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礼新】理性之理(01)

von Dresden:

CP:宗像礼司X张新杰

世界观和时间线设定参照尊礼长篇同人《德累斯顿之解》☜。大致可以理解为某种后续。

-----

2033年,立秋。

东京,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举办地。

 

今年夏季的天气不是很热,最高温度一直在32度左右徘徊,时常来一场阵雨,气候算是怡人。

张新杰对东京的气候比较习惯,因为青岛和东京纬度差不多。这一天,他穿着惯常所穿的红黑色相间的运动服,出了宾馆进行晨跑。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屏幕上显示“2033年8月7日 7:30 a.m.”。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今天晨跑的时间比往常延迟了一个小时,实非他所愿意。

 

往日早晨七点多的时候,街上的上班族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涌现。但今天是周日,这个时间点,路上还没有什么人。张新杰自然喜好在清净的环境下晨跑,他舒展四肢,脚步轻快地沿着宾馆后那条路跑了下去。

与平日六点半不同,现在的阳光渐渐变得刺目起来,张新杰沿着树荫,向右转了两个路口,大约跑了一刻钟,他发现跑到了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路边的房屋逐渐变得稀少,直到路的尽头,一栋孤零零的建筑隔着铁栅栏,远远地矗立在相对空旷的平地之上。

张新杰不由得离开的树荫笼罩的人行道,迎着朝阳,走近前去。

 

青灰色的欧式建筑,风格古典,带着些许奢华,却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张新杰沿着铁栅栏继续向前走,眼中的景象慢慢从侧面转向正面。走到离正门还有五米远的地方,他站住了。

有些生锈的铁门前,站着一个男人,静静地朝着前方眺望。他听见张新杰的脚步声,也转过头来,四目相对。

男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比张新杰高小半个头,白净的脸上,戴着一副与张新杰差不多的眼镜。

他朝张新杰笑笑,微微颔首,说了声“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不同于许多这个年纪的男子的发福和邋遢,男人的身姿依旧挺拔,浅蓝色条纹的短袖衬衣扎在西裤里,显得整洁大方,但整体看来,身上还带着似乎是日本人所特有的端正和疏离。他脸上的肌肤也看不出松弛的迹象,不过仔细观察,镜片后的眼角依然能看出岁月的痕迹。

张新杰很快地打量了一番,便收回了有些不礼貌的目光。男人不甚介意,只是带着友好的笑容的脸上隐约流露出几分凝重。

张新杰也朝他点了点头,用英文道了句早上好。

男人似乎因为没有料到对方是外国人而怔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用流利的英文与张新杰说起话来。

 

“中国人吗?”他问。

“是的。”张新杰点头。

“大概是你身上有种中国的神秘感[1]……”这句话像是男人的自言自语,句末的声音低得有些听不清楚,他忽然又将视线转向了前方的建筑,问道,“你是第一次来吗?”

“你是指,此处?”

“不错。”

“确实,是第一次,晨跑路过这里。”张新杰答道,一面偏头看向铁门旁挂着的牌子,上面写着“东京法务局”五个字。

“晨跑?”男人又将视线转向了他,露出些微诧异,“是个好习惯呢。”

“多谢。”

张新杰不知道怎么就和面前的男人毫无重点地交流起来了,这样的对话不是他所习惯和喜爱的。他有些无措地伸手扶了下鼻梁上丝毫没有滑落的眼镜,给了自己五秒钟的思考时间。

这个日本男人身上所笼罩的,才是能够被称为神秘感的东西。在张新杰的印象中,大都市里的人,大多忙忙碌碌,保持着快节奏的生活。而这个男人却似乎并没有什么要去追逐的目的,只是随随便便地出现在世间,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往哪里去。

偏偏他又不像是游手好闲的那类人。

大概是他身上有什么故事吧,张新杰想。末了,他又觉得大约是这阵子听了太多苏沐橙和楚云秀给大家灌输的电视剧了,不禁哑然。

 

他决定与男人再展开一次思路清晰的对话,便将扶着镜框的手放下来,准备向前伸去。谁料男人也向他伸出了右手,道:“认识一下吧。我姓宗像,宗像礼司。请问尊姓大名?”

张新杰轻握了一下宗像的手,掌间的这只手没有一点汗迹,干净清爽,骨节分明有力,掌心接近指根处明显有一层茧。张新杰的心中像是被人拨动了一根弦,呼吸的节奏有些乱。他深吸了一口气,答道:

“我叫张新杰。嗯,宗像(Munakata)……?”

宗像自然地收回了右臂,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把“宗像礼司”四个字打在了屏幕上,递给张新杰看。

张新杰点了点头,表示知晓,又接着问道:“宗像先生是东京人?”

“曾经是。”宗像答道。

“曾经?”张新杰诚实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离开日本好多年了,现在不过是故地重游。”

“难怪……”

“难怪?”

“你会有那样的神情。”

对话忽然中断了。宗像低头盯了会儿地面,无声地叹了口气,抬起头来时,眼里充满了戏谑。

“哦呀,”他大声地感叹了一声,“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所以……?”

“新杰,”宗像用挺标准的发音喊他的名,“你有很厉害的观察力。”

“过奖。”张新杰对于问题的答案有些来由不明的执着,“所以,你在东京曾经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吗?”

这个问题问得不似中国人惯有的圆滑。但宗像只是点点头,坦言道:“有一些吧,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停顿了一下,忽而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这次回来也并无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有一位故人生日将近,回来看看罢了。”

想要的答案已经在心里勾勒出了大概,张新杰忽然不想再问下去了。他低头看了看手表,朝宗像说了声抱歉:“很高兴认识你,宗像先生。我晨练的时间到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宗像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诧异,随后便若无其事地与张新杰道了别。

张新杰离开的时候,是走着回去的。他也没再回头看身后,宗像是否还依然站在原地。

 

张新杰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了。与他同一房间的张佳乐还没起床。

事实上,国家队的大部分队员都还在睡梦中。

前一日,8月6日,中国国家队蝉联了冠军,所有人都庆祝到了凌晨,连张新杰也被逼迫着晚睡了一小时,这才导致他不得不理智地将起床时间往后挪一小时。

他又出了房间下了楼,准备去吃早餐,却在大厅里遇到了王杰希。

“晨跑刚回来?”王杰希对他的作息挺了解的。

“嗯。”

“今天怎么这么晚?”

“起得晚了,跑到中途又……”张新杰话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又耽搁了一会儿。”

“这可是真难得。”王杰希两只眼睛里都透出几分打趣的神色。

一旁的大堂经理似乎饶有兴趣地看着二人谈话。张新杰将视线稍稍转向他,那大堂经理便兴奋地朝他们说了“Congratulations”,看来对目前火热的电竞赛事也很关注。

张新杰和王杰希向他道了谢,还没等他离开,张新杰又喊住了他。

“请问……宾馆附近有个地方,叫‘东京法务局’”,张新杰有些犹豫地问大堂经理,但他也不知这地方该怎么用英语翻译,便也将这五个汉字打在了手机上给大堂经理看,“那是什么地方?”

“那个啊……”大堂经理露出一脸恍然的神情,左右张望了两下,压低了声音对张新杰说,“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听说在13年前,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情……”

 

tbc.

注:

[1]暗指《德累斯顿之解》第三章雷奥对宗像所说之言。

-----

其实宗像和新杰or尊哥和韩队,这两对cp已经脑洞了好几个月了,一直没什么切入点,也没有人投喂。直到昨天又在微博上提起了这事儿,刚好又是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时间,就决定糅合一下世界观,写这么一篇文。

宗像礼司和张新杰,怎么说呢,你很难让我比较我更爱哪个。【喂】理性的禁欲系眼镜,大概是两个人身上很迷人的一个共同点。

关于本文,以我对我自己的了解,大概是不会有后续了【喂喂】。

如果有兴趣,我当然更加推荐大家去看《德累斯顿之解》啦。哈哈哈。

另,这个世界观下是不会有尊哥和韩队了。哪天有灵感了重新脑洞个尊哥和韩队吧。

PS:文名,来自于群里聊天,发现“理性”和“礼新”谐音,颇有缘分。我开完玩笑说叫《理与性》好了。小伙伴们纷纷表示高大上。

评论
热度(39)
  1. 蠢窝von Dresden 转载了此文字
  2. 黄昏共鸣von Dresden 转载了此文字
  3. 晏昕空von Dresden 转载了此文字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