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k/尊礼】side purple 01

第一章赶紧转一发!

逸致_翻滚的尊礼:

                                                        阅前说明

名字:Side Purple

字数:9万↑

类型:原作向正剧,伪悬疑。

内容:顾名思义。一部尊礼的山寨官方前传,日系渣文笔,扫黄打黑奇葩文等(自黑完毕)。

作者:逸致。

修文:之欣、晴子。

友情协助:风华、之子于垣、阿空、莺时。

主要参考资料:本篇动画和漫画,第一期官方小说,吠舞罗漫画MOR。

其他说明:剧情脑洞比较大;有BUG;异能力有二设;前期节奏略慢略慢。

 

如果能接受的同学,请往下拉。


*****

side purple


健田大口地喘着气,脚步渐渐地慢了下来。

夜已经很深了,没有星光,没有月亮,甚至没有路灯。被废弃的残破旧屋呈现出各种诡异的姿态,在黑暗中高低起伏影影瞳瞳,仿佛不知名的怪物包围过来一样,看得人头晕目眩。除了自己急促的喘气声,周围一片死寂。他感到心脏因为负重和奔跑在胸膛里发出砰砰砰的沉闷响声,异常清晰。血从受伤的左腿中汩汩流出,不知不觉间晕染了他整条的牛仔裤。

但是他不能停下来,趴在他身上的小野情况更加严重——小野被正面击中了要害。健田感觉到一只手很虚弱地搭上了他的肩膀。

“放下我,不然连你也跑不掉。”

“说什么傻话,马上就到镇目町了,撑住。”

身后的人没有再说话,手臂软软地垂下来,似乎晕过去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关系的,他刚才已经伤到了那家伙,不可能这么快被追上。只要能赶回去,一切都会没事的——

景色突然毫无预兆地扭曲了起来。

空间仿佛被撕裂一样,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前方突然出现。周围的空气旋转着流入黑色的血盆大口,脚步声在深夜中响起,一道细细的白光从黑洞中央激射而出。他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闪避,肌腱被灼烧的味道便已传到他的鼻尖。一阵剧痛从大腿处传来,他忍不住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健田冲,战斗能力接近于β级别,身手敏捷,耐力持久。】

一个人影缓缓地从黑洞内走了出来,不紧不慢地,带着点猫抓老鼠的悠然。健田试图站起来,但是没有用,他的大腿完全不能动了。恐惧和愤怒宛如蔓藤一样紧紧地缠上四肢,他抽出匕首,刀锋上红焰摇曳。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近乎于声嘶力竭的声音在深夜里回荡,进而放大,他看到面前的男人露出一个残酷而疯狂的笑容——

【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像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唤醒了Scepter4的新一天,屯所的内部餐厅便开始热闹了起来。餐具的叮当声,咖啡机的转动声,絮絮的交谈声全都交织成一片。通常,Scepter4每一天都会从这里开始。队员们在宿舍里洗漱完毕,就会三三两两地来到餐厅,享受由后勤部提供的丰富而均衡的早餐。

楠原刚像往常一样在宿舍中醒来。他昨晚睡得不是很好,迫切需要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驱散他的困倦,以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然而,他没想到,今天他无法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了。半个小时前,当他正试图阻止道明寺前辈和日高前辈因为一只荷包蛋大打出手时,他们的终端机突然全体蜂鸣了起来。

他很清晰地记得,听到警报后,即便是队内最稳重的秋山前辈,瞳孔也轻微地缩小了。

终端机的蜂鸣警报是Scepter4内部紧急调配队员的手段,接到警报的队员需要迅速响应号召,第一时间奔赴案发现场应付事件。一般情况下,他们并不用到这种紧急手段。而现在,所有击剑机动队队员的警报都响了起来。这意味着只有一个可能。

发生了超越β级别异能力者事件。

楠原迅速打开了手上的终端机,系统已经开始给他们传送相关的事件资料了。一张地图弹了出来,大大的红叉标志了事件发生的位置。他忍不住一震,紧接着却听到终端那头传来Scepter4室长宗像礼司的简短而沉稳的命令。

【击剑机动队成员,全数奔赴现场。】

 

 

***

吠舞罗成员遇害事件……吗?

初秋的太阳已经高高地升起了,凶案现场浮着一阵淡淡的腐臭味。楠原觉得有点热,擦了擦额头上细碎的汗水,挺起腰站得更直了些。他被分配的任务是协助封锁出口,以及秋山前辈进行初步的尸体检查。经过一上午的工作,封锁工作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就是……

他看到秋山从远处走了过来,便连忙接过秋山手里的工具箱,麻利地蹲了下来。秋山打开手边的终端机,开始记录现场的情况。

“首先是基本情况,受害者身份,发现人,以及推断案发时间。”

“两名受害者姓名为健田冲及小野原,年龄均为16岁,异能力者,属吠舞罗成员。偶尔路过这里的废物回收者在清晨6点发现两人,便报了警。现在从小野原的尸体情况,可以推断凶案是凌晨1点左右发生的。”

“真是惨呢。”

道明寺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背后传来,楠原连忙回头,就蹲着的姿态向道明寺行了个礼:“是,幸好发现得早,健田冲只是身受重伤,要是再晚一点发现,他也没命了。”

“异能力检测情况及伤口情况如何?”

“现场以及伤者和死者身上都发现了不属于他们本人的异能者反应,所以可以肯定凶手也是异能者。伤口方面,目前只发现死者后背有明显的伤口,伤口窄深而且长,切口面光滑。凶器很有可能是刀剑一类的金属物。”

一直在身边默默听着对话没有开口的道明寺皱了皱眉头,也跟着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审视着伤口,问道:“没有其他伤口?莫非是一击毙命?”

“初步来看是这样的。”

楠原看到秋山和道明寺对视了一眼,踌躇了一下:“呐,前辈,这两名吠舞罗成员是资料等级为β级别的异能力者吧?到底什么人能拥有让他们一死一伤,甚至还是一击毙命的能力呢?”

道明寺耸了耸肩,站了起来:“不管是谁,毫无疑问,敌人的能力很强,而且很可能对吠舞罗怀有很深的恶意。”

吠舞罗。

这个关键词让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吠舞罗成员横冲直撞的行事风格和成员至上的信念一向与Scepter4格格不入。这次小野原的死亡,不知道会不会彻底引爆了吠舞罗这个蠢蠢欲动的定时炸弹,让复仇的火焰卷席吠舞罗所及的一切。

秋日的阳光过分明艳,莫名的映得秋山和道明寺凝重的脸色有些惨白了。楠原迟疑了一下,岔开话题:“对了,秋山前辈,室长现在在哪里?”

“现在大概在市立中心医院吧。”

楠原眼里露出微微不解。秋山补充道:“健田冲已经被送到那里了,室长现在和吠舞罗的人在一起。”

 

 

***

市立中心医院重症等候室本来颇为宽敞,一张简洁的玻璃小几,几张纯白的素净沙发,阳光通过一旁的落地玻璃窗,柔柔地打在小几上的一瓶粉色康乃馨上,显得额外的舒心宁静。而现在,吠舞罗大部分的成员都来了这里,或坐或站,偌大的空间却显得有些不够用了。十束倚着沙发背,看了看脸色沉重的吠舞罗成员,走向站在窗边的草薙:“健田……情况怎么样了?”

草薙回头扫了一眼坐在中央沙发上,一直闭上眼睛没有说话的周防,压低声音说:“之前短暂地醒过一次,精神状态相当不稳定。医生初步诊断是脑部受伤,很有可能会造成短暂性的失忆。”

“失忆?”

“是,恐怕是无法问出凶手的情报了。不过,眼下,先应付一个大麻烦吧。”

话音刚落,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草薙耸了耸肩,低声说了句“说曹操曹操到”,主动上前打开了大门。

青之王宗像礼司以一种相当符合风度的姿态走了进来。他比一般的男人要高而瘦,然而四肢修长有力,被包裹在剪裁得体的深蓝色西洋制服里,墨蓝色的发丝和制服一样被打理得一丝不苟,脊背自然地挺直,脚步轻而沉稳,显示出仪态端庄的社交形象。草薙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止住了人群因为宗像到来而激起小小的骚动。

“你好,青之王大人。”

宗像优雅地向着草薙点了点头回礼,目光悠然地逡巡着吠舞罗的成员:“非常遗憾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吠舞罗的各位见面。不过,就健田先生一事,我们需要和贵组谈谈。”

草薙看了一眼依然没有动也没有说话的周防,向前一步:“像以前一样,由我代表吠舞罗。”

“很好,草薙先生,相信您明白,这是一起明显针对吠舞罗的凶案,而且敌人实力不凡。”

“啊,所以?”

“单刀直入地说,我认为凶案的发生,很大程度是由于吠舞罗的应急联络和防御措施不足才导致的。”

“你说什么!”

 八田脸色大变,气冲冲地冲了出来。十束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拖了回来。宗像饶有趣味地看着挣扎的八田,补充道:“因此,在破案之前,我认为应该由Scepter4人员对吠舞罗进行加强保护,并且建议吠舞罗全体留守领地,更万无一失。”

“要你们保护?你们小看我们吗?”

“凶手有备而来,八田先生,您不认为采取更强的保护,避免进一步的伤害,才是万全之策吗?”

“还留守?当我们是缩头乌龟?”

“静待领地更能集中保护族人,八田先生不理解吗?”

“哼,你——”

“还是说,对八田先生而言,一时意气,比族人的性命更重要?”

八田被噎得满面通红,一时竟无法反驳。众人的脸上浮现出半信半疑和踌躇的神色。Scepter4和吠舞罗的关系说不上融洽,然而现在看来青之王提出的建议,亦不可谓对吠舞罗不好。草薙向前一步,迎上宗像笑意盈盈的脸,淡淡地说:“你说的保护,其实是软禁吧?”

人群一阵骚动,响起一片恍然大悟的哗然。宗像把目光转向草薙,神色染上一丝调侃玩味,仿佛根本没有把周围暴增的敌意放在眼里。

“草薙先生,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关注事情的本质,例如……双方利益一致的方面。首先,Scepter 4拥有专业的破案技术和经验,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能够迅速破解凶案。

“不受干扰?”

“另外,把事情全权交由我们处理,减少赤王无谓地使用力量的频率,也是为吠舞罗好呢。”

“事实上,就是我们乖乖等结果是吗?”

“太遗憾了,我以为您会懂。”

“我们有我们的做法。”

“当然,吠舞罗随时可以按照自己的做法行事。前提是……在Scepter4的监控下。”

语气依然是不急不缓的,显得相当从容而有礼,然而话里却掩饰不住无形的高傲,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连同青之王的震慑力同时爆发出来。一时之间,吠舞罗所有人竟变得鸦雀无声。面对这样的场面,仿佛站在某个看不见的高处俯视着他们一般,宗像轻笑出声。

而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周防尊缓缓地抬起头来。

 

***

几乎在对上宗像眼神的一瞬间,周防觉得一种微妙的不爽被激发起来。

他是记得宗像礼司的,青之王,Scepter4的头头,不过除了这些信息,他就记不起别的了。吠舞罗的事务一向由草薙出云代理,加上他对什么劳什子王的例会完全没兴趣,在寥寥可数的几次见面中,他们之间无非就是寡淡无味的寒暄,笑里藏刀的嘲讽……这些都让他直接把宗像定义为无聊且无趣的路人甲。  

他不是一个会努力记住无关紧要事物的人,即便那个人是王。

所以,眼下他算是第一次真正打量这个男人,优雅的微笑,优雅的语调,优雅的体态,完美而无可挑剔的姿态,完美得让人不爽。

如贵族一样高高在上,优雅得看不起所有人吗?

注意到周防的注视,宗像嘴角弧度微微加深,眼底深处难掩高傲。

“请问,赤之王,您有什么高见吗?”

周防缓缓地站了起来,一闪身,正正地站到宗像的面前。两人的距离拉得很近,他看到那对紫色的眼眸微微波动,又多了一些饶有兴趣和审视的意味。

就像看一件新奇有趣的玩具。

周防挑了挑眉,开了口,却不是对青王说话:“草薙,健田的事,已经解决了吧?”

草薙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周防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是啊,已经没有问题了。”

周防哼笑一声,丝毫不理会紫色的眼眸里闪过的不易察觉的惊讶,径直掠过了宗像礼司,向大门走去。大门被“嘭”的一声踢开,在合上之前,周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的拐角处。

“那还不走?”

 

 

***

随着一阵夹杂着叫好的爽朗笑声,吠舞罗酒吧的大门被打开,吠舞罗的成员一个个神情激动地涌了进来。作为吠舞罗的总部,今天的酒吧依然被草薙出云打理得井井有条,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杯整齐地倒挂在杯架上,深红色的酒柜被擦得一尘不染,深红色的小沙发也整整齐齐地按照各人的习惯放在酒吧各处。众人陆续走了过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太解气了!你看到没有,尊哥直接没有理他就走啊!”

“那个青之王,怕是气得脸都青了吧!”

“哈哈哈!就是要让Scepter4那帮人看看我们的厉害。”

“同意,跟他们谈什么废话!直接走人!”

草薙习惯地走到吧台后,看着周防懒洋洋地踱到自己的单人专座沙发边,一屁股坐下,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抽起烟来,不禁想到他刚才也是用这种神态,直接从青之王的面前离开,而那帮小子也在一秒之后边骂边欢呼地鱼贯而出……

草薙感到太阳穴一阵隐隐发痛,这个烂摊子多半还是要自己来收拾了。

“可以啊,尊,敢如此对待那个青之王。”

周防眼神横扫过来,却是相当的理直气壮。酒吧里又是响起一阵狂笑。草薙内心涌出一阵扶额的冲动,坐在吧台前高脚凳上的十束却狡黠地笑了:“虽然我不是很赞同king这样激怒青之王,不过……正如草薙哥所说,我们有我们的做法。”

“有什么好不好的嘛!尊先生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八田扯着嗓门,宣战式的发言又引起一阵狂热的欢呼。草薙走过去,猛地大力地一拍他的肩膀:“我们是有我们的做法,但是也不能现场就翻脸啊!你们没见识过那个青之王的手段吧。棘手得很啊……”

“切,草薙哥这么厉害,那种家伙随便对付一下就完了。”

“哈,怎么对付?Scepter4的情报系统确实厉害。以他们的实力,要拿到凶手的情报绰绰有余。我们现在除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

“那……那大不了我们一起去地毯式搜索,不管什么嫌疑犯现行犯,全部查一次?”

“笨蛋,等你搜到线索,Scepter4早都完事了。”

草薙摊了摊手,完全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众人你望我,我望你,都看到彼此脸上的狂热慢慢消褪下来。八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草薙,只得懊恼地把眉心拧成一个疙瘩。十束突然转过身来,两只腿在高脚凳上晃来晃去“草薙哥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嘁,你就知道我一定可以?”

“草薙哥,以你的能力肯定能赶在Scepter4前面获得情报的。来嘛……”

尾音微微上扬,毫不掩饰故意卖萌的意味。众人纷纷向草薙投来满怀期待的眼神。草薙斜睨着笑得一脸天然的十束,偏开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来。众人都认得那是草薙自主开发的情报网密钥,不由得又爆发出一阵欢呼。草薙故意没好气地把密钥大力地拍在吧台上:“不许像刚刚那样闹得太过,不然那个青之王……啧,麻烦就没完没了啊。”

十束笑眯眯地转向坐在一角沙发的周防:“我倒觉得青之王挺有意思,king你说呢?”

周防随口应了一声,突然站了起来,快步往二楼走去。十束微微一怔,正想追上去,草薙伸手拦住他,扫视了一下依然兴奋不已没有发现周防离去的的众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十束为何忧心,草薙是知道的。只是在大家面前,他们不能有任何的表露。

“没事,他只是需要静静,控制一下而已。”

 

 




评论
热度(34)
  1. 晏昕空闲情逸致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章赶紧转一发!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