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晏昕空_XXX,基本混迹wb,lof用来发文。

[路学]“世界”外的“世界”

命题:大厦将倾

OOC的一篇。

越是看原著,越是解读原著,越是了解绫小路清隆犀利操作的同时,越是对他母爱泛滥。

 送给自己的生贺。

============================


纯白的世界里,空无一物。

 

1.

“退役①了,可以轻松点了吧。”绫小路清隆对着电话那头的恋人说道。

在新旧时代的交替下,他作为学生会长的恋人——堀北学,今天在体育馆举行的下届学生会成员总选举中功成身退。

2年级学生南元雅成为了新任学生会长,更扬言要改变历届学生会守护至今的学校,建立了新体制,计划创造出心目中真正的实力至上主义的学校。

“要是这么想的话,可真是天真的想法。”恋人平静的声音透过薄薄的手机传入耳中,说道:“要是你进入学生会成为副会长,我或许可以轻松点。”

绫小路清隆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放过我吧。”

顿了顿,他忍不住又多嘴接了一句:“况且你都已经是原学生会长了,还有这种滥用私权的权利吗?”

他听到堀北学笑了一声,此刻,那低沉嗓音的轻笑声听起来让他的耳朵痒痒的。

“例如像体育祭时与我比赛那样,以你让我了解的能力,不包括你隐藏的实力,不需要我也可以顺利进入学生会。”

“我拒绝,你知道的,目前我是不会进入学生会的。”绫小路回答道,“别再拿体育祭开玩笑了,我会生气的哦。”

自从体育祭和堀北学在接力赛一决雌雄②以来,堀北学便偶尔会拿他“全力以赴”的状态和如今又回到平凡高中生的样子做对比。

用恋人之间相处的方式理解的话,这可能是在调戏他?

所以他的回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真是不得了。如果你真的生气,应该会很可怕。”

“彼此彼此,所以不要挑战双方的界限了。”绫小路清隆打了个哈欠,“我睡了。”

“嗯。”

绫小路清隆挂了电话,闭着眼,将手机捏在手心,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为什么最近他和堀北学总是聊一些无趣的话题呢。

比如刚才的那通电话,从开始到结束,几乎没有一句话是有其存在价值的。

可是他们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去,聊了十来分钟。

但是普通恋人的话,就算是聊天半小时以上也是正常的吧。

所以,他这算是恋爱课题的练习,虽然还无法找到明确的答案,但或许——他摸到了0或者1以外的世界的门槛也说不定。

没有因为那模糊不清的门槛而出现拒绝反应,他尝试着去接近。

毕竟,他本就是为了追求世界外的世界而来到这里的。

 

2.

绫小路清隆正被询问是否在和别人交往③。

面前的人是他的同班同学——佐藤。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含糊过去之后,接着就被问“有没有女朋友”了。

没有女朋友啊,但是有男朋友。

但在这个文字游戏里,只能回答没有。虽然这样像是显露了自己的不受欢迎,他讨厌这点,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最终,他和佐藤交换了电话号码。

绫小路清隆看着手机里新增加的女孩子的电话号码,发了会儿呆。

在高中生活里,能够与可爱的女孩子交换通讯方式,代表着以后有多种发展的可能性。而绫小路也确实觉得自己有些开心,毕竟很少有人会讨厌受欢迎的感受吧。虽然更多的是不知如何处理这种突如其来事件的苦恼。

然而,苦恼产生的同时,不知为何脑海里一瞬间冒出了堀北学的身影。

鬼使神差的,他给堀北学发送了一条邮件。

 

[遇到了一件苦恼的事。你到宿舍了吗?

——绫小路清隆]

 

将手机塞进口袋,绫小路清隆抬头看下外面还未被夕阳染红的天空。

 

3.

回校舍的途中,绫小路清隆遇到了A班的葛城聊了些话,告别时收到了堀北学的回信。

 

[什么?我刚到宿舍。你到了宿舍给我打电话吧。

——堀北学]

 

看到这条消息,绫小路清隆心中又升起了一点羡慕。

和作为学生会长两年多的时间相比,即便堀北学否定,如今这样学校和校舍两点一线的生活,不再需要每天花大量时间在学生会事务上,确实是轻松了很多。

绫小路清隆问过堀北学是否需要段时间去习惯。

然而,堀北学却给了这样的回答:“我接下来将度过小半年平静的高中生活了。这是绫小路你所渴求的,我可以比你更顺利的享受到了。”

绫小路遵从内心,不满地瞪了一眼堀北学:“真是让我嫉妒。”

那天,是堀北学正式退役后,结束了课业的傍晚。

他们这对正在交往的恋人,用称作幽会的形式待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后方,双双靠在墙壁上,交谈着。

堀北学与他的眼神交汇。

夕阳的余晖从一侧照过来,从绫小路胸口以上斜着打到堀北学的上半身。

谈话间,橘色的光芒在交流中逐渐被黑暗侵蚀,最终只留下堀北学脸上一侧的光线。

一瞬间,眼镜下那双知性的眼眸仿佛有流光闪过。

堀北学双手抱胸,嘴角轻轻地勾起一抹弧度,连眼里还没来得及染上笑意,便迅速地消失在那种时刻沉着的脸上。

他对绫小路清隆说道:“我期待看到你更活跃的一天。”

这是堀北学真心中杂夹着看好戏心态的话。

暖昧的光束终究彻底消失了。

在这片完全被建筑的阴影笼罩起来的体育馆后方,绫小路清隆用一个吻表达了自己的听到这话的愤怒。

而他的反击,得到的是旗鼓相当的回应。

不久前发生的这一幕从脑海中出现继而消失,绫小路清隆拨通了邮件主人的电话,没等那方开口,说完一句话后便切断了通话。

“我直接去你的宿舍。”

虽然是已经过了放学之后回宿舍的时刻,但校舍大楼内也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行走着。

就如同那一天在操场上奔跑一般,无所谓周遭那些人或惊讶或探究的目光。

这一刻,他亦不管周围是否有对于投以异样眼光的学长学姐,无比坦荡地按下通往堀北学宿舍楼层的电梯,默默地等待到达。

如果说,上一次是因为堀北学在身边,突然做出了与他一决高下的决定。

那这次,感觉更像是单纯的冲动。

他比任何一次,都更希望看到那个与他交往的恋人。

 

3.

绫小路清隆敲了三声门。

门很快就打开了。

进门之后,低头便看到地上放着一双拖鞋。

绫小路抬头时,看到坐在书桌前的堀北学,转身面向他:“绫小路,这个时候过来不太像你的风格,怎么了?”

绫小路清隆答非所问地说道:“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是被告白了吧。”

堀北学推了推眼镜:“这种不确定性的言辞,也不太像是你的风格。”

“因为对方并没有说‘和我交往’或者‘我喜欢你’这种话呢。”绫小路清隆随意地坐到一边的床上。他说到只是被是否有在交往的人,是否有女朋友,然后被要求交换联络方式而已。

堀北学点了点头,如同倾听学弟烦恼的可靠的学长一般,询问道:“那你是想拒绝还是顺其自然地和她相处下去?”

“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才苦恼啊。”

绫小路清隆顺势脱了鞋,躺到了床上,单手枕在脑后,靠在柔软的枕头上,鼻尖好似闻到了与他近距离接触时堀北学头发上的清爽的味道。

这样表现亲密的行为,是以前的绫小路绝不会做的行为。

但其实除了这次,他也从未做过。

他侧着头,与前方的人四目相对。

堀北学张了张口,绫小路总觉得下一秒面前这个原学生会长可能会说出“快从我床上下来”这种命令。

毕竟他连衣服都没有换,虽然在这种凉爽的秋季还没有出过汗,却也说不上绝对的干净。

堀北学说:“你今天说话还真是有意思。”

“是吗?但我说的话都是很认真的。”

堀北学站起身,缓慢地走到床边,坐到边上,低头看向绫小路:“你并不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吧。”

绫小路清隆恢复成平躺的姿势,眼神似望着堀北学,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着。

“据我了解的恋爱情况,要是其中一方遇上这种事,另一方难道不应该吃醋吗?”绫小路只是单纯地问出这个问题而已。

刚才那种想要直达堀北学宿舍的冲动,可能也只是得到这个解答罢了。

但堀北学的反应一如往常的平静,语气柔和的与平时的谈话没任何区别。

他看到堀北学愣了愣,就在双方都沉默下来的时刻,堀北学忽然伸出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揉了揉。

绫小路清隆像只刺猬似的,马上拨开了恋人的手,坐起来。

他一边凝视着堀北学,一边理了理刚才瞬间被弄乱的头发:“做这种事是想吓了我一跳的话,你成功了。”

“从你的表情和语气上,我没有看出一点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你应该早就习惯我这样了。”

“也是。今天睡在这里吗?”

“我等一下就回去了,还有些事要办。”

说话间,绫小路清隆将位置挪到堀北学的身后,双腿盘在恋人的腰间,他用脸颊蹭了蹭对方清爽的黑发。

“关于吃醋的事,普通的恋爱,应该会吧。”堀北学毫不在意,冷静地说道:“但是,我们这种关系只不过是套着恋爱壳子的来往而已。”

绫小路清隆安静地听着,甚至用手指摩挲着堀北学开阖的唇畔。

堀北学并没有阻止他这种肆意的行为,可以说是无视了。

“而且你也快毕业了。我和你分手的话,我与别人交往也是正常的。”

“我说过,我对假想的未来没兴趣④。”

堀北学说完之后,似乎受够了绫小路清隆的作弄,他抓住绫小路的手,单手握住之后,转头吻上了后方之人近在咫尺的嘴唇。

这是一个有些漫长的吻,也是一个比过去任何一次都要慢条斯理的吻。

分开之时,堀北学刚从床上站起来,即刻被身后的人拉住:“我们去洗澡吧。”

“……不是等一下回去吗?”

“我已经一时冲动地过来了,就这样回去的话总觉得很吃亏。”

绫小路清隆穿上拖鞋,站起来。

走了一步,堀北学忽然说:“绫小路,你长高了。”

绫小路转头看向身边之人,映入眼帘的是来自恋人同一水平线的视线。

“毕竟这所学校的饭菜挺不错的。”绫小路清隆随口说了一句。

他对身高并没有多大的执念,成长至今从未在意过。只不过现在和堀北学同等高度对话,说实话,这让他有些开心。

绫小路接着又说道:“看来以后我会比你更高。”

堀北学淡然道:“反正我也看不到了。”

“说不定呢。”

两人说着毫无营养的对话,进入了盥洗室。

 

4.

[学习会结束之后还有事吗?

——堀北学]

 

因为要迎接期末的特别考试,为了解决考试的种种问题,绫小路清隆目前正与三个同班同学组成了学习会。

在参加学习会之余,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相对的堀北学也要为了毕业做准备,所以他与堀北学最近一阵子都没有见面,连带着信件和电话的交流也减少了很多。

这天,解散学习会的时候,他恰巧收到了堀北学发来的邮件。

 

[没有,直接回宿舍。

——绫小路清隆]

 

很快的,他便收到了堀北学的回复。

 

[做点其他事打发时间,别睡着就行。

我晚点去你那里。

——堀北学]

 

对于堀北学的这条消息,绫小路清隆有些疑惑。

并非对于堀北学提出要到他的宿舍中一事觉得疑惑,而是直觉告诉绫小路,堀北学这次到他的宿舍来绝不会是因为许久不见的“想念”要和他做什么,肯定是因为其他事。

怀揣着这样的疑问,绫小路清隆处理完这次特别考试该做的事情,本来应该直接睡觉,但由于要等待堀北学的原因,无事可做的他玩了会儿手机。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门被规律地敲响了三声。

绫小路清隆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堀北学手里拎着的包裹。

堀北学直接走进来,一言不发地将包裹放到墙边的桌上,然后他打开用素色风吕敷包裹起来的物品。

其中的东西展现在了绫小路眼前。

——那是一个小型的蛋糕盒子。

绫小路清隆缓缓将目光从盒子移到堀北学的脸上。

他看着恋人一向从容的模样,听到那人平和地说道:“因为时间问题,我怕你睡着,就提前过来了。等过了零点再吃吧。你要是现在困的话,先睡会儿。”

“你都带着这东西过来了,我还怎么可能有睡意。”

绫小路清隆走到桌边,将手放到盒子上。

“我可以先打开看看吧?”

“可以。”

 

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他准备生日蛋糕。

绫小路清隆无法理解生日这种只不过是又长了一岁的日子,为什么还需要被别人祝福的这种形式。但在无法理解这份感情的同时,他却克制不住地想过要是有哪怕一个人能够记得他的生日,那也不错。

如今,这样的人真的出现在他的身边。

他的学长,也是他的恋人的——堀北学,在隔了一个小时不到的生日之前,带着蛋糕来倒了他的身边。

 

拆开盒子的蛋糕差不多是两个巴掌的大小。

小巧精致的蛋糕上中央写着“きよたか”,名字的前方竖着一块饼干,饼干上涂写着“HAPPY BIRTHDAY”。

 

5.

闲聊了一些话之后,时间悄无声息地经过十二点。

零点一到,站在绫小路身边堀北学便在他耳边轻声祝贺道:“生日快乐。”

“谢谢。”

“点蜡烛吧,然后许愿。”

堀北学从一旁的小袋子里拿出代表了他成长了一岁的数字,插在蛋糕上。

绫小路清隆接过对方手里的打火机,等到堀北学关上灯后,他点燃了蜡烛,接着——有些无法进行接下来的程序。

他不知道该许什么愿望。

说起来,成长至今他也不觉得愿望这种东西是可以靠着“许愿”就实现的。如果不是付出了代价,那些想要的永远不可能凭空出现。

但在这种时刻,绫小路也不打算破坏这么好的气氛,象征性地闭了闭眼,睁开眼后便吹灭了蜡烛。

 

“还回去吗?”吃蛋糕的时候,绫小路清隆问堀北学。

这蛋糕的味道吃下第一口,就可以判断出是学校咖啡店“调色板⑤”做的。

“明天一早再走吧。”

明明是和偶尔吃到的蛋糕一样的味道,在此时此刻,因为生日的缘故,那种单调的甜腻味道仿佛被赋予了难以言喻的意义般,带给绫小路的是比任何一次吃下的甜品都要美味的滋味。

“看起来你挺喜欢的。”许是堀北学察觉到了他这时候的好心情说道。

“还不错。”绫小路实话实说地回答,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指了指蛋糕上还剩下一半的名字,干脆地夸奖道:“不愧是堀北的哥哥,很漂亮的字。”

“店内人员写的可能性更高,不是吗?”堀北学淡然地反问道。

绫小路清隆吃完手中盘子里的蛋糕:“看来你没有注意到你妹妹的字体,和你的很像哦。”说完之后,他用刀叉轻轻地戳了戳另一半字,接着说道:“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过生日,还真有些舍不得吃掉呢。”

堀北学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顺着绫小路清隆话语中潜藏的意思,问道:“想要生日贺卡吗?”

果然……不论是任何时候,和堀北学对话就是这样的轻松。

“你愿意送给我的话,我当然愿意收下。”

绫小路的心情更好了,连带着他觉得自己说出口的话语都轻飘飘的。

堀北学直截了当道:“明天给你。”

 

这天晚上,绫小路清隆难得的做了一个梦。

在纯白的空无一物的房间里,出现了一扇从未有过的窗。

这个地方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所以也不会有人可以阻止他前往窗户所在的方向。

仿佛被指引了一般,他朝那里走了过去。

他站在窗前,伸出依然是孩童时期的自己看似弱小无力的手臂,没有动用丝毫力量,轻轻地,便将窗户推了开来——

 

6.

睁开困倦的双眼,他看向听到轻微的衣物摩擦声的所在。

拉起来的窗帘将只升起了些许的阳光完全阻隔在外,一片昏暗的视界里,地上铺好的被子已经被收拾起来。

他微微眯起眼,看到名为堀北学的恋人正扣着衬衫的扣子,似是意识到他醒了过来,转头看向了他这里。

“早安。”

他听到堀北学柔和的声音响起。

“……早安。”

“趁着时间还早,我先走了。”

“嗯。”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又合上。

绫小路清隆翻了个身再次入睡。

等到他第二次醒来,起来穿衣服之时,看到桌上多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堀北学大概知道对他而言贺卡之类的没有任何意义,所以直接找了一本笔记本撕了一页纸来用。

绫小路清隆拉开窗帘。

完全升起来的太阳从窗外照射进来,将室内照亮,同时也将光照在了绫小路手指拿着的纸上。

 

『きよたか、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很高兴能成为第一个陪你过生日的人。

——堀北学。』

 

绫小路昨晚从聊天软件上,特地关注了下堀北学对外可见的出生月日。

很可惜,那是在上半年已经过去的日子。

而明年的这一天,也再不会得到堀北学送上的祝福了。

不过至少这一年,进入高度育成高中第一年的10月20日,成了绫小路清隆目前绝对不会忘记的一天。

 

-END-

 

窗外,他看到的是与纯白房间内大同小异的白色世界。

只不过,前方的世界和他一直生存的房间不同。

辽阔的如同没有尽头似的。

他情不自禁地趴到窗口,将手伸向窗外。

不一会儿,若有似无的温暖缓缓地,有如实质一般落在了他的掌心。

他一点点握紧了手掌,想让这份温暖一直留存其中。



注:

①发生在第六卷“逐渐改变的D班”一章。相差两年,学生会长也终究要走上退役然后毕业的道路了,不过至少目前还不会毕业也算是安慰。

②和④发生在第五卷“时代的转折点”一章。强烈安利这一章,路哥和会长之间火花四射,看了原文真的可以感受到两个人匹配度,有兴趣的可以看。

③发生在第六卷“逐渐改变的D班”一章。路哥被同班同学佐藤告白了,期间的心理状态也值得研究,总之很可爱。

⑤之前写的是“帕雷特”,看第六卷的时候翻译组改成了“调色板”,说是之前看错了,于是就按照这个翻译用了。

========================

祝自己生日快乐!

可能是因为生日的原因忍不住也写了路哥的生日,原著里路哥生日那段有些心疼,所以这个世界就让会长为他庆祝吧,也算是提前作为路哥生贺了,虽然过早了QvQ

昨天写了好久才憋了这么些字,最后却完成了这么OOC的一篇,算是我的自我满足吧!

超级期待第七卷,坐等路哥的过去!

★CP21会出路学小料和无料,CPP地址可走:http://www.allcpp.cn/u/2991.do

喜欢的话可以点一下红心或大拇指。

评论(18)
热度(133)
© 晏昕空 | Powered by LOFTER