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Chapter.2 梦起涟漪

2009年底,暖冬。

这一天,周防尊在「HOMRA」酒吧一楼遇到了青之王——宗像礼司。

 

(一)

睡梦里,周防尊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笼中之鸟,在囚困下逃离不得,周围的一切更是被赤红色染成一片刺目的暗红。他承受着剧痛,抬起释放火焰的手掌,看到的亦是被一片片焦黑的痕迹侵蚀着的伤痕。

视觉的冲击与身体被灼热的火焰燃烧到极致的痛感,让他体验到了何谓最残酷的梦魇。

这样的梦,已经不知持续了多久。

而他,也算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梦境。日复一日的赤红梦魇,在闭上眼的那一刻,他便知道终会迎来。

有所准备,便无恐惧;无所恐惧,便尚可接受。

但,……今天的梦境,似乎稍有不同。

 

周防抬头望向头顶岌岌可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巨剑从剑柄到剑尖不断破碎。他正呼出一口从肺腑之中挤压出的疼痛之时,周围的一切陡然一变,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只是一个眨眼的停顿,眼前的世界便骤然变了个样。

之前所有压制身体的强大制约之力似乎被瞬间抽离,整个人轻松得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时刻——那时刚得到王之力,还并不需要压制随时暴动的力量。

没有满目的阴暗,没有窒息的心悸。面对着眼前明亮的世界,耳边响起熟悉的少年们嬉闹的笑声。

周防低眉看向身边,并排坐着的是安娜,正仰起可爱精致的脸蛋回视他。他原本被焦黑的伤痕占据的手掌,也正被安娜温暖的小手紧握,似乎是想将她仅有的一点微小力量传递给周防一般的力度。

在注意到被周防盯着的时候,安娜有些羞怯地在嘴角弯起一点微笑。

甜美而又纯真。

 

周防坐在沙发上,除了安娜之后,吠舞罗的全员也都聚在酒吧中,正畅谈、欢笑着。

草薙动作熟练地调酒。

十束坐在吧台,笑着听坐在旁边的八田讲述今日在外的有趣见闻。

其他成员也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这样的情景,仿佛是将每一个个体放入一幕酒吧背景的画布中,独立存在,却又与画面溶成不可分割的整体。

这样安稳的日常,就像是甘美的泉水灌溉着周防快要压抑不住暴动的心灵。

周防的手被小小的力量捏了捏,安娜稚嫩而清甜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带着浅浅淡淡却又让人忽略不得的依赖:“尊……”

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嘴角扯起一抹慵懒的弧度。

难得一次安稳,何不静静享受。

 

十束似乎对他说了什么,周防没有听清。他隐约感到有种懒于反问的倦怠,身体不受控制地想要闭上眼,睡上一觉。此时,画面却又是一转。

他带领着氏族成员大步走在晴天碧空之下。

周围是在寒冬时分依然挺立的松柏,伫立道路两旁,曼延至远方。

——沙沙。

树叶被寒风吹动的声音漫天遍地地回响。

前方的道路似乎没有尽头,也没有目的地。周防直视远方,抬手顺了顺头发。正当草薙开口说了一句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一道从后方而来的视线。微微蹙眉,周防停下了脚步。

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刚才牵着他的手,温顺地走在身边的安娜——忽然全部消失不见。

就连树叶的沙沙声也不知何时停止了响动。

在仿佛静止了的时空中,周防回头望向身后。

空无一人,仿若没有尽头的道路囊括在他的视野中,继而那道不知来自何人的视线也消失在转头的刹那,一闪而逝,再无从寻找。

下一秒,周防从梦中醒了过来。他睁开眼望着房顶,眨了眨眼,眼中并无刚醒之人的迷茫,更多的像是对任何事物都毫无兴趣的空洞。

 

(二)

午后。

站在吧台后的草薙出云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回头看向吧台一侧的楼梯。他的王——周防尊,正从楼梯上缓步而下。

草薙有些惊讶,然而,更多的是无奈与欣喜。

他们的王,能主动下楼露面,实属难得。而且,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坏。可惜的是,今天组员们都不在大本营中,就连安娜也在十束的带领下出了门。要不然,相信酒吧里定会热闹非常。

只不过……

草薙想到今日意料之外的客人,微皱眉头。——只希望尊今天这份不错的的心情能维持的久一些。

“尊……”他刚要开口,在楼梯口站住的周防微微抬起右手制止了他。

此时的阳光略略开始倾斜,透过西南面墙上的窗棂,在墙边划开三四十厘米宽的阴影。那个意料之外的人物,端坐在窗前的吧椅上,出神地端详着手中残留着些许酒渍的空杯。身上是难得一见的便服,勾勒着熟悉的身形,与往常的形象并无迥异的差别。

虽说草薙的声音极轻,但窗边的人还是听见了,转过身来,面对着周防的方向,一语不发。

那是——统领Scepter 4的青之王,宗像礼司。

宗像稍稍转过身,将空杯轻放在手边的吧台,又抬眼看向周防,似乎散发出压倒一切却又疏离一切的气势。

 

草薙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诡异。

青之王和他们的赤之王,谁都没有开口。两人四目相交,更让静谧的空气添加上了莫名的压抑。

草薙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

“青王,需要再来一杯吗?”

最终,还是由草薙打破了两位王之间的沉默。

 

“不用了。今日一杯就足够了。”

宗像收回了与周防对视的目光,将视线移向草薙,婉言谢绝。下一秒,他再次看向缓步走过来的周防,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让周防为之一愣的话语。

他说:“周防,别来无恙。”

话音落下,宗像的脸上浮现出与平时别无二致的微笑,依旧带着标准的弧度,倒是少了几分职业化的意味。这样的表情像是告诉周防,刚才那认真的、撞击他耳膜的声音,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招呼。

周防缓步走到属于他专座的沙发,大喇喇地坐了下去,展开双臂搭在沙发靠背上。

“呵……别来无恙,……真没想到青王会大驾光临。”

适才,草薙的出声让周防意识到刚才自己沉默并不合理,然而让他觉得更不合理的,还有此刻戴着眼镜也难掩其中晦暗难明之色的宗像。

对于这样有些怪异的宗像,难得地勾起了周防的兴趣。

但之后的发展,似乎有些超出周防的预料。

 

“草薙先生,近日来,不知酒吧的生意如何?”没有任何预兆的,只是和周防打了个招呼的宗像忽然将对话人物转移到了草薙的身上。

“……生意啊,「HOMRA」白天的时候一向没什么生意的。晚上倒还不错。”

一开始造成自己迟钝了一下的诧异散去,草薙不由地苦笑了一下,一边熟练地擦着酒杯,一边回应。

“虽然有些冒昧,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不知该不该问。”

对于宗像的话,草薙觉得有几分无奈。青王既然都这么问了,就算他不回答,想必也依然能查出任何他想知道的事。

“无须客气,但问无妨。”

“作为赤王的氏族的那些孩子们,日常开销,除了家中所给的花销,如果是围绕吠舞罗展开的一系列活动,都是草薙先生支撑的这家酒吧所提供的财力吗?”

“确实如此。”草薙抽了抽嘴角。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草薙先生。”宗像对草薙颔首,语气显得意外的真诚。

“算不上辛苦,只不过那些孩子不好好管教的话总是不做正事,喜欢到处溜达。当然有时候也很懂事,知道帮忙分担些事情。”草薙摇摇头道。他心中有些惊讶,就算是每年前往东京法务局向青王汇报有关周防力量的报告,宗像也没有对他展露过这样的表情。

“听草薙先生这么说来,还算是一群不错的孩子。……管教得当的话。”宗像最后加上的话,引得草薙轻笑出声。

 

(三)

草薙发现今日的宗像,似乎比不久前见到的那一次少了点高傲,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不知不觉,草薙和宗像攀谈了起来。

“说来,现今的金融危机并没有影响到草薙先生的生意吧?据我所知,有不少生意可是受到了严重打击。”

这样的问题,其实更像是宗像在寻找与草薙交谈的话题。所以草薙更觉得这样的宗像有些特别,况且青王所问的具是些不需要隐瞒的问题,草薙本身便是一个能言善辩之人,一时兴起之下,话便也多了。

“这倒真是没有呢。酒吧只是小本生意,况且虽说那群孩子喜欢到处乱混,但总免不了结识不少朋友,往日多多少少都会来这里聚一次会。”

“哦呀,那还真是值得庆幸。”

“确实如此。不过……世事终归不太平……今早看到新闻,说是希腊信用评级下降,欧洲即将爆发大规模的债务危机。日本会不会受到波及,还是未知数……不知这方面,对于身居要职的青王来说,是否会造成什么困扰呢?”草薙也并非专守不攻之人。

“对Scepter 4吗?我们并非隶属于经济产业省,大抵上不会有什么影响,也算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周防,您一直看着我我并没有意见,但我可不愿在喝酒之时也必须享受如坐针毡的待遇。”

似是忍耐了许久终于将愤懑爆发了出来,但从宗像口中道出时,不疾不徐的语调,沉稳的声音,一切都没有任何不快,更像是简单的抱怨而已。

“……呵,我乐意。”

周防停顿了一下,再次看向宗像时的目光冷淡了几分,但也并没有移开视线。在再次与宗像的对视间,周防嘴角的笑意让扫视了他一眼的草薙心里啧啧称奇。

 

然而,在周防与草薙的双双注视下,宗像却不可抑制地笑出声。

这个男人即使是大笑的时候,依旧优雅得赏心悦目。

“周防,你还真是随性所欲的一个人。有时候,……还真是有些羡慕你呢。”最后的那句话,声音清晰而沉稳,似乎已经在心中酝酿了很久。

“哼……宗像,我应该说多谢吗?”低沉慵懒的话语配合着从周防鼻腔中哼出的一声,带着几分无法掩饰、也不屑于掩饰的挑衅。

宗像对于周防这句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笑过之后,他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周防所坐着的沙发处走过来。

上身套着竖向螺旋条纹的墨蓝毛衣,下身穿着黑色长裤的清瘦男子在行走的过程中,将店内仅有的两个人的目光牢牢地吸引,直到站在周防面前时,宗像才停了下来。

那维持在宗像脸上的悠然微笑,看在周防眼中,越是接近,竟越是让他产生“无法理解”的情绪。源自于此,原先并没有多少波澜的心情,开始漾起涟漪,继而变成了些许烦躁。

 

一直注意着两位王的草薙,在看到周防放下微笑的唇畔,恢复平时如挺尸般状态的样子时,又是无声一叹,然后收回了观察两位王行动的目光,佯装极为专注地继续擦着酒杯。

——果然……尊的心情又变差了。

这可与他无关,就让青王来收拾这份怒火吧。

 

(四)

“宗像,你……”

身边沙发空着的位置因为增加的重力而骤然凹陷,周防说到一半的话因为宗像毫不客气地突然落座而被打断。他转头看向在自己身边坐下,也正转头看着他的宗像。

“抱歉。”周防听不出,也看不出宗像语气及表情有多少歉意的成分,“我只是突然好奇,周防您的这个专座,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似乎也很一般嘛……不过视野确实是比酒吧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能将所有的一切都一览无余。”

周防冷哼一声。

“不过,周防,烦请您稍微坐过去一点,可以吗?”宗像推了推眼镜,仿佛自己是受到周防的邀请才勉为其难坐过来似的,语气却客气有礼。

“哼……宗像你今天是吃错了药吗?”周防瞥了一眼宗像此时的位置,再看了一眼自己搭在沙发靠背上的手。

这沙发的长度本身足有两米,但因此时周防占据了整个沙发的中央位置,宗像又毫不示弱地坐到了他的左边,如不是青王自然而然挺直的背脊,只要再靠下来一点,定然会像是靠在周防臂膀中,给人以周防拥着他的错觉。

周防不作回应,并未挪动分毫,依然牢牢霸占着属于他的领地。但这一刻,周防看着宗像的目光比之之前而言,研究意味更深了。

 

“草薙……你刚才给青之王喝了什么?”

草薙没想到周防会猝不及防地将话题丢到他身上,抹着酒杯的手一滑,发出怪异的声音,幸好他迅速地将杯子牢牢固定在了手中,以至没有摔在吧台上。

草薙清了清嗓子,眼神微妙地看向周防,苦笑了一下:“尊,你认为是什么?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我可没有强大到能在酒中掺杂奇怪的东西而不被青王发现。”

周防依旧懒洋洋地盯着他,不过表情明显变得更加不耐烦。在这样的眼神中,长篇大论了一通的草薙总算给出了回答:“只是普通的黑啤而已,德国进口的哦。不过……我记得以前青王偶尔来过几次「HOMRA」,点的都是伏特加作为基酒的鸡尾酒呢。”

“只是偶尔也想换换口味罢了。”宗像云淡风轻地一带而过,镜片后的眼睛眨了一下,眼神略略朝下失焦了半秒,还未待被捕捉到其中的落寞之意,继而又抬眼转向沉默不语的周防,“周防,您现在的威丝曼偏差值已经开始偏离正轨了,难道真的不准备采取什么措施吗?”

“措施……宗像,你在身边的时候倒称得上是一种措施。”

周防收回了盯视着宗像的目光,微微眯起眼,微仰起头,整个人背靠着沙发,又从稍微有点生气的样子回到了无形中散发着漫不经心态度的姿态。

宗像似乎饶有兴致地弯起嘴角微笑道:“我可不像您,时间多到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我可是很忙的。”

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宗像凝视着周防的眼里带着一点意味深长。周防在宗像说到一半的时候将微微睁开眼,睡眼惺忪地望着他。

随后,周防习惯性地从鼻子中哼出一声:“那还真是遗憾……”

 

看着两位王权者坐在一起的这一幕,默默擦拭酒杯的草薙有种错觉——周防的心情虽没有恢复到最初下楼时的那样,毕竟也比刚才一瞬间的不耐要好上了几分。

“周防,您对于您现在的生活想必很满意吧?”

“当然。”

“那为何不好好控制您的力量?这样于您,于我,于世界,便没有什么可烦恼的了。”

“那还真是抱歉,——宗像。”周防答非所问地说道。但他此时的态度,分明比刚才宗像带着歉意的道歉更没有诚意,更像是一种直接的挑衅,就像是在告诉宗像:我就是控制不住力量,你又能拿我如何呢。

“您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呢。周防。”

谁曾料到,这次宗像却露出一丝苦笑,但那样的苦笑也只是一闪而逝的表情,瞬间的消失,瞬间又回到仿佛未曾改变的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场的过程,甚至让草薙眨了眨眼,有些怀疑刚才是否是自己看错了,理解错了宗像脸上显露的出乎意料的情绪表现。

“宗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便说过吧,你的这种表里不一的态度实在让我厌恶至极。”说话间,周防猛地睁开眼,然后蓦地凑到宗像的眼前。

一直在两人交谈时穿插着的擦玻璃声嘎然而止。

此时此刻,整个酒吧彻底地寂静了下来。

 

近距离的接近下,对视间,宗像眨了眨眼。

“哦呀,周防,我刚才可是非常真心诚意的。”一阵冗长的沉默过后,面对近在咫尺的周防的面容,宗像处变不惊,堪称坦然地说。

“哼,是吗?”

“不是吗?”

宗像兴致勃勃的反问,让草薙有种两人接下来会在“是与不是”间展开无数次对话的错觉。他低头看了眼吧台上摆放的以前半个月也擦不掉的满满一排洁净发亮的玻璃酒杯,再看一眼两位争锋相对的王,随后安定地放弃了调和气氛的重任。他将刚擦好的玻璃杯另起一排,摆放在第一个,继而再拿出一个,继续擦拭。

 

(五)

“周防,你的那群小家伙们回来了。”

不过,显然宗像再次的开口打消了草薙可笑的错觉。当然,即使没有酒吧外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也并不会有草薙想象的那种展开。

“尊先生,我们回来啦!”少年爽朗的声音随着酒吧门的打开传了进来。而后,当赤组的一众氏族看到出乎意料的人出现在酒吧,还似乎和他们的王甚是友好地面对面——甚至显然是他们的王主动靠近——时,所有人瞬间呆立当场。

八田等人呆呆地望着看到的这一幕。

无人打破这份诡异的静默。

——哒哒哒。

鞋底敲击地板发出的清脆声响,霎时间拉回了众人绷紧的神经。

穿着赤红色洋装裙子的八九岁小女孩急急忙忙小跑到周防的面前,用她那仿佛如玻璃珠般无机质的眼睛盯视着周防。

“尊。”

如银铃般的声音回响在沉默无声的酒吧内。

草薙将一切看在眼里,在安娜出声后接着对组员们打了个招呼:“回来了啊。”

 

当安娜从门口跑向沙发的时候,周防便收回了与宗像近在咫尺的对视。安娜的眼睛并没有传达出特别的感情,但伸出手抓住周防衣角的动作却将她的一点点的占有欲展露无遗。

周防与安娜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他微微蹙眉,动作看上去有些粗鲁,但实则极为温柔地抱起安娜的腰,随即将小小的如同人偶般的小女孩安置在了自己的右腿上。

当安娜稳稳地坐在周防的腿上后,她便将视线移向了一旁的宗像。宗像对她露出一抹微笑,安娜无动于衷地继续望着他。

“啊啦,大家这是怎么了?快点进去进去。”排开人群,从人与人的缝隙间走出来的十束多多良将呆站着的少年们纷纷推进酒吧敞开的大门。

等到将似失了魂浑身僵硬的少年们一个个在位子上安置好之后,十束笑着对周防说明:“王,事情已经办妥了。原本我们还想着在外面玩会儿,但安娜说想快点回家见你,所以就抓紧时间回来了。只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青王大驾光临。您好。”

宗像接受了十束友好的致意,颔首:“十束先生,您好。”

在所有人屏息等待下一个人开口的时候,青之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即使在这个周围全是其他氏族成员,只有他孤身一人的情况下,这个男人依旧优雅得让人不自觉地用仰视的态度注目于他。

众目睽睽之下,宗像朝着他最初落座的窗前的吧椅踱步而去。

当在那里坐着的八田意识到自己的座位是宗像的目的地时,瞬间浑身紧张起来,一脸警惕地盯着走到他面前的男人。

宗像友善地对八田点了点头,随后伸手拿走了先前放在一旁并无人落座的椅子上的风衣。期间,八田差点就要出手释放赤色火焰,所幸被提前察觉他动向的镰本抓住了抬起的手腕加以阻止。

对于八田明显的举动,宗像不为所动。他套上了墨色风衣,仿佛合身量裁般,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更为欣长。随后他看向挂在酒吧墙上的时钟:“哦呀,居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吗?难得的闲暇时间果然过得飞快。赤之王周防尊,以及各位赤之氏族,还望今后吠舞罗与Scepter 4之间好好相处,请继续多多关照。那么,我告辞了。”

 

“宗像。”

在众人的静默声中,周防叫住了走到门口正要离去的身影。

宗像的手放在门把上,闻声转头。望着周防看过来的视线,男子白皙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疑惑。

“……好走不送。”周防以一贯有气无力的态度说出了在八田等人听来有些嚣张到让他们拍手叫好的话。

“呵,无须客气。再见,周防。”

宗像的回应让周防的氏族们紧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极为简单,甚至听过无数遍的“再见”这个单词,此刻在前方那个逆着光看不分明表情的男子口中道出,似乎潜藏着几分周防无法理解的含义。

今天究竟是第几次产生这种焦躁的感觉了。

“尊?”

安娜的轻声低唤,如一注清泉让周防抽离了一瞬间的恍惚。而刚才站立在门口的宗像,也已经打开门,离开了酒吧。

草薙终于放下了擦拭的高脚杯。远远的,从酒吧宽阔的透明玻璃窗内朝外望去,还能看到青王宗像礼司挺立在寒风中,悠然朝前走着的背影。明明实质存在的男子,却硬是让人生出仿佛下一秒便会消失在前方时空中的错觉。

摇了摇头,草薙回忆了一下今天在面对青王时,自己的态度和所说的话,结合所有,这时的他才恍然发现,今天的青王确实有些与众不同。

不过,在时间的淬炼和蜕变中,又有谁是能保持一成不变的呢?

 

“啊!草薙先生!刚才青王没付酒钱吧!?”

从宗像出现直至离去,一直僵硬得像块铁块的八田总算清醒了过来。他看着前方桌上只剩下酒渍的空杯,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青王某个把柄正志得意满,但草薙的回答瞬间将他的得意击得粉碎。

“青王在点单的时候便已经结账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草薙想到,或许从一开始,青王便没有要续杯的打算了。也不知是想随时保持头脑清醒,亦或是……只能容忍自己放纵到一杯的程度。

这些草薙都不得而知。

总之,现在青王突如其来的出现已经告一段落,可以稍微放松放松了。草薙拿出调酒瓶,问看向他的少年们:“出去忙了大半天,犒劳一下你们,都想喝什么,随意点。”

“哦!太棒!”刚被打击成碎片的八田闻言,立刻满血复原,赶紧跑到吧台前,点了一杯饮料。

十束看着恢复常态,又开始充满欢声笑语的吧内,含笑着走到周防面前:“王?怎么了?”心思细腻的十束一早便发现他们的王在青王离开之后,似乎有些不对劲。

“……”

“青王说了什么让你在意的话?”

看来之后需要和草薙谈谈青王大驾光临「HOMRA」之后的整个过程呢。这么想着的十束忽然听到了周防让人疑惑不解的回应:“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不爽啊。……宗像。”

“尊,那个人很奇怪。”

安娜突然地出声让周防低下头看向她。安娜有些依恋地抓住周防的衣袖,然后在周防的无声等待中,接着轻声呢喃道:“我看不清他。”

评论
热度(5)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