道很好哦。”

“胥尧,我什么时候能听你叫我昊煊呢?”

“要喝酒吗?听说一醉能解千愁……但为什么,我的愁怎么都解不了……”

“胥尧,我的心,你现在明白了吗?”

尹胥尧的耳边全是虞昊煊的声音,一句一句就如同尖锥刺在他的心头,痛到极致反而麻木了。他无力的靠在树上,手下的树干是虞昊煊一直靠着的,可是他却一点都感受不到那人的温度。

尹胥尧感觉眼中逐渐湿润,立即闭上眼,那些声音重重叠叠的反复徘徊在他耳边,脑海中是那人每一次说话时的音容样貌。当感觉眼眸逐渐干涩后,他才又睁开眼看向天空。他声音低哑的喃喃道:“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昊煊,你回来好不好?……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等你。”

尹胥尧坚信虞昊煊会没事,他在灵墟派等待,每一天都会坐在树上许久许久。师兄弟们以为他总有一天会恢复,可是一天天过去,一年年过去,尹胥尧坐在树上的时间却越来越久,也从来没有收到过虞昊煊的消息。

他们也在外打听过,但虞昊煊这个人仿佛真的消失在这个世间,了无音讯。

然后忽然有一天,尹胥尧似乎从等待的梦中清醒了过来,他请求灵虚真人让他下山一次,对于心意已决的尹胥尧,灵虚真人也毫无办法,于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带领一个师弟同去。尹胥尧知道这是师父担心他,所以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尹师兄,你这是要去哪里?”逸华是一个刚入灵墟派不足三年的弟子,能有幸和师兄下山是他的荣幸。

“天山,”虞昊煊说出两个字,然后问道,“你会御剑飞行了吗?”

逸华抓了抓脑袋,羞涩道:“嗯,会的。”他算是同时间入门里学习的最快最好的,不过这点他当然不会说,要不然肯定会被当成是骄傲。

不自觉抓头发的动作不禁让尹胥尧想到了那个人……脸上冰冷的神情稍稍的缓和了点。“走吧。”语毕,便御剑而上,疾驰在空中。

当他们终于赶到天山时,在强烈的风雪中,逸华想也没想便道:“尹师兄,那是一具尸体吗?”

尹胥尧缓缓下落,当脚踩在雪中时,雪地发出嘎吱作响的声音,风雪迷人眼,他宁愿相信那不是虞昊煊,他宁愿继续遥遥无期的等待……可是这样的幻想,都在看清那满脸胡渣,却无法忘怀的脸容时,完全粉碎了。

他尹胥尧这一生,做过最错的事便是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

最后,竟瞧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远。当怀抱着那人冰冷的尸体时,任凭他如何千呼万唤,那人也再不屑看他一眼了。

“昊煊……你醒醒……我错了……”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尹胥尧将冰冷的躯体紧拥在怀。他以为成为修仙者抛却七情六欲后,再也无法流泪,但如今,从眼中流下的又是什么……

“尹师兄,放手吧……这人已经死了。”师弟逸华看到尹师兄如此悲痛欲绝的模样,着实被吓到了,这还是那个冷情冷性的师兄吗?他是听说过这位叫虞昊煊的同门师兄,早年也是灵墟派的修仙者,但据说后来因为某件事主动离开了山门。如今,却不想会在这冰天雪地中找到他的尸首。而且,竟然还是自尽而亡。

尹胥尧在听闻“死”字之后如同猛然醒悟了一般,他那白皙如雪的手颤抖着轻抚青年的脸庞,口中呢喃道:“死了……死了……”

死了之后定会投胎转世,昊煊,转世之后……你就会忘了我。到时,你会有一段新的人生。这,想必就是你想要的了……而如今,痛苦的只有我了。

也好,也好。

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吧?惩罚我一直否认对你的感情,惩罚我那么多次的羞辱于你,惩罚我之前那样的铁石心肠……

当眸中再无泪水时,尹胥尧轻柔的放下青年的躯体,缓缓站起身。

逸华看着尹胥尧一挥袖袍,坚实的冰雪地面立刻炸开一个大坑。师兄将青年放入坑中,然后用手一捧捧将一旁的冰雪散在青年的身上。逸华想要上前帮忙,但是他却发现看着师兄那样子后自己的腿脚怎么都迈不动。

风雪吹起尹胥尧的青丝,隐约间,逸华似乎看到其中出现了几缕华发。接着,他便听到尹胥尧恢复了一贯的冷然道:“逸华,你先回师门,我过段时间自会回去。”

“可是师兄……”逸华想说他很担心师兄,但是在看到师兄那种冷寂的眼神后,暗自叹息,识时务道,“……我明白了。师兄,那我回去了。”

尹胥尧点了点头。

当少年御剑离去之后,尹胥尧慢慢地停下了动作,只是怔愣地看着被冰雪填埋了一半的青年。

风儿吹得呼呼作响,仿佛在唱着一曲悲歌。然后,尹胥尧像是猛然间回过了神,他疯了一般的再次将那些雪挖出,直到再次将青年抱在怀中。

紧紧地,似乎是怕怀中之人会消失一般。

那一日,住在天山下的村庄中的人们都听到一阵阵的嘶吼声,那长久盘旋在天山上的,带着极致的悲哀,久闻,不禁引人落泪。

 

尹胥尧不想埋葬虞昊煊,这样就能还能当他活着……只是在他怀里睡着了而已……于是他抱着虞昊煊进入了旁边的山洞,而当他看到冰洞内的景象之后,差点崩溃。

冰冻的岩壁上满满的刻着“我想你”,看着的时候似乎化作了虞昊煊的声音一句一句的钻入尹胥尧的耳中,让他疯魔。

他知道虞昊煊定是再也忍受不了心魔的折磨而自尽的,如果不这么做……成魔的话只会害了天下人;他知道虞昊煊在这里等待他的时间就如同他等待他的时间;他知道虞昊煊对他的感情一天深过一天;他知道虞昊煊是在努力忍受折磨等待他的到来的……从那三个字上,他什么都知道了,也什么都感受到了。

——很痛苦吧……对不起,那么晚才来找你……这份失去你的痛苦,就是对我的惩罚。我会好好承受,绝对不会逃避。

尹胥尧紧抱怀中之人,泪水再次溢出他的眼睛,落在了怀中之人的眼角边,如同那人也在哭泣。

尾声

虞昊煊离开他究竟过去了多少年,他都记不起了。当尹胥尧坐在参天大树下的时候,他已是白发苍苍,外貌已近迟暮。

他看过不少师兄弟们通过天劫飞升天界。而他不论功力如何强大,也终究是没机会修炼成仙的,因为他始终无法抛却对虞昊煊的情。其实时至今日,思念虞昊煊早就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想着的时候,反而更让他心绪平静。

那一天,他即将离开冰洞的那刻,看到了隐藏在角落的文字,那是虞昊煊留给他的最后的话。

他说,直至今日,我还是不悔,虽有遗憾,但当初如果没有告诉你,我更会后悔一生。

他说,胥尧,如果哪天你来了,也请不要悲伤。最后能紧握你的手,我已觉得满足。

他说,如果哪天在地府相见,这绝对不是诅咒你成不了仙,只是些微可能性,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认出你。

尹胥尧望着天上恒古不变的明月,苍老的脸上挽出一个笑花,“昊煊,你的可能实现了……可就是不知,我去的时候,你是否在地府啊?”

虞昊煊曾说他穿青衫很好看,只不过,他如今已经是糟老头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了。

——“不,还是很好看。”

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在盈盈月光的映照下,身着青衫的老人靠着参天古树,安详的闭上双眸,嘴角边带着一缕微笑,似是香梦正酣。

评论
热度(3)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